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毛凉小姐姐,被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晓梦】01

🍯本文为《没事就要多读书》的第4篇番外,长篇

🍯夜神润玉,大龙事业向❗️亲情向❗️OOC有

🍯女主为大龙女儿,玛丽苏本苏,疯狂吹大龙

🍯穿越,另一个平行世界,改写

———————————————————




夜幕降临,寂寥的布星台上,一白衣上神长身如玉,遗世独立,身后跟着一小兽,偶尔发出“呦呦”的叫声。


“今日霜降尾火虎,就布九星尾宿吧。”上神淡淡开口,伸手甩袖动用灵力将地上坠落之星悉数升起,在空中摆出各式星象,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原是这九重天应龙夜神正在布星挂夜。

“啊呀!”忽地一个小姑娘摔落在他跟前,约莫三四千岁的样子,长的倒是可爱机灵,一对漂亮的桃花眼甚是有神。发髻上别着一支玉簪,挂着个透明铃铛,一动便丁零作响。

她慌乱地起身,看见他就跪拜,见状润玉连忙扶起她,他仅是一小小夜神,受不起别人的大礼,“仙子快请起,你可是摔倒受伤了?”

“没有没有,父帝,你可是又被母神扔出来了?”她已经习惯了,父帝经常惹母神生气,有时候干脆都不让他回璇玑宫,身为天帝,有时候只能去自己儿子宫里借宿,说出来也是够丢脸的,“小白,你也在啊。”看见魇兽,她直接扑过去抱住了它,亲热的很。

润玉觉得倒是有趣,魇兽向来都是怕生的,看样子这姑娘与魇兽似是有些缘分,“不知你是哪家的小仙子,可是迷路了?”天上神仙众多,不少他也觉得面生。

“我是你家的呀,这里是布星台,我没有迷路。”小女孩眨眨眼,感觉有些不对劲。

“润玉不曾听说过还有一个妹妹。”方才便听她称呼自己为父帝,莫非是将自己与父帝搞混了?润玉一怔,又仔仔细细打量了她一番。


只是一个三千岁的小娃娃,个头不过到他腰间,一脸纯洁无暇,天真烂漫,举手投足憨态可爱,不像是天后派来试探他的……


“我是你女儿。”她有些不满地撅着嘴,她定是不会认错的,虽然不知道父帝在搞什么名堂,似是认不得自己了。


还差一颗星便布好九星尾宿,润玉闻言一愣,灵力刹那间中断,只见这小姑娘伸出手,青色的灵力自手指溢出替他续上,接住了那颗差点要坠落的星,又一挥袖,星宿皆各归其位,闪耀光芒,“今日霜降,父帝教过我要布九星尾宿。”

“你——”润玉这下更是吃惊,瞧着她眉眼之间确实与自己有几分相像,这布星的身姿也与自己无异,悄悄探得她真身为一条黑龙,骨肉至亲,血浓于水,的确是自己所出!这可真是把夜神给吓到了。


“可润玉至今未曾娶妻,又何来的女儿?”


“未曾娶妻?”不疑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天啊!她父帝这是怎么了!

润玉认真地点点头。


随后两个人尴尬地大眼瞪小眼。

“哎哎哎?可是我真的是天帝润玉的孩子啊……难道说父帝摔了一跤失忆了,还是我认错人了……不会啊,这脸天天见到,还能认错吗……”小姑娘对着手指,自言自语,很是头疼的样子。

“润玉只是夜神,不敢僭越,小仙子可要注意言辞。”

突然小女孩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拍了一下自己的手,“那现在天帝可是太微?”

“正是。”

“对啊,他是我爷爷。”

润玉哑口无言,虽然感觉这小丫头很像在招摇撞骗,但是血脉相连,他知道,这小丫头的确是他的骨肉没错……可他至今不曾和任何女子有过肌肤之亲,怎么会……这真是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不会有错的!相信我!”小女孩向他投去坚定的眼神,虽然夜神认不得自己,可是她是不会认错自己亲爱的父帝的,“我也觉得很纳闷,想必是时空错乱,我才来到了一万三千多年前,见到了此时还是夜神的父帝吧。”

“父帝?”他一开始还以为是父帝在外又欠下的风流债,将他认错了,眼下似乎是他自己才是那个负心人。

“嗯,您是天帝啊,三界之主,不过这个时候应该还是六界。”

润玉惊讶不已,似是要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一万多年前……这丫头是来自未来吗?若是这样说,倒解释得通了。

