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毛凉小姐姐,被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没事就要多读书】25

💨时间线为剧中结局一万年后,OOC有

💨天帝润玉X原创女主,玛丽苏

💨虐灵修CP,慎入

——————————————————————


       向晚跌跌撞撞回到了夷则宫,扶着门,气若游丝,“敖鑫……”


       “仙上,你怎么了?”敖鑫见状大吃一惊忙去搀扶,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向晚这副样子,外表是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但那双漂亮的眼睛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神采,说话也有气无力,难道,仙上真如传言所说的,被人重伤了?!


       向晚拒绝了敖鑫的帮助,按住了腹部的伤口,努力挪到了床边坐下,“快去找我阿娘,就说我不舒服……”她不想被别人,尤其是润玉知道自己居然被一妖界女子打成重伤的事,就算那人赢得并不光彩。


       可熬鑫刚出门就撞上了神色匆匆的天帝。


       “敖鑫,为何如此慌乱?”润玉感觉很不妙,虽然他直觉是晚儿出了事,但也不愿真的发生。


       “陛下,仙上她有些不舒服。”怕人太过担忧,熬鑫企图搪塞过去。


       “我去看看,你去把黄岐仙倌请过来。”


       “可仙上让我去喊风神。”


       “此时风神并不在九重天。”不好,晚儿肯定伤的很重,润玉似是想到了什么,“等等,找到黄岐仙倌后你立刻去一趟妖界。”


       “啊?”


       压低了声音,润玉交代了熬鑫几句,拂袖转身就踏入了她的寝殿,“晚儿!”看到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的人,连忙搂住她的肩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左手轻轻拉过她的手腕替她把脉。




       听到她受伤的传言他扔下公务就立刻赶过来了,现在看来事情都是真的。


       敛眉沉吟不语,他大概都探知清楚了,虽然那妖帝替她医治过,还是余毒未清,再加上此前的蛇毒——润玉蹙眉,这妖帝,为什么不早点将她送回天界?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灵力渡给她,替她疗伤。


       “龙龙,你怎么来了……”向晚有点开心,又很惊慌,本想悄悄地让阿娘替她诊治,没想还是惊动了天帝,敖鑫那个家伙办事情,果然还是太不靠谱了。


       “傻丫头,你怎么受伤了?”他真的会很担心的。


       “我没事……”梦中无数次见到他,如今他就在自己身边,总觉得有些不太真实,向晚不自觉伸手抚上他的脸。


       “晚儿放心,我是不会放过伤害你的妖界之人的,定要让她尝尝天雷之刑,灭形之苦,落得永世不得翻身的下场!”捉住她的手放在心上,润玉郑重承诺。


       “陛下……”他都知道自己是被何人所伤的了吗?


      “别说话,我帮你疗伤。”润玉手悬在她的腹部,以灵力治疗她的伤口,在凡间那人只是替她简单包扎过,也不知道那妖帝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伤口又裂开,白衣已经浸上了些许红色。她那么怕疼,一定又是咬牙坚持下去了吧?润玉捏紧了拳头,悔恨不已。


       “对不起,是我给你惹麻烦了,堂堂天界乐神居然被一个小妖打败,说出去真的好丢脸。”向晚闭上眼睛,他的灵力与自己的是那般契合,能清晰地感觉到伤口在逐渐愈合,体内的毒也在渐渐消散。


       “不,是我对不起晚儿,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是你有危险我从来都没有及时出现去救你……”润玉自责得不得了,抱住她不想放手,他早该提防妖界的,那日见到妖帝,就该好好护着她不让她再去湘水附近。如今,想必那人也动了不少歪心思了。


       “不。”向晚闭眼微笑着,轻轻地开口,“两千年前,陛下杀了肥遗,那是第一次救我。”


       润玉没曾想她还记得,当初只是因为自己不忍心看一个小女孩受到伤害,举手之劳。


       “陛下制服了讹兽,是第二次救我。”向晚继续说道,声音不似往常活泼,温柔又恬静,“陛下于朝会上戏弄于我,我生气大意竟忘了避那天火劫,不过也因祸得福,得以重生,飞升上神,那是陛下第三次救我……”


       润玉闻言痛苦地摇头,那才不是救她,正因为那次,他才丢了她。


       “因为我任性狂妄,不愿他人插手自己的事情,很多次你都只是选择站在我身后,任我胡闹,那并不是没有保护我……因为龙龙比谁都了解我。”她都清楚,包括此后为自己出气收回花界,斥责锦觅,他都在尽力挽留自己,她都清楚的。


       “晚儿……”润玉心痛不已,“我并未为你做什么,比起彩虹桥、逆鳞和那半条命,我给你的太少了。”为什么当初的自己会那么傻,如今真正值得自己真心相待的女子,自己却想不出还能给她什么,真的是该死。


       摇了摇头,其实在她心中,早就已经不介意那些东西了啊。


       历劫的时候并未亲身感受,如今大难不死,她深有体会,若是她去了,可是连告诉他心意的机会都没有了。沉睡中不愿清醒,正是因为梦中一直有他,现在想来,她一直都是爱他的。


       彩虹桥也罢,平淡的长情陪伴也罢,逆鳞也罢,点心也罢,都好,何必在意那么多形式,本质都是一样的,他爱自己就好了。


       “龙龙给我的,已经足够多了,我不需要彩虹桥,我可没有那么笨,找不到回家的路;我想变强就是因为我不会允许你拿半条命或者是逆鳞来救我。要是伤害到你的生命,那样的结局是我不愿意看到的啊。” 


       润玉握住她的手,眼眶已经红了,注视着人的眼睛,他哽咽,“晚儿,等你好了,我便带你去布星,和你去放风筝,陪你去人间游历山川河海,我不当这个天帝了,就和你归隐生活,相伴到白头,好吗?”


