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毛凉小姐姐
❗大龙深坑中
彩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送给不知道恋爱的你】『被被篇』05

🌼欢迎搜索tag送给不知道恋爱的你

🌼又名《日记本》,被婶,婶有名慎入

🌼OOC有,私设如山,有超乎常理的情节

🌼时空梗出没,多古希腊哲学理论

———————————————————————

一斥染决定找浅葱过来商量一下,毕竟亲友里也就她算是有些人生经验了,于是在一个云淡风轻的下午邀请她来了自己的本丸。

浅葱拒绝了听故事发生的缘由,虽然她多多少少都知晓一些,不过在她看来这属于审神者和她付丧神之间羁绊的事情本就不该干涉,况且解释就是一种改造,一斥染也绝对是解释不清的。

不如看书。

一斥染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能一边写着公文,偶尔和她扯一些日常的话题。

“凡是能够说出来的,都是假的。凡是能想到的东西都是不存在的,即使有什么存在,也必然在我们所能想到的之外。”浅葱突然念念有词,她并不是不想帮她,看到亲友难受她也不好过,只是有些有损阴德的事情还是不要做为好。

“有点意思。”这和她以前学到的知识相悖,一斥染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看着基友。

“这是不可知论,我也觉得有点意思。”

一斥染微微颔首,“嘛,你可不要学傻了。”

“嘛,你才是呢,以前看多了唯物主义辩证法,你是不是也该研究一下究竟什么才是形而上?不可知论可不是你想的那样一无是处啊。”

“哎?”

“即使可以认识某物,你也无法用言语把它告诉任何人。”【这里浅葱在提醒一斥染寻求别人的帮助是无用的】

“可是我只能想到你了。”

“但毕竟世界上本就无物存在啊。”浅葱合上手里的讲演录,叹了一口气,“你还记得去年我们看的一部电影吗?”

“哎?”

“《你的名字》。”浅葱起身,看来是打算回去了。

“我不懂……”

“啊呀,玄学嘛,就是,啊,你想啊,为什么偏偏在黄昏之时泷和三叶相遇了呢?”

黄昏之时,正处于天地混沌之间,那时就可以看见——一斥染猛然惊醒,黄昏之时自己遇刺,在那时间段内,也就是黄昏之时被被也遭遇不幸。第一次穿越,也是在黄昏……以后的相遇,好像都发生在黄昏……

“语言文字具有一种真正实体性的力量,可以自由地不受任何事物的束缚。”浅葱回头微笑了一下,“一斥染,你会明白的,对吧?”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浅葱……”一斥染知道浅葱的个性,她不想说的话是无法让她开口的,不过她不是见死不救的人,想必提示到这种程度了,自己就能解决这件事了,吗?

【此处安利古希腊哲学家高尔吉亚】

————————————————————————

山姥切一遍一遍地擦拭着自己的刀。

千百年来,这刀刃从未沾血,砍杀山姥的并不是自己,那人却给了自己这个名字。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他一直担心着一个人。

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全都是她的身影。

一头淡蓝色的头发,【给审神者起名全部都是根据颜色的名字来的,虽然一斥染w是一种淡淡的粉,还是选了其他的颜色为发色。】黑色的眼眸如曜石一般熠熠生光,整个人都笼罩着一种,应该叫亲和力的东西吧?

那是自己的审神者……

她叫什么名字呢?

传说中知晓审神者的名字可以带她神隐,但是搜寻大脑的每个角落也没有相关的记忆。

不……不行,想不起来……

好想见她……好想……

山姥切捂住胸口,大概没人能体会他现在的痛苦了。

肉身的消亡终究逃避不开,可本只是想改变审神者受伤的事实,却没想到审神者穿越到过去,两个人在原先的命运轨道上越走越远。

只是在生命的一个节点上做了一点点的改变,蝴蝶效应就引起了那样严重的后果。

一次次地倒转流年,最终只是使得两个人处在不同的时空。干脆都忘了吧,最终都会湮灭在尘埃里的,偏偏命运又要做弄他们,让不同时空的他们再次相遇,最后只剩下徒劳牵挂……

山姥切突然抬起头,恍惚间他好像有什么东西记不起来了,看着手里的刀,他轻笑了一下,真是容易忘事,刚刚不是在擦刀的吗?【他又忘了审神者】

凡是能想到的都是不存在的……

————————————————————————

窗外的雨声太大,一斥染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她心里还在想白日浅葱所说的话语。

『凡是能够说出来的,都是假的,凡是能想到的东西都是不存在的,即使有什么存在,也必然在我们所能想到的之外。』

“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唉。果然以我的智商还是不能理解吧……这样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呢?

幛子外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随即响起了莺丸的声音,“主君,大包平说你白天见过那位审神者了,我想,你一定还没睡着,嗯,可以进来和你聊聊吗?”

