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毛凉小姐姐
❗大龙深坑中
彩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厉害了,我的婶】03『旁友,要来一杯石楠花羹吗?』

🐳欢迎搜索tag厉害了我的婶

🐳突然丧病,一如既往地胡说八道,不要当真

🐳不明白石楠花梗的可以自行度娘

🐳略微三日鹤

🐳OOC有,多为对话,请多担待

———————————————————————

时值四月,春光明媚。

“噫……什么味道?”坐在窗前办公的审神者突然吸了吸鼻子,是从窗外飘来的,哇——好恶心并且很浓郁的味道。

朝着窗外的庭院里吼了吼,“我说啊!你们在搞什么?”大概又是哪些刀的恶作剧罢了,只是这个可怕的气味闻得她有些头晕,甚至有些想吐,完全没法安心工作。

鹤丸从树丛里探出脑袋,指着庭院里的一圈植物,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和我们没关系哦,是它。”

审神者走出房间,绕到了长廊上,果然,气味越来越浓,红叶白花,是这个植物散发出的奇怪的味道,忍不住拿袖子捂住了口鼻,稍稍退了几步。

“这可是主君自己买的。”膝丸捂着头,一脸无奈。

“有吗?这啥?”我怎么不记得我买过这种东西。仿佛一夜之间开出了所有的花,今天的庭院里漂浮着的都是那种气味。

“石楠花啊。”髭切抬头轻声感叹了一句。

审神者一脸恍然大悟,想起来了!去年秋年刚刚上任的时候买了一些植物装饰庭院,当时看这树结着红色的果子还蛮好看的,店家还告诉自己好养活,可以驱蚊,最关键的是便宜。

我TM哪知道它现在会发出这么可怕的味道!再次退了几步,简直想要落荒而逃,感觉整个人周围都包裹着那种气味中。

“主君不知道吗?”青江也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

“什么?”

“这花的气味……”长谷部闭上了眼睛,真是好熟悉啊。

“主君不觉得这个味道很好闻吗?”龟甲面色潮红,一脸陶醉。

“噫。”审神者捂住胸口,“为什么我只想吐。”明明已经隔了蛮远的距离了。

“您再闻一闻?”鹤丸歪着头,“确认一下是不是和栗子花一个味道?”

“我哪知道栗子花是什么味道。”审神者只觉得一阵恶心,扭头“哇”的一声就吐了。

“明明是散发着生命的味道的花朵啊!”

“不是生的荠菜肉馅的味道吗……”一期一振倒有着不一样的想法。

“哈哈哈,不是你撸的味道吗?”

“什么啊!难道不是你吗?”

…………

审神者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幽怨地盯着面前一群叽叽喳喳的刀,拿出了手机,在搜索引擎里输入了——石楠花。看着出来的条目,审神者的眼神越来越暗,果然啊……你们这帮不正经的刀们!

审神者先把自己的呕吐物清扫干净。然后戴上了口罩和手套,搬来了桌子,锅碗瓢盆,摆放在庭院的空地上。

大家一脸懵逼地看着主君搬来了桌子,锅碗瓢盆。虽然不明白她要干什么,还是假装关心一下,“要我们帮忙吗?”

“你,帮我把煤气罐搬过来。”审神者拿着一个筐子,一把捋了一大捧的石楠花,在大家诧异的目光中摊在桌子上仔细地把花和叶分开,然后把花收在小篮子里在河中淘洗了两遍。

“旁友,要来一杯石楠花羹吗?”审神者戴着口罩朝大家举起手里的碗。“当场制作,童叟无欺。”

“主,主君?”大家都是一脸惊吓,除了少数例如三日月、髭切的刀还饶有兴趣地观望着。

“新鲜石楠花四钱。”审神者拿起从博多那里搞过来的秤,装模作样地称了一些花放进碗里鼓捣。

“蜂蜜两钱。”舀起一勺子蜂蜜就糊进了装花瓣的器皿里搅拌起来,管它到底是几钱。

“糯米200克,光忠,给我去厨房煮一点粥来。”

