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毛凉小姐姐
❗大龙深坑中
彩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送给不知道恋爱的你】『明石篇』02

🌼欢迎搜索tag送给不知道恋爱的你

🌼又名《监护人》,明石婶,婶有名慎入

🌼这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故事

🌼OOC有,傻白甜,吐槽向,HE

———————————————————————

日子一天天过去,浅葱也没有特地去查看龟甲和明石一整天一整天到底在那个房间整什么幺蛾子,反正无论是极乐净土还是一骑当千都需要些日子练习,既然已经打算让他们干这一行了,不,这都是为了贴补家用,而且这么些天也没见他们来反抗,大概是接受了现实吧,那就让他们好好练习吧。重新拿起了笔,她得继续爆肝写报告然后复习了。

突然感觉出卖色相还挺对不住这两个刃的,自己这个婶真是TMD渣了,不过说真的,给她有那么好的颜和身材,她也早就不当审神者了,绝对去搞个婶婶48什么的——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萤丸突然拿着手机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走进浅葱工作的和室。

“国行他……”可怜的小萤总一脸这不是我家监护人的委屈表情,该不会是上传了视频吧?这么突然?浅葱内心大喊一声牙白后颤抖着接过手机——随后便是天雷滚滚。

屏幕上的龟甲和明石都脱了外套拿在手上风骚地扭动着腰肢,夭寿啦懒癌跳舞了!龟甲干脆衬衫纽扣都解到了第三个,露出了里面色情的红绳和一片大好春光,噫!还不错啊,和自己想的差不多,这个带古风味道的曲子也可以,还有点耳熟呢。

你们就这样撩婶然后再多点点击率吧!涨啊涨啊!我的点击率啊!哈哈哈哈!都要唱出来了。1️⃣

哎?不是,那啥玩意儿?明石腰上的红绳不见了,连接着两个人的手臂的是红绳?啊,算了,不要在意细节,虽然不是很优美,但是还算整齐地翩翩起舞——啊,不是,这音乐?!

听到高潮部分的浅葱一脸黑人问号,仔细看了下弹幕。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啊,爱情啊,反正有大把愚妄,
来啊,流浪啊,反正有大把方向,
来啊,造作啊,反正有大把风光~”2️⃣

看着在屏幕上挥舞着外套,妖娆地舞动的明石和龟甲,浅葱感到又气又尴尬,一把拍在脸上,果然男人骚起来真是没女人什么事了,可是这到底是什么鬼啊!为什么选了这个歌啊?简直是破廉耻!

“主君!国行可怎么办啊,他以前不是这样的!我怀疑他脑子出了问题。”

“不,是我脑子出了问题。”居然想到让他们两个拍视频赚取点击率,卧槽啊!“走,去找他们!”

“啊?”

还没踏出房间,长谷部已经押着两个人来了,“主君,他们两个,在政府的审神者论坛上上传了淫秽不堪的视频,本丸的大家现在都在议论这件事,我把他们带来了,还请主君责罚!”老干部一脸严肃。

听到形容词浅葱紧张得直流冷汗,怎么说这个主意也是源自她。

“行了,行了,没淫秽不堪那么严重,长谷部你和萤丸都先出去吧,我来处理这件事。”扶额,屁股刚刚离开座位的人一下子坐在榻榻米上,与跪在地上的明石和龟甲视线平行。

“谁选的曲?”双手交叠放在下巴处,浅葱差点想点根烟。

“不是主君吗?”

“我!?什么时候!”浅葱的暴脾气来了,这种歌最多自己戴上耳机躲被窝里听听,怎么可能安利给一群大老爷们啊。而且自己只听了一次,怎么会?

“这个。”龟甲在手机上鼓捣了一番,翻出了只有他们三个人的讨论组的聊天记录,上面有主君的音乐分享。“本来在烦恼到底选什么,不过主君发了这个,我们只能听从命令。”

“无fuck说。”手癌怎么治?我能说是这个聊天窗口先动手的吗?“那你们两个人手上那个红绳是怎么回事?”

