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毛凉小姐姐,被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没事就要多读书】07

💨时间线为剧中结局一万年后,OOC有

💨天帝润玉X原创女主,玛丽苏

💨虐灵修CP,慎入

——————————————————————


       自此,向晚与润玉倒是相处得很是融洽。只是那日之后,他便不再有任何其他表示,以礼相待,也无逾矩。


       她知道这平淡如水的光景背后,是对方还对那人怀有歉疚。罢了,她知道的,天帝在那女子身上倾注了太多的心血,赠逆鳞和魇兽,以露水作彩虹桥引她归家,怎么会轻易甘心放下。


       此时,她似乎突然明白了邝露的心境,也渐渐明白了润玉的。七苦之中唯有求不得最让人抓狂,那心如针扎一般,又痒又疼的滋味,她大约能够体会了。


       “月下仙人,你想要什么礼物啊?”过两天就是丹朱的寿辰,向晚前来姻缘府探望仙人,顺便帮他理一理红线。


       “老夫啊,就盼着你能和我大侄子喜结连理了。”润玉的情路坎坷他也有一份责任,如今只盼着他能觅得良缘就谢天谢地了。


       “对了,仙人,为何你不能掌控神仙的感情经历呢?”她拎起一根红绳,用力扯了扯,还是很结实的,没有断,拿这个去绑了心爱之人倒也是省事,看来月下仙人还是怪聪明的。


       “神仙嘛,有你这种自打娘胎出生就是仙骨神籍的,也有从凡人精怪苦修而成的,但是不论哪种,无一不是已经参透尘世,超脱生死的,所以他们的命数已经就不是我等能操控的了。”丹朱扯起一根红绳,似乎有些可惜管不了神仙姻缘。




       “是吗?”她怎么觉得要是真六根清净是会成佛的,所以神仙和佛还是不同的吧。她现在喜、怒、忧、思、悲、恐、惊全都有,全然不是之前自己自称的看破红尘,这些日子,自己变了不少呢。


       “是啊,小晚晚,对了,你近日和我那大侄子还好吗?”


       “挺好的呀。”虽然平淡,也没有什么矛盾,两个人也算聊得来,能够整夜对弈或是作画抚琴,算是知音了。


       “哦?怎么个好法?”丹朱双眼放光,连手里的红线都放下了,迫不及待想听些香艳故事。


       “陛下待我是极好的。”


       “这不是和没说一样嘛。”他这才想起来,这向晚还较为年幼,对于情爱之事懵懂,不过这样也好,就让他来教教吧,大侄子,不要谢我。


       “这是什么?”丹朱一阵翻箱倒柜之后,向晚看着堆在她面前的厚厚一摞书,疑惑地看着仙人,她竟不知道他竟然也是个藏书大家。


       “这可都是我珍藏的画本,连小锦觅都不曾看过的,啊,咳咳。”丹朱眼神示意她好好阅读学习。


       “叔父。”说话间,润玉已然踏入这姻缘府中,扫了一眼桌上的东西,伸手便搂住向晚阻止了她的下一步动作,“晚儿尚且年幼,还请叔父不要带坏她。”似带着怒气,却也不像要发作的样子。


       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已经置身于那人的怀抱之中,坐着的她还不到男子的胸口,双手按着润玉的袖子,抬头看了一眼来人,眨了眨眼睛,忙脱离了他的桎梏,甩袖立于屏风旁,“月下仙人只是有几册画本拿给我看而已,不要紧的。”


       润玉一时不知道该作何解释,“本座说不可以就不可以。”


       “好好好,不看不看。”月下仙人见状连忙把画本一股脑儿地收起来,这可都是限量值得珍藏的,被润玉毁了他会心疼死,“不知天帝此时来我这姻缘府做甚?”


       “接晚儿回家。”润玉牵起未婚妻的手,就要向府外走。


       “哎?可是我才过来啊。”不由分说,向晚已经被人拉走了,她还想看看那画本究竟画了些什么呢,可惜了。


       “哎——小晚晚有空就要来看老夫啊,过两天可是老夫的诞辰了,别忘啦!”看到两人这幅场景,丹朱觉着很有戏,便也心满意足地踱回去继续理红线了,赶明儿给小晚晚编个更粗的,把那润玉牢牢地给拴住。


        璇玑宫的庭院中,润玉和向晚尴尬地对视着。


        “往后,月下仙人若是给你画本之类,都不要看,记住了吗?”润玉尽量控制自己的语气不对她凶,毕竟他可不想这丫头尽去看些有伤风雅的东西。


       向晚不解,却还是点了点头,她虽然心底并不认可,只是和天帝争执怎会有好结果,不如先认怂,毕竟他又不会时时刻刻跟着自己,以后有的是机会看到的。


       润玉轻叹,想抚摸一下她的头发,却迟迟未伸出手去,“近日政务繁忙,所以并未来找你,晚儿可是觉得无聊了?” 


