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毛凉小姐姐
❗大龙深坑中
彩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送给不知道恋爱的你】『明石篇』01

🌼欢迎搜索tag送给不知道恋爱的你

🌼又名《监护人》,明石婶,婶有名慎入

🌼这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故事

🌼OOC有,傻白甜,吐槽向,HE

————————————————————————

“小心啊!药总!你【哔】这次沟了这么多次终于到boss点了!可别给我受伤噢。”年轻的审神者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不敢看已经受了伤的乱,在心里默默说了一句对不起,决心回去好好犒劳这群孩子。

“放心吧!大将!”药研一脸黑线,当初好不容易爬着过了6-4,极化后居然带着他们又来到这个地方,他们很明白大将心里在想什么,于是也毫无怨言地义无反顾。极化小队六振换队长换了无数次,沟了又沟,失望而归数次,终于再次来了三条大桥的终点。

乱一记真剑必杀后,敌军在空中魂飞魄散。

我啊,这次一定要把你带回来噢!浅葱捏紧了拳头,扶住了瘫坐在地上的乱藤四郎,一定,一定,要出现啊!

“你好,打扰咯。我叫明石国行,还请多关照。姑且——自己算是来派师祖的作品。基本上什么干劲都没有,还请别对我要求太严哦。”看到主君陪伴着出阵,明石脸上闪过一丝的惊讶。

审神者叉腰看着眼前懒洋洋的刃,“不对你严,你觉得对得起这群小朋友们吗?还有脸和我回去见萤总吗!”一桩心事终于了结了,太好了。

受伤和未受伤的的短刀们一头黑线,什么小朋友啊……大将真是的。

“啊哈哈哈,那还是赶紧回本丸手入吧,请多指教了。”明石帮忙搀扶着乱藤四郎。

“放心。”浅葱拿着树枝戳戳人,“一定会好好教育你!”

无奈地笑着,明石看着这个身高和短刀们差不多高的女孩子,“嗨嗨。”

———————————————————————


看着萤丸和爱染露出开心的笑颜,浅葱坐在角落舒了一口气,给乱手入之后,又被一期好好教训了一顿。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的确是自己不对,看到来派聚在一起的场面自己也会情不自禁地笑起来呢。

向来自己很宠短刀,每次看到爱染眼巴巴地看着粟田口的短刀们在一期的怀里撒娇的时候,自己就很心疼,然后是自责,先前战力扩充的时候太过咸鱼,没有把明石带回来。萤丸和爱染虽然表面什么都不说,也从未向自己提出过愿望,但是自己是知道的,对于他的想念。

“先前多谢主君对萤和国俊的照顾了,我也算是他们的监护人,之后,他们就交给我吧。”明石特地过来道谢,顺便安慰一下刚刚一起在手入室然后被被破门而入的一期骂得狗血淋头的主君。

“可以,不过你可别想偷懒,工作还是要做的。”浅葱皱着眉头,瞪着眼前这个毫无干劲的青年。

“哎?主君都知道我要说什么了啊,这就麻烦了呢。”扶着额头,明石好像一脸纠结。

“不是,你看看满级的萤丸和爱染难道就一点感触都没有?”真是气死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的?

“有啊,看到这么强大的萤和爱染,感觉以后他们就可以保护我了呢,总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呢。”

“你走!”

“没有干劲就是我的卖点啊。”明石一脸无辜。

“我不买!”浅葱气的把文书一巴掌糊在人脸上。

“啊!”旁边传来了长谷部的哀嚎,这可是他辛辛苦苦写了大半天的成果啊,就这么被主……算了,主人的话可以原谅,啊!旁边的明石国行,都是因为他,主君才生气的啊!

“唉。长谷部,辛苦你了,我待会来写,只是,以后明石国行要你多看着了。”趴在桌子上,浅葱感觉自己是自打龟甲贞宗来后又一次深深的心累。

“是,拜领主命。”

“哎?”

