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毛凉小姐姐,被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送给不知道恋爱的你】『明石篇』03

🌼欢迎搜索tag送给不知道恋爱的你

🌼又名《监护人》,明石婶,婶有名慎入

🌼趁着婶婶处于智障阶段先下手为强

🌼OOC有,傻白甜,吐槽向,HE

———————————————————————

考完了微积分,浅葱捂着脑袋回到了本丸,真好啊,闻到了熟悉的光忠做的晚饭的香味。

大家都在餐厅等着她回来,光忠正拿着一盘菜朝门口的落露出灿烂的笑容,“主君今天辛苦了,光忠特制——鱼香肉丝。”

“哎?”居然会有中国菜!浅葱扔下书包就入座了。

“在微博上学到的哦,偶尔也换换味道。”也不知道主君是怎么想的,他们这群太刀天天过的像在养老院一样的日子,闲来无事,天天就和小贞研究明天吃什么这种深奥的问题。

“谢谢光忠!”

“以及,芥末寿司。”鹤丸不知道从哪里端来了一碟寿司放在浅葱桌子上。“吓到了吗?”

“哈?”一脸懵逼,她不是很能承受芥末的味道,甚至闻到还有点想吐,有气无力地扒拉着饭,头有些隐隐作痛。不过麻麻做饭巨好吃啊!

“怎么了,大将?”近侍药研感觉主君脸都绿了。

“大概是复习了假书,却考了一场真试吧。”第一题就不会,反正努力都填满了,浅葱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时间都忘了面前不断向外扩散的奇怪气味。

“心疼。”在场的太刀嘴上这么说,其实都安心地吃着自己的饭,不为所动。

噢。浅葱默默翻了个白眼,继续吃饭,果然平时都太惯着这帮老爷子了,我决定了!去远征吧,诸君!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晚饭后的军事会议上,浅葱面色凝重看着一边坐着的太刀们,“你们……去远征吧……然后极短负责接回大包平,有问题吗?”

“每天无所事事都快要发霉了,当然可以。”鹤丸舒展了一下身子,搂住了一旁一脸不情愿的大俱利。

太刀们都很高兴听到这个喜大普奔的消息。

“为什么不让打刀去?”长谷部表示很不满。

“如果想去那就……去吧,喊上宗三还有兼桑。”捂着脑袋,她今天晚上还得继续看书,真是一天一本书,一周一学期啊。

“大将,三队远征,还是没问题的。”药研拿着任务安排表,他知道主君现世忙的焦头烂额,所以最近很多事都落在了他身上,刀们虽然大多等级不高,但是还是可以去远征的,除了几个新来的太刀等级均在10以下,他们还是在茶室休息休息好了。

“多谢药总!大兄弟,过年时多给你包个红包。”浅葱欣慰地拍拍药研的肩膀。

“哎?新年不是过了吗?”嫌弃地看了一眼还把自己当弟弟看的主君,药研叹了一口气。

“嘛,还有春节啊。”浅葱轻轻把御守放在药研手里,“辛苦了!大包平靠你们了。”

“不,没事。”

“谢谢主君。”莺丸感动地泪目。

“啊……太爷爷,你不要这样,而且最近现世比较忙,过几天还要回老家,大概这几天就不会回本丸,不过你们不要担心,我到家就过来。”

“主君自己保重。”初始刀被被很了解自家主人的晕车体质,每次都会半死不活地回到本丸躺上好几天。

“不要担心啦,那我今天晚上就回现世了哦。”

和浅葱关系很好的膝丸一脸担忧,“主君你什么时候的车,来得及吗?有人和你同行吗?…………”

“膝丸你就是操不完的心,看好你哥,远征的时候别迷路了回不来,听到了吗?”

“主君你还是好好担心一下自己吧,听说您看地铁站标识都分不清哪里是起点呢。”

“啧,源氏刀就是【哔】。”一个眼刀射向鹤丸,一定是这个家伙多嘴,不过浅葱暂时不想收拾他。“行了,多照顾一下新来的明石还有大典太,本丸就拜托你们了!”

