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毛凉小姐姐
❗大龙深坑中
彩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没事就要多读书】26

💨时间线为剧中结局一万年后,OOC有

💨天帝润玉X原创女主,玛丽苏

💨虐灵修CP,慎入

——————————————————————

       九月十五,霜降。


       这日是先花神梓芬的忌日,自从水镜被收,花神冢也移到了先贤殿附近,不得已,锦觅只能到九重天祭拜父母。


       如今的花族精灵自是认不得这先花神之女的,都冷落非常,锦觅纵是心下有些生气也无可奈何。等祭拜结束,她便到九宵云殿内谒见天帝,却只见殿内仙雾缭绕,歌舞升平。


       原是天帝在宴请妖帝落尘。


       “尊后远道而来,请落座吧。”润玉本无心管锦觅,又不好无端拂了旭凤的面子,只得请她落座,他今天,有着非常重要的事情去做。


       落尘环顾四周,却没见那抹清丽身影,想必天帝这厮是不想乐神来见到自己吧,果然是用情至深啊,只可惜……


      润玉看着落尘,目光复杂,他果然是在寻晚儿,“此番本座邀妖帝来这九重天,是为了感谢妖帝出手救了乐神。”


        “这点小事,何足挂齿?”前些日子东海五太子来请他,说自己为乐神下属,他便知计谋已经得逞,乐神本就不知他为何人,怎会前来邀请,若不是天帝授意,谁还有这样的权力,毕竟弄不好就会落得个勾结妖族的重罪。他倒不怕天帝趁机软禁他,因为他确信,这润玉绝对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同时,也是为了问罪鸟族。”润玉神色严肃,“缘何对乐神痛下杀手?”晚儿伤的那般严重,若是当时无人医治,他可能真的要抱憾终身了。


       “孤知道,谋害上神其罪当诛,可这鸟族首领炎心,也只是误伤乐神。”从容不迫,落尘面不改色地撒着谎。


       “误伤?”润玉冷笑,“好一个误伤,不知这罪魁祸首现在何处?本座想亲自审问,好给乐神一个交代。”


        “孤已经废了她半生修为,关在妖界地牢内等候处置。”


       素闻这妖帝心狠手辣,今日可见一斑,润玉也算是见识到了这落尘的心机,“听闻那朱雀公主是你的得力干将,曾助你夺下魔界三百里地区,如今倒可轻易弃之?”


       “蓄意伤害乐神,断也容不得她。”


      润玉敛眉,“妖帝似是对乐神很上心?”


       “久仰乐神大名,英勇善战又生的姿容绝丽,正巧那日孤救了乐神,相处几日下来果真倒是个奇女子,实不相瞒,孤对乐神是一见倾心。”


       这妖帝的目的还是——晚儿吗?相处几日?润玉眉头一皱,感觉事情并不简单,心中也不禁吃味,“你救了乐神自然算是功德一件,只是,要妖帝交出那炎心,似乎有条件?”


       “那孤也就不拐弯抹角了。”落尘神情轻松,“若是得以娶到乐神,孤愿意将鸟族翼渺洲拱手相让,那炎心也任凭天界处置。”


       “妖帝可清楚乐神,乃是我天界准天后?”润玉咬牙切齿,横眉怒视着人,想拿区区一个翼渺洲交换乐神,这妖帝未免太小看自己了。


      “这个嘛,就要看乐神是怎么想的了。”


      九宵云殿,一片哗然。


      水神风神甚是惶恐,未曾想女儿竟然真的与那妖帝有所来往;锦觅也是吃惊,本只想多与女儿亲近几分才留在了宴会上,没曾想会亲历这样的事情,那向晚竟是个红颜祸水,引得两界之主相争。


       可邝露明白,润玉的爱就像是一汪潭水,表面上看着平静非常,实际却是波涛汹涌,这妖帝一来就触他逆鳞,怕是要引起一番争斗了。


       “乐神仙上到。”


       “参见陛下。”向晚临行前寻她的香囊,却如何都找不到,她本就不爱去宴会之类的喧闹场所,也不知今天宴请的是何人,可是想到日后也是无法避免,不如早些习惯,最终还是放弃寻那香囊,匆匆赶来赴宴。


       “晚儿免礼。” 润玉见人,面色缓和了许多。本想邀她坐在身旁,可如今她正处在风口浪尖,他不想再生事端,让她再像之前那样尴尬。


       “这不是……”向晚转头看见落尘,惊讶不已,他不是个地仙吗?虽然知道他灵力高强,也未为想过他是妖界中人,这样看,那个那袭击自己的女子,可能和他脱不开关系了……


       “这是妖帝。”润玉看晚儿的表情,心下已经大约知道了,看来他并未向晚儿透露自己的身份,可传言都是乐神为妖帝所救,果真是狡诈多端啊。


       “落尘见过乐神。”


