头像@毛凉小姐姐
❗大龙深坑中
彩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审神者观察日记】

🍪山姥切国广x婶,建立在恋爱关系上

🍪别拦我,我就是想睡他🌚

🍪第一人称,被被视角,OOC有,流水账

🍪将被被放在桌上我就老觉得有人在看我,现在我连小黄图都不敢看了
———————————————————————

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看见审神者了,但是她今天买的山姥切国广粘土人到了宿舍,没想到通过这个小玩意竟然可以连接现世。


我可以借着这个粘土人来到现世,观察到她所有的举动,而她却看不见我。可以看到和在本丸不一样的审神者,不也很有趣吗?


她的寝室是个四人间,看着每把椅子上都重重叠叠放着无数的衣服,我惊呆了,大概这就是以前清光所说的每个女孩子都有这样一把长衣服的椅子吧。还好这家伙就放着睡衣,看上去要整洁不少。

这个时候只有她一个人在,刚刚从外面回来的审神者看上去很累很困,但是她还是顽强地在玩手机。


是在打游戏吗?有了新的对象?不过在看到满屏的Q版人物形象后我放下了心,没有我帅,啊不……不是……

虽然这样说很失礼,仔细对比一下其他人的座位,自家审神者的位置却是最干净整洁的,平时在本丸不喜欢收拾,没想到在现世居然是这样的,只是桌上堆了不少的杂七杂八的东西,手办、零食、西瓜,还有玩偶?

嗯?等等,这墙上贴的照片是谁?看着还挺帅,不过不是我,等她回本丸我得问问。

虽然这样听上去我很像个变态,但是,我,真的是有些想念她了。

“哪个表情好看一点呢?都很可爱啦……但是——”只见她看着粘土人的三个面孔陷入了沉思,“这个太凶了,还是算了,平时在本丸没少见这张臭脸,可不想再在这里也感受被被的凝视了,这个带点红晕的倒是很可爱,只不过目光看着别的方向,完全感觉不到爱意啊。”

臭脸?!是说我吗?凑过去看了一眼,我表示很受伤,不就是我出阵的时候那种表情吗,自我感觉良好啊。表达爱意的话你回本丸啊!我表达给你看啊!

山姥切国广,轻伤。

“都是不笑的表情呢……看来回去要好好调教他一下。”审神者自言自语道。

你仿佛在逗我笑,谁被谁调教还说不定呢。这是在挑战我身为男人的自尊心。

牙白!胸口一怔,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


刚刚组装好粘土人她就一口亲了上去,然后轻轻说了一声“对不起。”


本来还在害羞的我看着她随后拿出了手机各种拍拍拍,甚至拿下了旁边萤丸手办拿着的那把刀,塞在了粘土人山姥切国广手中开始做表情包我就一点都不害羞了。

卧槽!你能不能做点正事?一个仿品就这么值得夸耀吗?你……


不过,真的有那么喜欢我吗……算了 ,扯了扯我的布,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啦。


还没回过神,她已经爬上了床,感觉她翻了个身,随后空气突然安静下来,是要去睡觉了吗?

我坐在她坐的位置,看着她呆在现世的这几个平方发呆,这里都是她的气息,真想以后她不在本丸的时候可以呆在这里看看她,哪怕她不知道,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也好,不过如果被她知道,一定会嘲笑自己的吧?

“喂?”她醒了,感觉声音还迷迷糊糊的,是在接电话,可是她才睡了三十分钟啊。

刚刚想上去看看她,就看见她打开了免提,从梯子上爬了下来,脖子上还缠着耳机线,一脸疲惫。


呐,你的耳机大概就是这样坏的吧?

是在和家人通电话啊,开头都是在问吃了吗?她一直猛点头,“嗯嗯”地回答着,一开始可能因为起床气语气不是很好,后来便是两眼大放光彩,堂而皇之地开始对家人撒娇,反正她觉得旁边没有人?说起来,我也很想看她朝我露出这样的表情呢。

才挂断电话,她就打开了电脑,一手拿着勺子挖起了西瓜,你这样真的好吗?一个人吃一半?以前在我面前半碗饭都吃不下是装的吗?


打开了音乐,第一首就是节奏很强的,嗯,看了一眼屏幕,Gravity?真不知道你喜欢这种类型的音乐。


原来你还喜欢这样盘腿坐在椅子上?会被看见【哔】的啊!真是破廉耻!


一首还没听完,下一秒又换成了一首纯音乐,明明不是,却搞得像随机播放似的,你是不是分裂了?



仿佛是感觉有人在看她,她默默地把粘土人转了个身,背对着自己,然后拿起了旁边的牛肉干和花生酥撕开了包装,继续吧唧吧唧。

我说——即使是这样我也能看见的好吗?你这样一根接一根地是没吃晚饭吗?刚刚明明还跟家人说吃了——哦?其实是没有吃晚饭的吗?还真是一点都不乖啊。

“XX(审神者的名字),我回来了。”钥匙转动之后,走进来了一个短发女孩子。

审神者转头露出了灿烂的笑脸,“你回来啦!”