“那我现在应该改口叫阿爹,啊啊啊!一直以来叫父帝阿爹是我的梦想。”小姑娘开心地握着拳,满眼放光。


润玉无奈地笑笑,摸了摸她的脑袋,“你开心就好。”可是他心中实在是有些不能接受,凭空就多出来个女儿这件事,他得缓一缓,缓一缓。

“对了阿爹,我叫不疑,不行的不,疑心的疑。”

“不疑?任人之道,要在不疑,很好的名字。”

“非也,阿爹你纯属就是为了表明对阿娘的真心才这么随便的,取自不离不弃,爱人不疑之意,既然我们都见了面,以后能不能重新给我起个好听的名啊?”

“你阿娘可是水神之女?”是了,润玉突然想起来,他还有个婚约,这小丫头怕不就是自己和水神长女的孩子。

“是啊。”不疑点点头,突然好像想起什么似的,“阿爹,不是水神洛霖,而是水神湘樊之女向晚,你要好好记住这个名字,千万不要喜欢别人啊。”尤其是一个叫锦觅的女人。

“向晚?”润玉念念有词,倒不曾听过这个名字,还有湘樊,好像是一个已经隐修的上神,自己也不大熟悉。

不疑点点头,拽住了润玉的袖子,“虽然我是家里第二受宠的人啦,但是现在阿娘不在,阿爹一定要保护我。”

润玉牵起她的手,既然是他的孩子,他自然不会放任不管的,“不疑,如今为父只是一介小神,若是将你的身份公布于众,必将引起轩然大波。”

“不疑明白,那就当一个侍女好了,不会给阿爹带来麻烦的。”她像模像样地作了揖,“小仙见过夜神大殿!”

“只是这样会不会太委屈了你?”天生亲情带来的亲近感,让他的心都有些被融化了。每时每刻都在提防他人,他已经很久不曾与人说这么多话了。

“不会!当公主当腻了,能换种生活一直都是我的梦想。”

润玉笑着点点头,这丫头着实聪明有趣,只是忽然捡了个女儿回去,还不知道会不会掀起什么风波,罢了,就算有事,他也会护着她的。

“阿爹,您待会要去北天门吗。”

“是,今夜是我当值。”

不疑敛眉,“去不得,有人要害旭凤,父帝就不要去趟这趟浑水了。”

虽然很惊讶,润玉依旧淡然,“无妨。”随后牵着女儿往北天门走去。


“对了,那不疑是怎么来到这个……时空,的?”斟酌了一下字眼,他确定是这么个新奇词语,牵着她往北天门走去,一路上小丫头很是欢欣雀跃。


“我也不知道啊,本来只是在布星台散步,突然踩到了一颗小石子摔了一跤就看到了父帝,我还以为你又惹母神生气了,没想到居然回到了过去,见到了还是夜神的父帝。”不疑牵着父亲温暖的手,明明来到了陌生的世界,却没有一丝慌乱。


“如此倒是神奇,说起来,不疑的母神,是个怎么样的人呢?”自己有着婚约在身,但是处于庶子的尴尬境遇,他早已经不在乎水神是否会诞下那所谓的长女与他成亲了,只是如今见到自己的女儿,心中也不免好奇自己的配偶会是什么样子。


“母神啊,很漂亮,天界很多,不,三界很多人都想一睹母神风采来着,都是因为父帝护着,所以从来没有人能接近她。”捂住嘴巴,不疑笑得很开心,“不过母神有点凶啦,不,是很凶,我和哥哥顽皮的时候她就会生气,生气的时候父帝也会怕哦。”


“哈哈哈。”看着女儿故意恐吓他的调皮表情,润玉爽朗地笑出声,“不疑还有哥哥?”


“对呀,父帝还有个儿子,和我是一母所生,他和父亲一样,是条小白龙。”


润玉只温柔地笑着,心中有种莫名的情愫悄然滋生,“看来不疑的娘亲很是特别。”


“父帝看上的人,当然特别啦。”


“不过,我本想做个逍遥散仙,怎么会当上天帝?”信息量太大,润玉一时还有点难以消化,扪心自问,他并没有与旭凤争夺帝位的心思,怎么会——


“阿爹,人都是会变的,你也不知道未来都会经历些什么,不过,我会陪着你的。”不疑挣开润玉的手,从袖口里拿出几颗糖递给他,“阿爹若是觉得辛苦的话,就吃颗糖吧。”


润玉接下了那几颗糖果握在掌心,这个小姑娘——真的是自己来自未来的女儿吗?她似乎很了解自己的处境和心情,寂寞孤独久了,眼下有她相伴都觉得温暖了很多。


一抬头,北天门,已经近在咫尺。


刚刚领着不疑步入结界,一团黑雾也看准时机溜入北天门,警惕力很高的润玉立刻伸手牵制它的行动,将其甩在身后地上,“不疑,你快躲起来!”


