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毛凉小姐姐
❗大龙深坑中
彩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没事就要多读书】13

💨时间线为剧中结局一万年后,OOC有

💨天帝润玉X原创女主,玛丽苏

💨本章虐大龙,慎入

—————————————————————


       润玉此时很烦躁,提笔写了两个字就再也无法继续,看着案上放着的那串人鱼泪,他怎么都不会忘记那天的场景。


       听闻雷声,等他匆忙赶到,向晚已历劫结束。


       那个熟悉但看上去有些陌生的女子正是他的未婚妻。


       历劫后的人虚弱万分,不施粉黛,连发髻都未梳,神情瞧着落寞但不哀伤,但是她见到自己却没有一丝喜悦宽慰,这不禁让他慌了神。


       他本想上前抱她却被拒绝,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只淡淡对他说了一声,“我们,解除婚约吧。”似乎只是告知,而不是商量。


       这对润玉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他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了这一步,满心期待地要与她成亲,甚至想把日程提前再提前,不曾想她却在计划着离开。


        他必然是不同意的,“为什么,晚儿?”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不喜欢你。”


       润玉的心揪起来,紧张和害怕统统袭来,比他生母逝去的那日感到更寒冷,他觉得快要失去她了,“晚儿的意思,是不曾喜欢过我吗?”


     “是。”向晚低眉,再抬眼时目光又是那般云淡风轻。


       这一个字眼宛若万箭穿心,刺得他全身上下无一处完好。


     “陛下不也是吗?我想明白了,我对陛下的情意,大抵和对兄长是一样的。”


       “我不相信,晚儿舍命为我寻内丹,折暖玉,为我制香、做点心,陪我下棋作画、熬夜相伴,那些都不算吗?”他很想哭,但是早已忘记了如何落泪,眼中噙着泪,却怎么都落不下了。


       “大约是同情心泛滥,看你一个人太孤独了吧,我也很孤独,所以才想将就。”她低着头,声音没有太大的起伏,“是我错了,我原本就不该这般随意,现在我后悔了,陛下能否考虑一下我的心情,解除婚约呢?”她扔下一纸婚约,上面并没有她的姓名。


       “原来你……”原来她一直都没有署名,只是使了障眼法……自己也从未检查,她竟是这般不信任自己吗?


       “传闻苍穹之上,有一明镜凛然云端。”向晚抬头,看着窗外。


        “明镜?”


       “此镜以云为幕,可照善恶,可照人心,这样,抬头仰望天空的时候不仅能看清自己,还能看清人心。”她踉踉跄跄站起身,扶着柱子,终于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若无真心同隽永,不如不相逢!我原以为陛下是忘却了故人愿意与我厮守终生的,可事实上,陛下的心可曾有一刻完完全全属于我?”


       润玉愣住了,他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他以为已经对她足够好,没想到还是疏忽了,这一次他绝对没有欺骗自己,他真的是爱她的,可是他好像已经没机会说出口,也没了资格。


        “为何偏偏是我嫁给天帝?这偌大的六界,比我高贵强大的女子比比皆是,我一早便不该同意的,是我要求的太多,也罢,如今我已历过天火劫数,看淡红尘,只求解脱。”


       “若是天帝执意要逼婚,我只能以死谢罪。”


       “对于陛下来说,那纸婚约又成了新的执念,你明明清楚,水神与风神并非指我父母!陛下想娶的是水神之女!而不是向晚!”


        “放过我吧!”


        ………


       一字一句都似刀尖扎在他胸口,越想越头疼,润玉扶额,笔尖的墨水滴在宣纸上,洇开一朵朵墨梅。无心再批那些折子,他微微摇头合上放在一边。


       丢了你就失去了一切,而我赢的几率是零……至始至终 ,又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


       一万年了,他不曾再体会这般心痛的感觉,明明过去了好些天,可是一闭眼就是她那张毫无血色的脸,脑中回响着那些冷漠无情的话,他几乎承受不来。

  
        可他不想放手,但想到之前执着于锦觅所犯下的过错,他又退缩了,他怕她受到伤害。


       罢了,若这是她希望的,他也不勉强,伸手,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本能在抗拒,还是将婚约收起。


       “昭告天界,天帝和水神之女的婚约,取消了。”


       “陛下当真不再考虑一下了?”仙侍自是不清楚发生了何事的,只是觉得不忍心,向晚仙子的到来让这寂寞万年的璇玑宫有了生机,连天帝笑的次数都增加了。


        “让缘机仙子也不用费心准备了。”似是又想起了什么,润玉问道,“晚儿呢?”刚出口,才发现她早已经成了自己的习惯。


       真是讽刺啊。


       “仙上去了东海。”


       “东海?”




       向晚呆在龙宫也有些时日了,父亲交代的事情也都办的差不多了,只是龙王送她的几株珊瑚还不知道要怎么带回去呢。


       不知道润玉现在是不是下朝准备用膳了呢?那小仙侍每每准备的菜都太过寡淡了——不,谁管他爱吃什么,那人已经和自己无关了。


       “向晚仙上。”知道向晚即将返回天界,龙王亲自来送她了。


       “龙王。”身为上神,即使面对年长很多的龙王她亦不需行礼,她似乎明白了人往高处走的含义。


       “四海水族现已全部归水神仙上管辖,还请仙上放心,此次还要多谢仙上前来解围,这蛟族才没法兴风作浪。”


       “父王!听说天界来了个漂亮的仙女!我很想见见!在哪儿啊?”一个年轻俊朗的少年大步流星地迈入水晶宫。


       “你怎可这般失礼!”龙王对着刚刚进来的人呵斥道,“还不快给仙上赔罪!”