我突然意识到,我知道了审神者的名字!好想下去跑圈!神隐有希望了!哦,还是得先问问她的意愿。

“我要给妈妈打个电话,你先去洗澡,待会我再洗。”短发的妹子和她这样说道。

“唔,好。”审神者说着散下了自己的头发。

洗澡?一时没缓过神,我有些不知所措。

她穿的T恤有些短,伸手去收衣服的时候就可以看到肚皮——啊,非礼勿视……不过,我就看一眼,一眼。

听着浴室哗哗的水声我承认我是有些尴尬的,啊不,很尴尬,因为她是自己喜欢的人啊,怎么可能毫无感觉。

“XX!我忘了拿沐浴乳,刚刚不小心拿了两瓶洗发水,帮我拿一下好吗,thank you!”突然浴室传来了她的声音。

“等一下啊,你还真是……”室友一边举着手机一边去给她拿沐浴乳。


这样马虎也真的是太傻了吧,虽然我也很想帮她,但是还是坐在这里安静地等她出来吧。


期间,其他两个女孩子也回来了,这样看来,她在宿舍过的还不错的样子?总感觉多听她们说几句话,这四个人的名字都要被自己知道了,可是我感兴趣的只有她。


不出二十分钟,她就推开了浴室的门,洗漱过后的审神者穿着那套印满了咸鱼图案的睡衣,盯着粘土人擦起了头发,满眼笑意。

为什么要这样盯着我!下意识地想避开眼神,却发现越发移不开——头发还湿着的审神者,身上满是薄荷的清香,不妙,真是太不妙了。


山姥切国广,中伤。

“被被真是太可爱了!”审神者又开始日常犯花痴。

不要说我可爱啊,不过现在这样听来感觉也不坏。

“你醒醒!”室友鄙视地看了她一眼。

“这可是我老公。”

“好好好,XXX之前追的那个男孩子有了女朋友,你就不要说话了。”一个扎着马尾的女孩子揉了揉她的头,说实话,我也想摸一摸她可爱的小脑袋啊。

“唔……”她闭上了嘴巴,专心玩手机。我知道她不擅长安慰人,这种时候还是不要说话的好。

忍不住凑过去看着她和朋友的聊天记录。

“今天晚上好想抱着被被睡觉啊。”

你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审神者么!这么羞耻的话也说得出口?不……不过,我也很想抱着你睡觉的……一时血气上涌,红了脸。


山姥切国广,重伤。


“可是我又怕弄坏他,毕竟我可是个把耳机都压坏了的人啊。”

“那就放在床头?”基友为他出招。

“我在宿舍哎,没有床头。”

她盯着粘土人看了许久,最后还是放在了床头的置物篮里,然后搬了电脑和手机,爬上了床,就着床上的小桌子继续敲着键盘。


不看不知道,她居然睡着印着髭切的床单?我觉得我快要气炸了,感觉自己头顶一片青青草原。

然而下一秒她又拿起了一旁的粘土人,亲在了他的脸上。

而自己的唇上也能感觉到那种软软的触感,我一下子就呆住了,看着她翻着两本哲学书,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被被,等我考完古希腊哲学还有中国哲学就去看你啦,再等一等啦,我其实也很想你的。”

我看到她在屏幕上敲下了这么些字,然后开始看起了《逍遥游》。

刚刚又在拿我开脑洞写同人文吧?

轻轻躺在她身旁,我就看着她的背影。

在她睡着后不知情的情况下搂住了她,陪她度过了一整夜。


真亏这么个小床能够挤下两个人。


不过能看到她,真好。


晚安,My girl.




【后续】

审神者一回本丸就被山姥切壁咚了。

“噗嗤。”

“你笑什么?”山姥切国广又脸红了,他也是很不容易才鼓起勇气的好吗?这样多打击人,你现在不应该满脸通红害羞状吗?

“你什么时候学会这种东西的?”审神者捂脸。

还不是和你一起看漫画的时候看到的?在你旁边还真是打开了一扇扇新世界的大门,“咳咳,我想问你一些事情。”

“嗯。”

“为什么你的床单上印着髭切?还有寝室墙上和床上贴着的那是谁的照片?”

“哎?被被你怎么知道的?”

“回答我。”

“因为有段时间爬了髭切的墙嘛,脑子一热就买了两条床单,哦,还有一条萤丸的,至于照片嘛……那是佐藤胜利,有段时间——”

“又爬墙?脑子一热又买了shop?是这样的吗?”居然还有萤丸的?他还是个孩子啊!

审神者小鸡啄米般点头,“被被你不喜欢我以后不用了。”


“不是不喜欢,而是……我才是你的嫁刀……”山姥切拉了拉自己的布。


嘛……原来是吃醋了吗,审神者伸手抱住人,“安心啦,我以后再也不爬墙了!我只喜欢你,被被。”


“明天早上你别想起床了。”弯腰将人打横抱起,山姥切国广径直走向卧室,“当然求饶也不是不行,只是我不会心软的。”

“被被!”

评论(14)
热度(122)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