一个黑衣人现身,上来便是一掌混着毒气直朝他胸口打过来,润玉灵巧地闪过,伸手抓住黑衣人就是过肩一摔。


拳脚交战几个回合,势均力敌,润玉伸手凝聚灵力化作水瀑,宛若一条龙怒吼着冲向对方,只见那黑衣人渐渐不敌,扔出一个火红的小珠子打破了水幕乘机逃走,与自己的术法性质相克润玉渐渐有些抵抗不住,一甩袖,那珠子咕噜落地。


望着黑衣人逃窜的方向,他敛眉沉吟——果然如不疑所说,目标是旭凤吗?


“阿——殿下,你没事吧!”不疑从一边跑过来拉住润玉的手,看着那烫伤心痛不已,从小到大被别人称呼殿下的自己此时要叫亲爹为殿下,一时间不疑也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顾不上这些乱七八糟的,她知道这个伤得留着,就算她明白火灵珠对她阿爹的伤害极大。


“我没事,不疑可有哪里受伤?”润玉顾不得自己,焦急地看着女儿,生怕她有什么不测。


不疑摇摇头,“我没事,阿爹不要担心。”她灵力不低,但是此时不能暴露实力引来旁人,既然帮不上父亲也不能去添乱引得他分心,便乖乖躲到一边了,“来人!”随即大声呼救,北天门附近当值的几个天兵闻声赶来。


“无妨,不要惊动他人。”他这个夜神,若是受伤,也无人关心,他已经习惯了,有事情都全部埋在心里。


”夜神大殿。”


“刚刚有一黑衣人袭击了夜神,随后逃往了栖梧宫方向,你们快派人去看看。”不疑镇定地开口,明明是个小丫头,却很有将领风范,其实她心中很是不爽,明明都在大门口,这大殿下都跟人打起来,也没个人来帮忙,真是一群废物。


“那——夜神可随我们一道前去?”为首的天兵问道。


“大殿受伤,不便同去,劳烦各位辛苦一趟。”没等润玉开口,不疑已经打发走了天兵。


“是。”


润玉看着不疑镇定自若的样子,心中不免赞许,他的女儿,似乎很不得了。


“阿爹,这样你便有了不在场的证明,那栖梧宫也不要去了。”


“旭凤是我的弟弟,也是你的叔叔,那黑衣人刚刚的方向很明显就是奔着他去的,我们得去探明一下情况,万一真的有人破坏他的涅盘,后果不堪设想。”虽然黑衣人目标不在他,若是旭凤出了什么问题,这番打斗他也脱不了关系。


“听我的,不要去。”不疑拖住了他的袖子,轻轻拽了拽。


“不疑。”润玉揉了揉她的脑袋,“旭凤是我的弟弟,我也得念着他。”


“那叔叔可不是什么好东西,阿爹可是信不过我?”


“我……”润玉不曾想这女儿与旭凤的隔阂比她想象中深,看来,以后必定是发生了些什么。


“阿爹还有小魇兽,可是在这个世界,不疑只有阿爹,若是你出了什么事,我可怎么办才好?”不疑说哭就哭,眼泪刷刷直流。


润玉手足无措,他也没有说不相信自己的女儿,只是旭凤是与他一同长大的手足,他自然是担忧的,“好好好,你不要哭,我不去就是了。”


“父帝,说话算话。”不疑破涕为笑,“不过这个伤你得留着,过些天我再替你医治。”


润玉也是这般打算,果然是父女连心,旭凤若是出了意外,自己将成为最大的嫌疑人,如今有天兵为证人,自己留着伤也好,“好啦,不哭,为父不去就是了,只是,还要想办法替你寻一个合适的身份。”一向爱干净的他拿衣袖轻轻擦去女儿眼角的泪痕,又牵起她的小手,温和一笑,“走,我们回家。”


