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毛凉小姐姐
❗大龙深坑中
彩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没事就要多读书】19

💨时间线为剧中结局一万年后,OOC有

💨天帝润玉X原创女主,玛丽苏

💨虐灵修CP,慎入

——————————————————————

 

      梦录也分所见梦和所思梦,向晚再三确认过那是锦觅的所见梦,还是震惊非常,润玉将那梦录封存起来肯定有他的考虑,毕竟名节不保对于女孩子是莫大的伤害,而且传出去对他们三个都不好。


       那天帝,还真是个温柔的人呢,不过可能也是为了保住自己的面子?那这种东西干嘛不销毁?留着还经常翻看一下旧情人的梦里有没有出现自己吗?那大叔还真是——恶趣味啊。


       她搅着碗中的银耳汤叹了一口气,她嗜甜,此时却甚觉无味。


       好无聊。


       凭什么身为天帝就能随便翻别人的梦录咯?不在披香殿,肯定藏在他璇玑宫里了,但又怕那天帝问及那奇怪的梦自己无法回答,最终还是放弃了去质问他的想法。


       或者,可以趁着那天帝不备,去把自己的梦录偷回来啊!反正到手后,他也不可能来向自己索要,堂堂天帝还窥探别人的梦境,传出去多丢脸啊。


       向晚心情突然好起来,反正夷则宫离这璇玑宫特别近,自己也晓得他什么时刻会小憩。


       很好!就这么决定了,夜探璇玑宫!盗回自己的梦录!


       待到子时,夜深人静,向晚悄咪咪地溜出宫。


       已是夏季,只偶尔传来几声蛙鸣,天空中充盈着澄澈的空气,高处不胜寒,倒也舒适。


       她变成真身飘到了璇玑宫,还没看清楚底下的情形就感受到一阵强大的灵力困住自己直把她往下拽。


       不好!


       来不及躲避,她已经现出了人身,“哗啦”一声落在了璇玑宫旁的河内,身上已被浸湿,溅起好大的水花又糊了一脸。


       她晃了晃脑袋想甩掉头发上和脸上的水,这才看清楚岸边坐着的,正是天帝那个老大叔!





       “是你!”失策了,竟忘了那家伙还喜欢深夜泡尾巴!


       本想和她开个玩笑,不曾想会看到那碧水寒潭中的香艳画面,润玉心下一颤,动也不敢动了,别过脸轻声说道,“晚儿,快去换身衣服吧。”


       向晚的手随意一撑,却触到鳞片一样的事物,这才发现自己竟跌坐在那银白色的龙尾上,满身湿透。


       她惊呼一声,连忙捂住了眼睛!忽觉哪里不对,又是一阵气急攻心,羞得不行,“润玉!”


       不敢转头看人,润玉直憋着笑,“非礼勿视,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你!”向晚又羞又恼,“你太过分了!”


       哼!反正看也看见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天帝不是君子吗?她今天偏偏就要来惹上一惹。


       许久听不到动静,润玉一回头就对上了那灵动的双眸,这丫头居然坐在自己的尾巴上直直地盯着自己,还靠的那样近!湿透的衣物贴在身上几乎成了半透明,勾勒出她姣好的身形,雾气朦胧中更添诱惑。


       润玉喉咙滚动了一下,话也说不出来,只呆呆地看着面前的女子。


       真是,太大胆了!


       一时间,空气中暧昧不已。


       眼见润玉的眼神愈发深邃,尾巴也收了回去,向晚觉得自己有些玩过了火,可还没等反应过来已经被人打横抱起迈向了璇玑宫。


       “放我下来!你这——”仅是靠在他怀中就感觉到了急促的心跳和略高的体温,察觉到很危险的气息,后悔不已的向晚很想一头撞死。


       “嘘。”润玉轻声示意她安静,不然他也难保证自己不会做出些什么举动。


       抱起人的前一瞬就给她换了干净衣服,同时还不忘用灵力牵制住她,免得晚儿又变成云飘走。


       今天可是她主动送上门的,也就怪不得他了。将人放在床榻上,润玉看着她视死如归的表情觉得甚是有趣,眉头紧皱双眼紧闭,似乎任待宰割,他笑了笑,只在她眉心落下轻轻一吻,便替她盖好被子。


       自从她飞升上神以后,已经许久不曾来这璇玑宫过夜,他很想念以往她与自己长夜为伴的日子。


       “晚儿放心,润玉不是那登徒浪子,必不会伤害你的。”虽也花费了不少心力才压制住了那即将喷涌而出的原始之欲。


       闻言向晚才睁开眼睛,长呼了一口气,刚刚简直要吓死了,差点以为清白之身不保,“你刚刚在想什么?”


       润玉在她旁边坐下,替她将散落的鬓发 捋到耳后,“在想你什么时候才能嫁与我,那样,润玉便能光明正大拥有晚儿所有美好的样子了。”


       再次羞红了脸,向晚咬牙切齿,“死心吧,我才不会嫁你!”


       “可是刚刚我已经见过晚儿……”


       “没有没有!你什么都没看见!我不要你负责!”


       “晚儿。”知道她是什么性子,也就不再介意她说的这些话。


       “你快让我走,明天要是我从璇玑宫出来,还不得被人笑话死!”


       “晚儿说的在理,那不如本座陪你回夷则宫住怎么样?”不知怎么的,他就是相信晚儿也是喜欢他的,那感觉还异常强烈。有那么一瞬间他也不想管那么多了,直接误导众人向晚已经是他的人,这样她也绝对逃不掉了。


       翻了个白眼,向晚放弃挣扎了,她算是明白了,今天无论如何天帝都不会让自己走的,“随你好了,你既然如此不在惜我的名声,我还能怎么办?”


       “润玉可曾有过逾矩的举动?”


       “你抱我,还亲了我!”


       “那晚儿嫁给我可好?”


       “我不要。”


       “为何拒绝?晚儿不喜欢我?”


       “是啊,很不喜欢。”


       “那今日晚儿为何前来夜袭?”


       “我——”我……谁来夜袭你了啊喂!我只是来偷一下自己的,嗯,不对,是拿自己的东西,可现在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嗯?”润玉挑眉。


       “我只是路过而已,而且明明是我被天帝袭击落水了才对。”


       “是,是我对不住晚儿。”润玉无奈,只得先服软。


       “本来就是你不对……”向晚的声音越来越低,折腾到现在她早就累了,睡意袭来,眼皮越来越沉,立刻就扛不住了。


        “果然,大龙龙,最讨厌了……”


       润玉见她睡着还在咒骂自己,不觉好笑,虽有万般不舍,还是亲自送她回了夷则宫,毕竟不能拿她的清誉开玩笑,否则自己不和旭凤一样了吗?


       他终究还是舍不得伤害她分毫。


评论
热度(8)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