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毛凉小姐姐
❗大龙深坑中
彩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审神者比我们还厉害怎么办?急,在线等】01

🍃欢迎搜索tag少司命在本丸

🍃秦时明月&刀剑乱舞

🍃脑洞大开,不喜勿入

🍃长篇,无CP向,玛丽苏

———————————————————————

『1』

睁开眼,少司命却发现本来应该奔走在血光漫天战场上的自己在一个晃神后已经置身于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虽然这种房间布局在蜃楼里也见过,毕竟不是寻常的建筑,心中不由得提高了警惕。

感到身体很沉重,慢慢支撑起上身,但是又感觉到了疼痛,是额头,看样子这具身体刚刚受过伤。

她很清晰地知道这具身体不是自己的,很明显地不似之前那般行动轻盈敏捷,就连柔韧性也好像差了些。

抬起了手,结了印。

绿色的内力汇聚指尖,窗外的树叶受到引力飞向自己,瞬间结成了一个球体,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还好,还能使用阴阳术。

还没缓过来,就听得门外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渐近。

“刚刚那是什么?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树叶突然飞入主君的房间?快去看看。”

“我也不知道,不管怎么样,先去看看主君有没有事。”

少司命纤手轻轻一挥,房间里的树叶通通消失在空气中。

“怎么回事?我们只是出阵了一趟,就发生了意外?”是一个成年男子的声音。

“大将从树上摔下来的时候还有谁在旁边?”这似乎是个少年,不,又像个成年男子,声音很低沉。

“就粟田口家的几个孩子还有小夜。”一堆没有听说过的名字。

“小夜说主君为了摘柿子,不小心脚打滑了一下,就掉了下来。”主君?是指我占用的这个身体的主人吗?

“真的是太不小心了。”

“稍微等一等,我走得慢。”

看来是从树上摔下来了啊,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还真是笨拙。少司命还没来得及翻身起床,一群人已经拉开了门走了进来。

几乎是同一时刻,树叶汇聚成的暗器直接飞向了门口。

“哈!”一个身手敏捷的少年拔刀悉数截下,门口的一干人等都一脸错愕地看着眼前的少女,“大将你……”他们从未见过这种招式,到底是怎么回事。

少司命捏紧了拳头,刚刚凭本能想要自保,所以才下意识地使用了阴阳术,真是太大意了。

“你没事就好。”少年随即露出灿烂的笑容,朝她走来,“大将,你醒了,刚刚真的是吓死我们了,突然从树上掉下来什么的,我不在的话,要好好注意自己的身体。”黑色短发的少年顺势就要抚上自己的脸颊,她匆忙闪躲。是刚刚那个有低沉的嗓音的人,本来还以为是个成年男子,居然是个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年幼的少年。


大将出乎意料地抵触自己,这让药研的动作不觉一僵,然后还是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大将你不要害怕,我只是看一下你的伤势。”

她扭头,示意他不要碰她。她并不是害怕,只是觉得男女授受不亲,更何况一群男子在自己的身旁,总觉得不太好。目光无意瞥到少年的大腿,他居然只穿着短裤吗?这个世界,男女之间是如此开放的?还有他眼睛上戴着的是什么东西,墨家的机关吗?

“主君,你感觉好点了吗?要我帮忙做祛灾仪式吗?”

是一个身材高大通身着绿色衣物的男人,就这样看着还蛮和蔼,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何人。少司命低着头,然后摇了摇头。很不好,她很不好,她想回去,这个地方还不知道是个怎样的世界,他们刚刚看到自己使用阴阳术那诧异的眼神,莫非在这里已经不再有阴阳家了?那到底要如何自处才好?不论如何,她本就不该属于这个地方,终究是要回去的,或许这是做梦?

兀自闭上眼睛,少司命想着也许只要自己再睡一觉就好了,梦醒了,那么一切就都会复原了。

“主君,你困了吗?”

耳边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

字字清晰,敲击在她的心上,这梦境真实得可怕。

 她明白在这里自己已经不再是阴阳家的少司命,这个世界,似乎和原来的很不一样。

 “主君,那你好好休息,我们出阵回来之后再来看你。”

 “大将,保重哦。”

 少司命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一行人陆陆续续地离开。


和以前一样,她还是无法说话。

再次闭上眼睛。

她需要一点时间适应一下当下的境况,然后要想办法回去。



『2』

很奇异的是她居然看得懂这个世界的文字,听得懂这里的语言,明明不同于六国文字,她却好像无师自通一般,只不过一会她就已经看完了书架上大部分的书。

不是卷轴也不是竹简,这就是这个世界的书吗?纸张薄如蝉翼,散发着油墨的清香,突然觉得这里可能也不是那么坏。

看过这些公文、报告还有各种书籍,她已经了解了大概,原来这个人的身份是个审神者,率领着一众刀剑男士去各个时代解决企图改变历史的时间溯行军。


千年的混沌时光逝去,原来千百年后的世界是这个样子的啊。

在房间里走着,随后在一面反射着光照的物体前驻足。
这是一面镜子?

里面的少女长着一头飘逸的紫色长发,脸上戴着半透明的面纱,只能清楚地看到一双眼睛,紫色的瞳孔透着冷漠厌世,一身宽松的装束,额头上缠着白色的绷带。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只见对面的少女也做出了相同的动作。

取下了戴在脸上的面纱,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即使是秦国技艺最高的工匠打磨得再光滑的镜子也没有这般照的清晰,她也曾在清澈的湖面好好看过自己。现在眼前的这副容貌与自己的无二,也就是说这个女孩子其实……有着自己的神格吗?在某个特殊的契机才将自己再次召唤到这个世界来的?

“主君,我们可以进来吗?”门外突然响起小孩子的声音。

她打开了门,只见一个蓝发和一个白发的孩子怀里都抱着几个柿子站在面前。

“对不起主君!”白发的孩子一脸的泪光,将怀中的柿子塞到她手里,“都是我们说要吃柿子,主君才会爬树然后摔下来的,呜呜……一期哥已经训斥过哥哥们了,现在大家都去远征了,主君不要生大家的气好吗?”


“对不起主君,我以后再也不会只想着要吃柿子了。”蓝发的小男孩不好意思地小声开口,脸上写满了自责。


她轻轻摇了摇头表示这并不是他们的错,而且她本身也没有感到生气。把柿子放回两个孩子的手里,安抚性地摸了摸他们的头。

这样清澈的眼神,和那个孩子一样,在那种战火纷飞的群雄纷争的年代,她已经多久没有看到这样的景象了啊。

或许这就是属于和平年代的景象吧。


不过看样子暂时是回不去了,她突然有些想要认命。



———————————————————————
      

       没看过秦时明月的宝宝可以搜一下少司命,我觉得她是个很适合当刀男们上司的一个人。
       上次画了一幅少司命,才想起这么个梗,如果少少穿越到刀男的世界,当上了审神者。多好啊,少少本身也是拥有神格的吧,冷酷无情,战斗力爆表,然后还是个三无少女,戴着面纱,年龄比三日月还要大上一千年多年什么的23333
       

       总之就是个我自己乱开的脑洞,之后想起来会填坑的。待会我发被被的10cm,不过可能要晚一点。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51)
热度(139)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