不疑看着润玉空荡荡的璇玑宫,恍若隔世,“父帝,你的璇玑宫这么多年都还是这个样子,不曾变过。”她转向一角,小时候经常和兄长在那边躲迷藏,被先生抓住就是一顿骂,这时候父帝就会护着他们,不让母神训斥,哦,那边,藏着自己的零食和画本,还有那边,一家人会坐在一起吃饭、聊天、打麻将、看书、下棋、喝酒……

明明是充满了美好回忆的地方,此时却寂寥得可怕,不疑有点难过,身为夜神的父帝此时远比书上描述得要孤独多了呀……

“不疑可是饿了?”润玉坐下,看着这小包子出神的样子给她拿了一块点心。

“哇,父帝一直都说睡前不可以吃东西的,果然夜神爹爹比天帝爹爹要温柔好多,能在睡之前吃点心一直都是我的梦想啊。”开心地接过那块桂花糕,刚刚咬了两口,她又呜咽起来,“呜呜呜……”

润玉手忙脚乱地把她搂在怀里,“怎么啦?可是这点心不合胃口?”

“母神最爱吃这桂花糕了,我想她了,我也想哥哥了……”

闻言润玉也没辙,他可是连未来妻子是谁都不知道呢,只能替女儿擦掉眼泪,“不哭,不哭,说不定某一天你母神就出现了,乖。”

不疑绝望地摇摇头,“母神比你小了两万多岁,现在影儿都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这样啊,也是够绝望的,润玉扶额,“来,不疑,为父带你——”

“是不是要去泡尾巴!”不疑突然兴奋,眼睛里还带着泪花。

看着瞬间变脸,激动不已的小姑娘,润玉轻笑出声,“是啊,带你去泡尾巴。”看来,自己这个习惯也万年来都没有改变,还遗传给了下一代。

璇玑宫的池内,一大一小两尾龙坐在岸边泡尾巴,一只小兽卧在一旁小憩,偶尔流星从天边划过,倒也显得分外安静温馨。

“父帝的尾巴真是无与伦比啊,我时常羡慕父帝和兄长的尾巴,真的太好看了,不像我,黑黑的,丑丑的。”不疑坐在润玉身旁,看着那银光闪闪的龙尾感慨道,夸奖父帝和兄长可是她每日的例行功课,毕竟比起乌漆麻黑的自己,他们两个真的是好看飞了。

“哪里丑了,不疑的尾巴也很好看啊,威武非凡,有着寻常小龙没有的英气。”虽然是小女孩,黑色倒也显得霸气非常。

“真的吗?巧了,万年后父帝也是这样安慰我的。”扬起甜甜的笑容,不疑开心地甩了甩尾巴,溅起了些许水花。

“不疑,我想着明日带你去见一见斗母元君。”

“嗯,那样元君就能给我安排一个合适的身份了,到时候天后荼姚也不会起疑心,也不至于叫父帝为难。”

“孺子可教。”润玉欣慰地点点头,摸了摸她的头发,他本想说是随便捡来的一个小仙女,但是平白无故多了个人,虽然只是个孩子,她的出处也必定会引起天后的疑心,探得她真身是龙很容易,而且要追查龙族不难,若是查无此人,他又必将陷入麻烦之中。

“都是爹爹教女有方。”不疑拱手作揖,“而且元君能推前世今生未来,知道我的身份,她一定会帮助我们的。”

“不疑啊,你可真是上天赐予我的惊喜。”润玉笑得甚为舒心,他已经很久都不曾卸下伪装用心待人了,如今居然遇上的还是自己的骨肉,知晓自己的所有,让自己在这漫漫长夜有了可以作伴的人,不至于孤苦无依,饱尝辛酸。

“不,因为父帝是我最崇拜的人呀!”


润玉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眼眸,虽然是自己的女儿,被这么夸奖还是有些羞愧难当。

不疑握住父亲的手,小小的手只够抓住他三根手指,“是真的哟!爹爹真的人超好的!”

是吗?自己也终于成为别人的依靠了么……润玉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天真无邪的小人,心中很是温暖。




—————————————————————

       虽然是个同人的番外,感觉也是新的故事,又是一个大坑,所以还是开了新的合集。

       虽然是父女,但是不是父女恋,亲情向!再说一遍亲情向!你们要清醒一点!

       让大龙的女儿穿越来狂吹大龙,让他习惯被夸奖,这样就不会因为葡萄夸他尾巴好看就觉得锦觅是个好人然后动心了,对,就是这样。

      PS:我那么清水的灵修居然被吞了2333绝望,第3篇番外就这么夭折了,吐血。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9)
热度(51)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