       向晚皱起眉,“妖帝有礼。”


       “也罢,事情都还可以再商议。”落尘举起酒杯,敬了润玉,不再纠缠。


       既然乐神已经现身,他也在这九重天上,自然有办法抱得美人归,润玉对鸟族甚至妖族肯定也是心动的,他不必急于一时将他逼的太紧,慢慢让他崩溃才有意思啊。




       夜深人静。润玉陪着向晚在庭院内下棋,这几日妖帝也会在天上,他务必小心着不让他接触到晚儿,白日发生的事一直在他脑中回旋,他介意得不得了,“晚儿,那妖帝……”


       在她去之前发生的事情她并不知情,也没人敢和她提,向晚只咬着一块点心,思量着下一步棋该如何走,抬头却看见润玉一脸郁闷,“怎么啦?你这一脸纠结的,话说,你还特地请人家到天上来,真是闲的。”


       “他救了我的妻,自是要感谢的,同样,那伤了晚儿的人,也是要好好问罪的。”


       “哼,他救的是我,我自己来报恩就好,你可是天帝,这样屈尊降贵不会觉得委屈吗?”


       “我倒还真觉得很委屈,晚儿可知,他在殿上说了些什么?”润玉终是没有忍住,他真的很气,每次都有人觊觎他的心上人,这次无论如何都要让这妖帝心甘情愿把那凶手交出来,还不牵涉晚儿。


       “什么?”还能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能把润玉气到承认自己委屈,这落尘果然是个人才。


       “求娶乐神。”润玉闷闷地开口,脸都要黑成锅底了。


       “啪嗒”一声,手里的棋子掉落在地,向晚震惊不已,没想到那人居然会对天帝说这样的话,真是不要命了。


      润玉看着人的反应,“晚儿很意外?”


      “当然意外,毕竟我只是得他救治,不曾有过多接触,等我醒来就返回九重天了,谁知道他竟存有这样的心思。”她捡起棋子,落在了棋盘之上。


       “晚儿这么优秀,有众多爱慕者也是正常的。”


       “这必定有什么误会,只救我一次,就说要娶我,这太不正常了。”


       “晚儿的意思是里面有什么阴谋?”


       看着润玉,她警告道,“喂,老大叔,我可是刚刚和你签了婚约的,你不会是想将计就计,要我嫁给那妖帝,趁机夺得妖界吧?”


       “我自会拿下妖族,一统六界,可是不需要晚儿的牺牲。”润玉握住了她的手,给她暖着,“你,永远都只能是我的妻子。”


       听到人这么说,她便不再疑惑,只是那妖帝,总归让她觉得不安。


       “晚儿,你的手太冷了,外面寒凉,还是进屋歇息吧。”


       “嗯,只可惜了这大好月色,无人欣赏,棋也还没下完。”


       “不可惜,以后我多的是时间陪你。”


       “好。”


       夜,在风的指尖上跳舞。更深露重,皎洁的月光洒下来,在夜里更显得高雅无暇。秋日的月光是淡然的,又是亲切而柔和的,轻轻笼罩着万事万物,如梦境一般,虚幻飘渺。


       落尘拿着一串香囊,透着月光正在鉴赏,这是在人间的时候,向晚落在床上的,她走得匆忙,并未注意到自己的饰物遗失。


       这是一只核桃大小的金制球形香囊,上面镂刻着云纹花鸟,精致小巧。内盛沉香,和她身上的味道一样,闻之令人舒心坦荡。


      “妖帝好雅兴。”锦觅突然出现在妖帝居住的寝殿内。


      “这不是尊后吗?没回魔界?”


      “我与在天界的女儿久别重逢,又适逢我娘忌日,多呆几日又有何妨?”而且她也不愿意早日回去面对旭凤,锦觅盯着他手里的东西,“这香囊倒不像是男子用物。”


       落尘连忙收起。


       “是乐神的吧?”锦觅猜也是,又淡淡说道,“妖帝无需担心,在九宵云殿我也听到了你的表白,我和你的想法一样。”


       “哦?什么想法?”


       “让乐神能够嫁给你。”


       越来越有意思了,想不到魔界的尊后也与这乐神有些渊源,他本不那么执着于向晚,可看到天帝那么在意,他更想看他知道心爱的女人背叛他的表情,眼下有人相助事情就更好办了,“不知尊后有何高见。”


       锦觅笑了笑,“我自有办法离间天帝和乐神,只要妖帝配合就好,到时候一定能够得偿所愿。”


       “尊后如此助我,可有所求?”