       “在下敖鑫,见过仙上。”


       “这是小王的五儿子,让仙上见笑了。”


       “无妨。”向晚面无表情,既然父亲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完,她也差不多该回去交差了。


       龙王前脚刚走,那五太子就神经兮兮地凑过来,“我听说仙上与天帝取消了婚约,敖鑫实在是佩服佩服。”敢惹那天帝,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他也是打心眼里敬佩这位仙女姐姐。


       向晚没有说话。


       “可是因为这天帝万年前喜欢的那个仙子,才使你们生了嫌隙?”


        只看了人一眼,向晚忍住没有发作,“五太子请回吧。”


       “我是看你这样漂亮的仙女,终日郁郁寡欢板着脸实在可惜,若是能为上司排忧解难,我也开心啊。”


       是了,如今东海已经归属于她,“知道我是你上司那还不闭嘴!”


       “怪不得天帝不要你了,这么凶。”


       “是我要求取消婚约的。”是她不要他了。


       “哇,我那几个小姐妹可都是争着想嫁给天帝呢,你倒好,直接给人悔婚了。”敖鑫嗑着瓜子,他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姐姐,我跟你说,现在有人不嫁,以后可有的你后悔的。”


       向晚一脸嫌弃,龙王忠厚老实,真不知道这东海五太子怎么是这个德性,“你多大了?”


        “今年刚好三千岁。”


        “怪不得。”这么傻乎乎的。


       “哦对,我父王说希望能走个后门,还望仙上帮忙。”


       “什么?”


       “能不能带我去天界啊?当个侍卫什么的也好。”


       “不行。”


       “为什么啊?”


       “我虽为水神之女,如今处于这样尴尬的境地,以后仕途必定不顺,你要是跟着我,没有前途。”向晚委婉地拒绝了。


       “哎,仙上这就不懂了,我们水族,自然只能依靠水神这系,看好一个上司,然后往上爬,总有出头之日的。”


       向晚看着那张率真无邪的脸,心软了,到时候丢给哥哥让他安排个一官半职的,也算不辜负龙王的期望,果然,当神仙也不轻松啊。


      “那好吧,先把你爹送的几株珊瑚给我扛回去吧。”


      “不是吧?”


        天帝的婚事是取消了,天界又迎来了另一桩喜事:夜神邝露和仙上遥凛订下了婚约。


       “邝露,恭喜你了。”润玉举杯,在她成亲之前,与她一聚也是全了从前的主仆情分,他很是欣慰,当年那个男扮女装一心要跟随他的人终是有了依靠。


       “多谢陛下。”邝露喝下那酒,甚觉轻松。


       “如今你也有了归宿,可本座又成了孤单一人。”曾几何时,他也有心爱的女子与自己对弈饮酒,谈笑风生。


       “陛下,经过那么多,邝露如今也明白了很多道理。”


       “愿闻其详。”


       “爱别离、求不得虽然痛苦,坚持下去也有希望,但是及时止损也好。”


       “我终是害怕错过。”他有些后悔了,他被悔婚倒无妨,贵为天帝,无人胆大妄为到在他面前说三道四,可向晚不一样,那么多人的唾沫星子可能就会淹死她。


       “陛下可曾问过向晚是怎么想的?”她曾经也怕,直到另一个人走进她的世界,她才发现,拘于一方天地却让她失去了满园春色。


       “没有。”若只是历劫时他不曾陪同,也不至于要悔婚,她大抵是失望积攒多了才在那一天爆发,可他也不曾做什么罪大恶极的事,罢了,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委屈。


        “那日我在九宵云殿,看到她的脸色不大好,可还是坚持到了最后,许是花界众人那傲慢的态度、陛下的熟视无睹惹得她伤心了。”


       “还有一众仙子对本座的倾慕之心。”是他作死了,但是他也很清楚,花界对天后总是存着莫大的敌意,他没能维护他未来的妻子,是他不对。


       “既然陛下心里都明白,为何还要问邝露?”


       “本座怕自己想错。”轻敲桌面,提到向晚,他心里不免难受。




       “那陛下,喜欢向晚吗?”


       “自是喜欢的。”


       “和锦觅相比呢?”


       “……”他说不上来,感情的事情没法比较,只是,他果然让晚儿受了不少委屈,不行,他要弥补自己的过错,他要把她给追回来。


       “向晚可能并非对你无情,而是陛下处理不善,关乎锦觅,以及新任花神。”


       润玉恍然大悟,虽然如今的他全心全意喜欢晚儿,锦觅对他来说已经是消散的过往,自己可以毫不在意,但是晚儿会害怕、会担忧。


       “陛下,向晚年纪尚幼,如今都已飞升上神,她本可以在水神风神的庇护下无忧无虑地生活的。”邝露提醒道。


       “本座知道了。”要不是因为他,她也不会失了本心,逆着天性约束自己,是他把这些都当作是理所应当了,“谢谢你,邝露。”


       “陛下,邝露也希望你可以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这是她的初心。


       向晚和熬鑫回来路过南天门时就听到了天帝新拟的法旨。


        “水神长女向晚,历天火劫,飞升上神,元气大伤,特取消秋日与天帝的婚约,以待仙上静修恢复再议,天界众人不得妄言,违者必处雷刑。”


       “看来天帝对你还是很好的。”敖鑫不禁感慨。


       “走吧。”


       哪有什么好不好,他是天帝,怎么都行,什么再议,她可不想再体会一次那种滋味了,向晚甩一甩袖子,步履坚定,步步生花。


评论
热度(10)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