——————————————————————

明媚的阳光洒在桌前,似是感觉到温暖的浅葱抬起来了头,最近为了考试开始熬夜复习的她一直都是趴在桌子上睡觉的。

疼!稍微一动才感觉整个身体都僵住了……慢慢挪动下身子,趴在榻榻米上缓了一会儿,才去整理自己,然后踏出了房间。

拉开幛子,大片阳光落入房间,细小的灰尘仿佛在空中飞舞般,肉眼也能看的清清楚楚。阳光正好,空气漂浮着清新的味道,一如数珠丸衣物上的暗纹,沉淀在心底。

冬日的暖阳弥足珍贵,仿佛有太阳就不会就寒冷,抱着文书,浅葱拖着疲惫的身躯在走廊上前行,最近忙着在三条大桥捞明石,搞得一拨人都很累。

躺在假山上的明石早已看见推开门往大厅走去的主君,镜片闪着亮亮的光,主君庭院里并没有多少人来,自己在这里偷懒也就不会轻易被发现了。

那个小小的身影,究竟有多大的胆子才敢和刀剑们一起出阵啊?脾气倒大的很,一点就炸。明石回想昨日与主君的相遇,实在是哭笑不得。

———————————————————————

“很舒服?”浅葱蹲在明石旁边。

“哎?”仿佛听到了主君的声音,明石立马吓醒了,“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就看看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离开,结果你在这里躺到中午了哎。”无奈地抱胸站起身,她并不想多说什么,“所以到底是为什么要把你带回来呢?”

“因为——爱情?”笑的无害的明石被揍了个半死。

“呐,如果真的不想干活的话,我就不强迫你了。”毕竟是我一定要把你带回来的,从来不妄想改变别人的浅葱打算放弃了。

“哎?真的假的?”

“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明石似乎早就料到了结局。

“待会告诉你。”勾起了一抹笑,浅葱拍了一下明石的肩膀。

“噢。”不是很明白主君想要做什么,但是能够换取长久的安逸,明石选择了妥协。

“那么,这块地方就交给你了。”揉揉明石的头发,浅葱笑着转身,太好了!小判有救了!“走吧,去吃午饭了。”

虽然感觉有些不太对劲,明石还是认了。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要懒癌的设定啊,还有你这个一米六搞什么摸头杀啊!

———————————————————————

龟甲看了一眼旁边躺在地上的明石,环顾四周,以前居然没发现本丸居然有这样的房间,四周都是镜子,茫然地看着自家主君,“这是要做什么?”他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任务需要他和明石一起去完成的,啊……难道是主君有什么特殊爱好?这么想着脸上不禁开始发烫。

瞪了一眼龟甲,浅葱踹了一脚正在躺尸的明石,“起来,起来。你们也知道的,这家本丸有刀65振,刃多口杂的,消耗很大,博多那里的小判不多了,婶婶我平时又不练你们吃土也是没法避免的,除了一队极短和一队大太混打刀,已经没有可以拿得出的刃了,但是这个本丸还是需要运作下去的。”

“所以呢?”还不是因为你太咸鱼了,又小气,每次出阵受伤回来还要被说一顿。

“所以,只能靠你们去出卖色相了。”摊手,浅葱一脸正直,“你们两个这身材还有些卖点。”

“明明粟田口48更有卖点吧,或者说伊达舞团啊。”无聊刷完了花丸的明石打了个哈欠。

“不,那太没新意了,而且极短可是完成日课的主力,我仔细权衡了一下,就你们两个最合适,长得好看还等级低。”

长得好看就算了,等级低是个什么鬼啊!龟甲扶额。

“主君,我做不来,我是个正经刃。”

“又不是把你们卖到妓院去,激动什么?只不过是让你们学着跳舞,然后录个视频而已,不介意吧?”

“介意。”明石面无表情地抗议。

“这TM就尴尬了。”浅葱转头看着龟甲。

“我不介意。”主厨即使心里千百个不愿意,啊不,龟甲其实倒没有不愿意。

“那就交给你们了哦,我不偷看,不偷看,怕你们害羞不敢放飞——不,放开自己。”浅葱说着,一边傻笑着拉开幛子走了出去。

“你就不能说句介意吗!”等到门外没有了动静,明石扶额叹了一口气,“这羞耻度爆表的事情……”话说,这混蛋就是对这种事情很执着吧?牙白……还是个主厨。

“我是真的不介意啊。”微笑,龟甲倒没有很烦恼,“那我们就先考虑一下怎么完成这个任务吧。”

明石一脸惊恐,卧槽!你来真的?有那么一瞬间真想撤下裤带子把这混蛋绑起来操哭——啊,不,吊打他啊。

“哎?”笼罩在黑暗中,龟甲抬了一下头,“明石殿———”

坏笑着拿着红绳,明石的镜片闪过一道光几乎亮瞎了龟甲的眼睛,“那就让我们开始吧!”

———————————————————————

       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请看下一篇吧( ´・ᴗ・` )
       果然我还是喜欢he啊!所以重开坑。之前的那篇也删掉了,自己也不知道写的什么。

       祝大家元旦快乐!抽签抽到大吉了吗?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5)
热度(56)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