“隔壁龟甲说,搞基很有噱头,然后明石殿提议把两个人的手连起来。”

“哈?原来明石你喜欢龟甲?”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不是啊,是看了《你的名字》后突发奇想,因为没有绳结,就把腰带上这个装饰品拿下来了,长度也够,两个人可以自由活动,完全没有牵扯。”

“没错,我觉得和我的龟甲缚也是相得益彰……”

“益彰个鬼啊!不止你身上那两圈红绳!那个花里胡哨的腰带有用吗?那三根奇怪的东西有用吗!那胸前的两根带子有用吗!没有!统统都是装饰品!”浅葱毫不留情,炸了。

龟甲吓得缩了缩身子,顺便往里拉了拉自己的小披风,他觉得自己还挺帅的啊,真不想被主君黑得体无完肤啊。

“主君不觉得我很帅吗?这些细节都是亮点啊,显得色情又——嗯,怎么说呢,我觉得是必不可少的装饰品啊。”明石眯起眼睛。

“你是说你面对敌军的时候可以靠美貌完爆对方?”

“我可没这么说。”望天。

“还有眼镜,真的是近视吗?刀也会近视?!”浅葱拍着桌子对着明石大吼。

“我也是眼镜。”龟甲弱弱地举起了手,这样的主君真是太帅了!情不自禁脸红。

“没说你!”白了龟甲一眼,浅葱转头盯着明石。

“可是点击量已经很高了呢,明明是昨天晚上才上传的。”明石推了一下眼镜。“而且我和龟甲两个人顶着巨大的压力,主君也稍微体谅一下我们啊。”

“……”这真是个男默女泪的故事。

“那么就算任务完成是吧?主君到底在生什么气呢?”

是啊……我到底在生什么气呢……明明这两个人完成了任务了啊,他们已经小有名气了。

那么我究竟在气什么呢?

———————————————————————


自从明石和龟甲翻车了之后,浅葱也就不再要求他们两个再继续了,而是按着每天的任务表工作。

“太爷爷,大概……大包平是接不回来了……”浅葱和往常一样坐在莺丸的茶室写作业,但是目光不敢直视他,因为莺丸从来到本丸的第一天就在念叨大包平。但是身为一个穷婶,没有小判,仅靠极短队伍每天出阵,根本没法带回大包平。

“没事的,主君,你啊。”莺丸揉了揉主君的脑袋,“尽力就可以了,而且我应该自己去找回他的,主君你为了过个好年还是先好好学习吧。”

“我知道了,知道了。”浅葱趴在桌子上复习课业,与其说是复习,其实是预习,还有两天就考试了,但是她依旧放不下手机,“啊……好难啊……”说着紧张地玩起了手机。

“主君,这就在我们的知识范围之外了。”莺丸喝着茶,吃着羊羹,突然感觉没有大包平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

“哈哈哈,主君不妨问一问隔壁的审神者,她可能会知道呢。”三日月也在茶室休息。

茶室是很多人的休息室,安静而且有点心提供,一些平安时代的老爷爷刀就喜欢整天呆在这儿,还有一些僧人喜爱僻静的比如数珠丸就在长廊上打坐,以及新来的明石在一旁睡觉。

“嘛,一斥染她可能也正在鼓捣论文呢,我还是不去麻烦她了,还有她家山姥切,每次我去都盯着我,好像我会把她家主人偷走一样。”

“哈哈哈,甚好甚好。”

“哪里好了,爷爷我有时候就不知道你到底在笑什么。”浅葱撑着脑袋,把自己的羊羹推给爷爷,“我减肥,不吃甜点了。”

“那就谢过主君了。”

“不谢不谢,爷爷你太客气了。”浅葱翻着相册里的图片,看了一眼花丸的截图,又瞥了一眼在旁边侧卧不知道是在睡觉还是在休息的明石,“这真的是你吗?”忍不住叹息,看不出来明老板还这么暖。