“嗯,好的,请进。”

幛子被拉开,一斥染听到了开关被按下的声音。

和室内突然有了光亮,一时的不适应让她下意识抬袖遮住眼睛,闭上眼适应了灯光之后,一斥染才坐到了莺丸对面的榻榻米上。

“她和主君说了什么吗?”莺丸开门见山。

“嗯……凡是能够说出来的,都是假的,凡是我们能想到的东西也都是不存在的,就算有什么事物存在,也必然在我们所能想到的之外。我也不是很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莺丸沉思了一会儿,微微笑了,“主君啊,你怕不是记错了?”

“没有,真的,这句话我想了很久了,千真万确。”

“不,我是指,那位审神者给你留下的有用信息的话语,可能并不是指这一句呢?”

“哎?”

“再想一想,有没有其他的。”

一斥染努力回想,除了这句吸引了自己的注意力,其他的也就是谈论了每天的公务,还有柴米油盐之类的琐事……


啊,有了!

『语言文字具有一种真正实体性的力量,可以自由地不受任何事物的束缚。』

“我想起来了!”一斥染激动地看着面前的刃,语言文字啊……竟然是说这个吗?

莺丸笑着揉揉审神者的头,“那位审神者的灵力很是强大,我想她应该也是知道了些什么,才会和你说这些的,不然在事情刚刚发生的时候她也一定会出手相救的。真是太好了,主君终于也就要熬到头了。”

“谢谢莺丸!明明已经这么晚了,还要过来开导我。”

“嘛,照顾自己的审神者也是我们的使命啊。早点休息吧,小丫头,晚安。”莺丸起身,站在门口与审神者道晚安。他们都不想她一直困在那件事里,早日找到山姥切不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吗?

“嗯!”谢谢你们!她明白莺丸此举也不可能只是一个人的主意,果然啊,他们都太了解自己了,知道自己会犯那么简单的错误,才会过来提醒自己。

不过也多亏了莺丸的一番话,我终于知道到底要怎么做了。

—————————————————————

黄昏时分,山姥切一如既往地打开了自己的日记本,像往常一样打算记下自己普通的一天的经历和感想。

说是经历,其实每天都是差不多的,宛如复制的一般,毫无趣味。他是刀剑,处在一个另类的时空。

百无聊赖的刃生,只能制造一些回忆,好让自己觉得,自己还是活着的,偶尔翻看着之前的内容,还会生起“啊,原来那天我居然见到了那样的事情”的想法。

可是这一次打开本子,却和往常不同了,他看到了一个明显不是自己字迹的文字。心里是很生气的,想着到底是谁恶作剧偷看了自己的日记,还要留下记号,出于天生的温柔,却还是耐心看了一眼那人究竟写了什么———是毛笔工工整整写的娟秀字体——一斥染。


很眼熟的字迹。

“IKKONZOME……”山姥切下意识地念了出声,这个词语感觉既熟悉又陌生,好像自己读过千百遍,又似乎是第一次见。

“一……”

一斥染!

语言文字具有一种真正实体性的力量,可以自由地不受任何事物的束缚。

山姥切的冷汗都流下来了,他怎么能——忘了自己的审神者呢!

这一定就是她留给自己的线索了!


原来,她的名字,她的名字就是一斥染吗?

热泪盈眶,山姥切知道自己最近迷茫的原因了,丢失了关于她的记忆,他始终还是一个人。

一斥染?

一斥染!


太好了。


他终于又可以见到她了。

真好。

———————————————————————

又到了梅雨季节。

淅淅沥沥的细雨下了快一个月,空气里尽是潮湿的感觉,搞得人的心也很浮躁。

黄昏之时,雨下的更大了些,刚从时之政府下班回来的审神者一斥染站在公交站台等车。

已经等了五分钟还没有车来,看着面前的雨帘,她不禁又想起来了那年和近侍在雨中奔跑回去的场景,嘴角上扬,还是撑开了自己的小花伞。

好想再和他走一次这条路,只是—— 突然湿了眼眶,他还是不在。

“主君?”

身旁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一斥染激动得身子忍不住轻轻打颤。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字节,她已经听过无数遍,深深记在心里,不会错的,是他。他回来了!

这一次,真的是山姥切。

回头,只见那个日思夜想的金发青年正带着一脸温柔的笑容看着自己,碧色如一汪清澈泉水的眼睛里满满的都只有她。

“这位审神者,可以有幸与你合个伞吗?”


———————————————————————

       连接两个时空的物品就是那个日记本,所以女主就是在日记本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因为知道审神者的名字就可以神隐,这就改变了两个人之间的契约,山姥切才能以再次回到这个时空,毕竟审神者就是根据刀剑的心灵和思念召唤出付丧神的肉身的。

       这篇就是这样完结啦!我也不知道写的什么……如果有逻辑错误还是饶了我吧!
        以后还是专注于傻白甜吧,不舍得虐了。过两天再放堀川的,先更其他的坑。

        顺便卖个安利,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23333凉太小天使真的太可爱了啊!虽然剧情好尴尬,还是忍不住看了233中毒。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6)
热度(47)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