       “陛下忘了自己身上承担的重任了吗?忘了你要统一六界的宏图伟业了吗?”


       “可是我不想看到你遍体鳞伤。”


       “我也不想看到你放弃自己的目标。”两个人在一起,应当要旗鼓相当,势均力敌才好,“那时的我才一直担忧,我不够资格站在你身边,所以,我一直在努力,努力地追赶着你的背影,只为了有一天,我可以强大到不需要你担忧,可以为你排忧解难。”


       “晚儿已经努力过了,我都看在眼里,你完全不需要这般,我爱你,自然会照顾你的啊。”你只是个四千多的小仙子,不用承受那么多,润玉紧紧抱住她,他再也不想失去她了,“那么以后,所有的都让我来承担,就让我来保护你,好不好?”


       向晚点了点头,一行泪从她眼角悄悄滑落。


       “好。




       待岐黄仙倌看过之后,确认向晚已经没有大碍,润玉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守了她一夜,终在早晨撑不住了,阖眼眯了一会儿。


       向晚睁开眼时,润玉正坐在床边撑着头休息。她觉得自己好多了,伤口愈合,毒也清除,知道润玉肯定没有好好休息,也不想打扰他,只静静地看着。


       这就是自己打算携手一生的人吗……


       和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一样,还是那张好看到女子都羡慕的脸,温文尔雅,虽然偶尔使坏,也并不讨厌。


       他被伤害的太多。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自己的情意,往往都会选择了最糟糕的方式,惹自己生气……


       自己又是个偏执的人,对帝王之爱将信将疑,所以……想着过去发生的种种,她不觉扬起了嘴角,真是的,自己也总是这样别扭啊……


       “晚儿好些了吗?”只不过片刻,润玉也醒了。


       “嗯,谢谢昨天龙龙救我。”


       “晚儿又见外了。”他握住她的手,“下次一定要小心,不能再给人可乘之机了。”


       “嗯。”轻轻点头,她不会再做危险的事惹他担心了。


       “为何没有戴上人鱼泪?”他看着她空空的手腕,虽然昨日就想问了。


       “我……”那可是天帝的先天灵宝,她若戴着,大家不都会胡乱猜想了。


       “以后都戴着吧,你是未来的天后,不会有人说什么。”知道她在担忧什么,润玉劝慰着。


       “哎?!”提到天后,她很明显惊吓到了,但是很快也就接受,点头微笑着,“嗯。”是了,一旦接受天帝之爱,那她终究要走上那个位置,担起与他相同的责任。


       润玉摸了摸她的脸,看着脸色稍微好些的人,他突然生出要为她打扮的想法,“晚儿,我想替你梳妆画眉……”


       “好啊。”乖乖地坐着,她看着镜子,笑的灿烂。天帝为自己梳头发,虚荣心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她知道,这是润玉的宠爱。


       “晚儿的头发软软的,摸起来很是舒服。”只替她梳了简单的发型,未出阁的女子不用梳发髻,润玉庆幸自己曾研究过,不然眼下可就棘手了,“以后,润玉会学着为你梳更漂亮的发髻的。”


       “偶尔这样就可以啦,龙龙还要忙着公务。”


       “这是闺房情趣。”润玉一本正经拿起旁边的点黛,看着镜子里羞红了脸的人,只觉神清气爽。


       “晚儿平日总是画远山黛,我倒觉得拂云眉更适合你。”毕竟也是第一次,他小心翼翼,画眉深浅入时无,不希望自己手一抖就画偏了。


       点黛一点一点在眉毛上移动,润玉的动作温柔细腻,她闭着眼睛,感觉有一些痒,心也仿佛跟着在颤动。


        “好了……不知道晚儿可还满意?”润玉生怕她会不满意,看着镜子里的人心下有些忐忑。


       “很好看。”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和天帝,突然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润玉……”


       “嗯?”平时各种各样的称呼听多了,一时喊自己的名字,他反而有些不适应了。


      “我,我想问问你……我们的婚约还作数吗?”


      “自然是作数的。”润玉喜不自禁,一把将人抱起来,“待你身体好了,我们便成亲。”


      “不,待到来年的秋天,果然还是等不了那么久……十月十五是个好日子,待到第一片雪降落的时候,我就嫁给你。”


       “都依你。”


       “那婚约……”


       “我一直都收着。”润玉拂过桌面,婚约显现。


       “你……”婚约上的“润玉”两个字一直没被抹掉,还是原来的样子,唯独缺了她的姓名。


       “想着晚儿总有一天会回心转意,所以一直都好好收着。”好在他终究是等来了她回眸的这一天。


        “晚儿,不要着急。”见人欲签名,润玉拦住了,“待我去水神那里求亲,下过聘书之后再签吧。”他要风风光光地迎娶她,昭告六界,这是他此生唯一所爱。


       “没事。”拿过一旁的点黛,向晚郑重地在婚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这一次,她是真的想明白了。


       晚起梳头,慵手描眉翠。妆罢游鱼飞雁醉,江山谁与争明媚?

评论
热度(7)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