“主君放心,哈哈哈哈哈!”爷爷又不知意义地大笑了几声。

“祝你90+。”明石推了一下眼镜。

“卧槽!明老板你太神了!你怎么知道我想要什么,厉害了……”

“奶你一口,稳。”

“我的妈,谢谢大佬!”

———————————————————————


对于明石来说,自己除了爱染和萤丸,本来不想有其他操心的人或者事物,但是自己没有办法不去关注那个身影,当她说要离开一小段时间,心里竟然有万般不舍。

自己有了不该有的情愫了啊。

翻了个身,他在等待她回来。

一直以来,自己给人留下的形象都是懒懒散散的,因为他只是失去了奋斗的干劲,原本作为冰冷的刀剑,承载的是主人的意志。

而现在能够自己思考,做自己想做的事,原本属于腥风血雨的刀剑,也可以这样拥有平淡的生活吗?在现在的这种情况下,拥有了肉身的付丧神一定程度上和人类一样脆弱。

看了一眼在旁边熟睡的弟弟们,明石伸手帮两个人掖了掖被子。

他突然想起刚来的那天下午,明明被训斥的很惨,浅葱却看着欣喜若狂的来派举起了手中的书,笑得无比灿烂,“大兄弟别激动,要不要读本海德格尔冷静一下?”

瞄向桌子上的书。

明石轻轻翻了两页,果然——一点都看不懂呢。

————————————————————————

浅葱在傍晚时分赶了回来,裹着厚厚羽绒服穿着雪地靴像个粽子一样滚了进来。

很不舒服,而药研还没有回来,只有少数刀还在本丸。没有打扰大家,浅葱慢慢走到了自己的卧室。

虚弱地跪在门口,甚至伸不出手拉开幛子,晕车真TM太烦了,平时再怎么活蹦乱跳,这个时候都虚的宛如死鸡。更何况刚刚在车上吐了好多次,和父母说要好好休息却还是第一时间来到了本丸。

“啊,真是麻烦啊。”在不远处的明石走了过来,在浅葱诧异的目光中扶起了她,然后直接一把打横抱起人,顺手拉开了幛子打开灯朝里面走去。

“卧槽,明石,你看着像弱鸡一样,没想到——”

“闭嘴。”

只能看到明石的下巴,浅葱乖乖地闭嘴了,这样说好像很过分哦,明明帮助了自己,还这样说……是不是说男孩子是弱鸡会被打?等到自己被轻放在铺上鞋子也被脱下时,浅葱才一下子回过神,“你怎么会在这里?”

“庭院的那块地方不是属于我吗?今天待到了傍晚,懒得回去了。”明石帮她把被子盖上,坐在一旁的榻榻米上,看她很难受地脱着外衣想帮她却又不知道该不该伸手,“谁知道你突然回来了,真的好重啊你。”

“让你抱我了!”虽然很头疼,听到这种话还是有点生气,甚至还有点难过?“不过,谢谢你了……”揉着太阳穴,浅葱紧闭着眼睛。

“没事,不过主君你到底是怎么了?”

“懒癌也会关心人啊。”浅葱把被子拉开,随即开始脱自己的裤子。

“不,那主君你就好好休息吧。”明石捂住了眼睛,这女人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啊,刚刚站起身想出去,药研却已经狂奔到门口,出阵服都没换就跑到床前,“对不起主君还以为你要到晚上才到,我回来晚了对不起。噢,明石殿也在?”看着上身只穿着一件线衣的主君,药研挑了一下眉,呀,如果自己晚来一步会发生什么呢?看不出来啊,原来把明石留在本丸是这个意思啊,一瞬间,他脑补出一万字小黄文。

“没事的,我睡一会就好,我还想吃晚饭呢。我刚刚差点连门都进不来,是明老板抱我进来的,不管怎么说都万分感谢。”努力朝药研微笑了一下,浅葱把衣服裤子折好放在一边,盖好了被子。