“主君是觉得我又变帅了吗?”睁开一只眼睛,明石懒洋洋地说道。

浅葱忍着没把“滚”说出口,“帅!”继续埋头看微积分,“拉格朗日……RNM……”不知道为什么往日都在这个房间学习办公的浅葱突然感觉这里的气氛很不自在,大概是怕被懒癌病毒传染吧。

一把合上书,“这里人太多了,我要回卧室学习,谁也不要打扰——”

“啪——”没有看清楚脚下的明石,在一众刀男的“小心”声中,浅葱整个人被绊到摔在地板上,既然都这样了,直接躺地上装死,胸口好疼啊,嘤嘤嘤……

不对啊,你有胸吗?嘤嘤嘤,那就肋骨摔断了,好疼啊……不想起来,咸鱼的世界没有奋斗。

莺丸赶紧过去拉起了她,“主君,有没有哪里摔疼?”

“我……”总不能说胸口吧?“我……浑身都疼。”

“快去学习。”莺丸笑眯眯地挥了挥手。

“噢,太爷爷你不疼我了。”假装擦眼泪,浅葱卷起桌上的东西,往自己的房间挪去。

“不,太爷爷永远爱你噢。”

“比心!”

“主君啊,用她们那个时代的话来说,还真的是个,叫什么来着?”

“逗比。”三日月插上一句。

“哎?为什么你会知道?”

“这根本不是该吐槽的东西啊好嘛?”

“我去找一下药研,让他看一下主君到底有没有事,毕竟那样摔下来,我有点不放心啊。”明石站起身,拿起主君摔在地板上的手机。

“那就有劳明石了。”莺丸明白这新来的刀剑男士到底在想什么,只是,主君那种不开窍的脑子,真的是——不,或者说,日后有好戏看了。

——————————————————————


在浑身上下摸了一遍之后,浅葱确定自己的手机不见了,“上天都要你好好学习。”

“在找这个吗?”明石拎着手机的一角出现了。

“给我!”

“把功课做完再给你,还有药研君待会来看你,刚刚真是抱歉了。”

“哎?刚刚?噢,我没事,是我自己没看清楚路,不过,手机还我!”伸手却够不到,此时恨不得把地下的三米长腿拔出来。

“不,我先代你保管,等到都复习完了,再还给你。”

“我有一句妈卖批——”

“不许讲。”说完,明石就带着手机离开了。

“我要讲一万遍!”被药研按住了检查身体的浅葱简直要暴走,虽然明石的做法是出于好意,但是,能不能还回来啊。

药研同情地拍拍浅葱的肩膀,“大将,你大概是摔傻了,休息休息就好。”

“哈?”药研你等等!婶婶这么爱你,你和别人一起欺负我?等下!为什么要给我腰上贴这个东西?我不是腰疼啊!是胸口疼!

简直气炸!

完了,我现在还有点肺疼。

不过在吃完药研送的晚饭和药之后,反正气也早就消了,“药总,能不能帮我从明石那里把手机拿来啊。”

“这个嘛,不行哦,大将,一期哥说你明天得早起。”

“到了一期手里了?”

“不,明石殿和一期哥商量好,要让你好好学习,所以啊,抱歉了,大将。”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嗯,这样才乖哦,大将。”

“别撩我,快走。”接下来半夜浅葱都是忙于学习.jpg,欣慰的明石把手机放在了幛子外边就悄悄离开了。



【注】
1️⃣初音的歌《もっと 伸びろ ぼくの动画》

2️⃣《痒》
———————————————————————
       大家就随便看看吧……这里滚去吃晚饭了,复习到吐血

      《痒》简直有毒啊!我一开始听室友放的时候以为是什么古风歌曲,即使到了高潮,还觉得挺好听的,因为完全听不清歌词嘛,然后听室友唱出来才恍然大悟,原来——2333333那些表情包是这么来的吗?

        感觉让明老板和龟甲这样尴尬是我的错!(土下座

        之后是考试周,十一得去复习了(你滚)祝大家都能拿 个高分回家过年!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50)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