       “仅一桩,一定要让向晚嫁给你。”


       “无他?”


       “别无所求。”


       “好!尊后倒是个爽快人。”


       “好说好说。”锦觅笑了,笑得很勉强。


       只因为她不想看到小鱼仙倌身边出现其他的女人,她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安顿好晚儿,他便坐到旁边的案前批阅奏章处理公务,熬夜已经成了习惯,况且,如今有晚儿和他两情相悦,每日陪伴在他身边,他心中已很是满足。


       “呦呦。”魇兽悄悄归来,发出了低低的叫唤。润玉竖起食指,示意它安静,不要吵到睡着的人,魇兽会意便乖乖地伏在他脚下,不再出声,大约是梦吃太多了些,不一会儿就吐出了一个梦珠。


       润玉本是不在意的,可是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这样不合规矩。”


       “虽然说非礼勿视,可不脱去衣服我无法替你包扎。”


       “我自己来就好,不用麻烦你。”


       “我与你灵力相冲,无法直接治愈你的伤口,你自己包扎不方便。”


       “那好吧……谢谢你了。”是晚儿!


       润玉不看不打紧,一看整个心都揪了起来,居然还有那妖帝落尘!是他们在凡间的画面! 这是妖帝的梦?


       晚儿受伤,但是看样子并不曾昏迷,那为什么不回到九重天?仍旧和这个落尘呆在一处?


       只见落尘脱去了她的上服,替她医治腹部的伤口,然后包扎,虽说还有一件衣物蔽体,可是香肩全露,大片春光倾泄,他心中一口怒气全都上来了,这妖帝,到底都对晚儿做了什么!


       “多谢落尘公子相救,若下次公子遇到困难,可以找我帮忙。”


       “落尘何须你帮什么忙,不如,晚儿以身相许啊?”


       “我曾经和天帝有过婚约,这样不好。”向晚皱着眉,似乎有所动摇。


       “可我对你一见钟情。”含情脉脉,落尘向她真情告白。


       她摇了摇头,取下腰间的香囊,交到他手中,“这是我一直佩戴的香囊,现在送你了。”


       晚儿说不曾与他过多交谈,可是这明明有说有笑的,连晚儿都叫上了,还赠与了香囊!他都不曾收到过!落尘是个情场老手,可是晚儿含羞带怯的,表现太过青涩,的确是她平时会有的反应。


       晚儿她,难道真的对这个妖帝有情?


       润玉扫了一眼梳妆台,她素来喜好整洁,玉佩、披帛、璎珞、臂钏、发簪都一一列着,唯独不见她的香囊,但是——不好的预感袭来,他捏紧了拳头,可他无论如何都不相信,晚儿会骗他!


       梦是跳跃着的,现在他们两人看上去更为亲密,行为举止已经丝毫不避嫌。


       “落尘,我还有伤……”


       “我会小心点的,你不要怕……”


       眼见落尘与她相拥亲吻,随后倒在床上,衣衫尽褪,后面不用看他也知发生了什么,一时间,万年前的阴影又笼上心头,被人嘲笑讥讽他都已经不在乎了,可心中所爱早已委身他人,明明心系别人却说要嫁给自己!他怎么能够忍受!


       润玉气红了眼睛,挥袖打碎了梦珠,看着不远处已经熟睡的人,心已经碎成了千万片。本想一掌打到墙面泄愤,又怕惊扰到睡梦中的人……掌心已经被自己攥出了血,滴落在地面,可他不觉得疼,他觉得自己的心,似乎又死了一次。


       不!这不可能是真的!一定是妖帝强迫了她!他挣扎着。


       可这是蓝色的所见梦。


       只有真实发生过,才会这样。


       看着那张纯洁可爱的面容,他突然觉得她很陌生,他很想问问向晚到底和落尘在凡间做了什么,是因为还在忌恨自己,所以要这般折磨他吗?心下的怒火熊熊燃烧,他甚至都想直接占有了她,告诉她,只有他才能这样对待她,他人不可染指!


       可他终究还是忍住了,她是自己爱的人,是自己的未婚妻,他怎么都舍不得……


       他不能去问她,更不能去伤害她!


       化成龙形,他将自己整个潜伏在了水底,眼泪混入水中,消失不见。


       虽然他仍旧不愿意相信,他的晚儿会是这样轻浮无情之人,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欺骗自己要与自己成亲!


       一定是哪里不对,哪里不对……可是,他真的好难过啊……


       晚儿,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




评论(7)
热度(4)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