“行了,别撑着了,今天又吐了好多次吧?”摸了摸浅葱的额头,药研明白主君是老毛病了,也没有别的办法,好好休息就可以了。

“知道了,谢谢药总!”躲进被子里,浅葱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

药研投给明石一个意味深长的目光,然后比了个大拇指,拽着人赶紧离开,浅葱隐隐约约听到药研说了一句“干得漂亮”。

黑人问号脸,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要睡觉了。

———————————————————————

“主君吃饭啦!”药研拉开幛子。

“我再睡一会,头还好疼。”迷迷糊糊地回答着,浅葱翻了个身。

“行行。”看着主君几乎睁不开的眼睛,药研知道她还没有休息好,便不再打算过来喊她。

“大家晚上好!”可是当浅葱睡了三个小时后满血复活出现在门口的时候,大家已经吃完晚饭各玩各的了。鹤丸带着一群短刀打着游戏,一期一振苦口婆心地劝大家早点休息,老爷子们估计又聚在一起追黄金档电视剧了。

“晚上好。”躺在门口的明石朝人象征性地挥了一下手。

浅葱蹲了下来,“大哥,问你个事。”

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我还真不想做你大哥。

“我,真的很重吗?”

“你说呢,不过,对我来说还好吧。”有点小肉的主君抱起来手感很好。

“哎?”浅葱拉了拉衣服,把围巾裹严实了,她有点饿。

明石今天在饭桌上被一大群刃教做人,特别是那些平安时代的老爷子们,一脸淫荡(划掉)欣慰的笑容,让他好好对待主君,说什么毕竟主君是他们从小看着长大的,如果主君不开心也不会放过他之类的,明明不是他的锅啊,不过事情并没有朝他不满意的方向发展。

“主君,我想大家可能误会什么了。”明石难得直起身子,盘腿坐在榻榻米上。

“啊?啥子?”咬着一块糕点,浅葱又是一脸茫然。

“当着我的面脱裤子的事情。”

“噢……”浅葱刷一下脸红,这个事情,居然这样淡定地说出来了啊,我刚刚到底做了些啥啊!其实她只是觉得穿着裤子进被子再出来会感到冷,况且里面还有秋裤啊不是吗!头晕也没考虑到那么多事情,“我……没什么其他意思。”局促地嚼着嘴里的东西,有些不知所措。

“主君,我也是个男人。”

“行行行,我知道。”可是你对着我这种也会有感觉吗?惊恐地抬头,浅葱看到了明石国行无奈的脸。“靠的太近了啊,混蛋!”那么一瞬间,还有点心跳加速,大概是心率不齐吧?待会找药研看看。

“我啊,被药研误会就算了,然后他告诉一期一振了,搞得现在全本丸都知道,主君在我面前脱了衣服。”

“啥?”

“所以啊,三日月他们说要我负责,因为我毁了主君的清白。”

“啧,这帮老头子,越说越离谱啊。”

“不,的确是,不过怎么说,主君也是在我面前脱衣服的,我确实要负责啊。”

“不不不。”我还是比较希望同样看到的药研负责。

“嘛,那就随便你咯。”

“等等,他们不会以为我们做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吧!”

明石悲壮地点点头,其实谣言一传就变得和原来版本不一样了,明明是正在脱衣服,最后传成了事后,主君正在穿衣服。

“这样啊……”浅葱低下了头。

“干脆在一起好了……”

“这么随便!你家萤丸会不会弄死你啊?”

“不会啊。”萤丸对于自家监护人的人生大事表现的相当积极。

“那就,在一起试试看好了,不过我这么随便会不会被太爷爷打啊……”太爷爷从小教育自己要做一个知书达理沉稳内敛的女孩子的,虽然后来自己也并没有变成这样的人。

“莺丸殿也……十分赞同呢。”当时怂恿自己告白的刃就有他。

“这样啊。”

“要不还能哪样啊。”明石慵懒的关西腔差点没让浅葱听的耳朵怀孕。

“那么明老板以后就请多指教了!”

“放心。”你会被我吃的死死的。

———————————————————————

        我今天很勤快啊有木有!刚真,晕车超难受的,我昨天回来都快挂了,在车上吐了不下十次……

       终于放假了!啊啊啊啊!我要日更!

       嘛……每次总是写着写着就不知道自己在写啥,大家就随便看看吧(。・ω・。)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3)
热度(45)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