“好,好的。”被点到名的烛台切立马拽着太鼓钟逃离了现场。

“好,再加些砂糖。”

“不是已经加了蜂蜜了吗?”对甜食苦手的清光皱起眉毛,这味道,真的好诡异啊。

“管他呢,山药粉150克。”

“好了,材料都准备好了,我们先来烧水。”审神者把一桶2L的矿泉水都倒进了锅里,“放入银耳,小火慢慢煮一会。”

“然后把花酱放进去。”在大家惊恐的目光中倒入了那盘石楠花酱。

“再加入山药粉。”审神者继续轻轻地搅拌。

“倒入少许的牛奶。”

半个小时后,审神者把石楠花熬的差不多了。

“主君,粥好了。”光忠也正好出现,颤颤巍巍地把锅递给审神者。

一时大家都炸了,这么多粥看来是逃不了一人一碗了,烛台切啊!烛台切!你是手抖放多了米吗?


不过审神者在,大家表面上风平浪静。

审神者把熬好的羹一勺一勺分在粥里,“大家不用再一人我饮酒醉,一起分享才好嘛,请!”

见证了黑暗料理诞生全过程的大家都噤若寒蝉,谁也不愿意当第一个吃石楠花的人。

“喝啊,还是说嫌弃我的手艺?”

大家纷纷摇头。

“怎么了,你们不是说这味道很好闻吗?”

“冤枉啊!我没说!”大家纷纷表示自己是清白的。

“是青江说闻了强身健体。”鹤丸开始卖队友,开玩笑,那种味道再让他喝下去还得了啊。


“他说的话你也信?”

“喂!明明是你说像【哔】的味道的。”

“可是也没说它很好吃啊!”

新一轮互相甩锅。


…………

“主君!我错了!”

“我再也不开这样的玩笑了。”


“请主君责罚!”


审神者看着一群认真认错的刀,把石楠花羹给倒进了垃圾桶,“算了,以后,不要再开这种无聊的玩笑,虽然我喜欢植物,可是就此附庸出各种邪说真是令人讨厌啊。”

“你心里想什么多半就会闻出什么。”大俱利伽罗冷冷地说道。

“我可不至于变态到要种这种花来满足自己的欲望,有些东西差不多就行了,玩笑开的太过分也是会让人烦恼的啊,即使你怀疑我,我也问心无愧。”

“小姑娘不要太较真了,大概是平时鹤丸撸多了,对这种味道已经屡见不鲜了,哈哈哈哈哈哈。”三日月拍着鹤丸的肩膀,笑的一如既往。

“喂!”鹤丸也不愿意一个人背锅,“还不是因为大家都很了解这种味道,所以才想欺负一下至今单身的主君。”

“你们,秀恩爱不至于要这样吧?”审神者感觉自己脸上的眉毛在抽搐。

“难道罪魁祸首不是这石楠花吗?”一期一振撑着下巴若有所思。

“对对对!”大家表示赞同。

“把树砍了吧。”鹤丸提议。

“别把罪过都推给不能说话的植物啊!”审神者感觉事情朝什么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主君喜欢这个味道?”

“不不不,还是砍了吧。”

于是第二天,日本号和御手杵把院子里的石楠花连根都挖掉了。

———————————————————————

        在空间看到了石楠花羹,虽然好像是搞笑来着,还是感觉万分丧病啊。
       不过好在除了武汉这东西别的地方还比较少见?在上大学,不,在昨天去图书馆的路上之前我也没见过这花,昨天我是第一次闻到,啊,真是……反正头晕想吐,走过去老远还感觉闻得到那种气味,所以换个角度一想,一些R18中吞【哔】的情节真是……有些接受无能了。(醒醒,你本来就看不得R18G)
        总之啊,这就是闲来无聊码的一篇文,不要太在意,晚上还有一更。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35)
热度(123)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