       “没没没。”你不知道,我一个人玩的可开心了,白日里睡到日上三竿再起,吃完点心去披香殿看看书,或是去放放风筝,同一些仙女姐姐作画抚琴,夜晚御风而行,忙得很呢。


        “待到月下仙人的寿辰,我便携你同去。”近来他也听到了一些流言蜚语,称天帝寻了个和前水神相似的姑娘要立为天后,也是时候整顿一下天界的风气了。


       “没关系,我和爹爹一道去也没事的。”


       “晚儿可是在嫌弃我?”她定是生气了,责怪自己这些天的疏离。


       “我哪有?”向晚真的是很绝望了,她闪现到一旁的栏杆上坐着,“哥哥,我不曾嫌弃过你,好吗?”你到底是怎么得出这样的结论的?


       “哥哥?”润玉挑眉,这丫头。


       “那叔叔?”眼见润玉越来越黑的脸,向晚再次认怂,“我错了,陛下就当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听见。”


       “晚儿可是在暗示我比你大了几万岁?”


       “昂。”几万岁于他们来说也只是须臾片刻,向晚都懒得解释了,低头晃着腿,似有些闷闷不乐,“此生,小女子都只能有你一个夫君,而陛下却可以坐拥后宫三千佳丽,你说我是不是很委屈?”


       “原来晚儿是在担心这件事。”


       “我不担心,你啊,痴情的很。”


       “晚儿……”这是吃醋了吗?


       “不过这是件好事,说明你重情重义。”如今,不少人在说她是那锦觅的替代品,原先并不在意这件事,如今总觉得心里不大舒服,她好歹也是两位仙上的女儿,被如此比较还真令人生气,“我不会忘了我那日所说的,和你永无瓜葛,若是陛下不相信,此刻退了婚约也来得及。”


       “天帝下的法旨哪还有不作数的道理?”不知怎么的,听到她说那番话,自己总有些不大愉快,什么叫没有瓜葛,都是要成亲的人了。


       “人人都将我与那水神相比,也未免太捧高踩低了吧,论相貌,我虽比不上这六界第一美人,却也不丑吧,可能因为我太菜了,只是个小仙子的缘故,才这般贬低我?”


        闻言润玉噗嗤一声笑了,“你这丫头是吃味了吗?”


        “才不是呢,我只是很不高兴别人如此评价我。”


        “为何?”


       “照理说,我本不需要同一个根本都没见过的人置气,我就是我,她就是她。”向晚的眼睛中流露出失落,“可她是我未婚夫婿的心上人,旁人也硬是要将我俩相较,这践踏了身为一个女子的自尊,是何等耻辱!”


       “谁说她是我的心上人了?”就算是,那也只是曾经。


       “赠她逆鳞与魇兽,为她架起八十一座彩虹桥,而且据《魔界史》记载,你对六界都宣称水神锦觅是准天后了,虽然婚没结成,婚礼倒是办了两次,还不是心上人吗?”她完全没察觉到自己话语中泛着好大一股醋味。


       “你吃醋了。”


       向晚气的简直要跺脚,“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胡说!”


       “罢了,你不要生气,我也有礼物送你。”


       “什么?” 


       润玉取下手串,轻轻抬起她的手腕为她戴上,“似是大了一圈。”又用仙法将它变成合适的大小,才满意地点头微笑。


       “这人鱼泪是我从小到大佩戴的饰物,现在,它是你的了,我只希望你不要嫌弃。”润玉小心翼翼,他是真的怕再次被拒绝。


       之前就觊觎的手串如今到了自己手上,向晚愣住了,惊喜之余正想感谢他,一抬头才恍惚瞥见他熠熠生辉的眼中带光。


        他是,哭了吗?“谢谢陛下,这手串真好看。”人鱼之泪,轻易不会流下,极为珍贵。


       “你喜欢就好。”润玉伸手,轻轻将她的鬓发挽到耳后,犹记得万年前那女子歇斯底里朝自己哭喊着说自己不懂爱的样子。他心里明白,锦觅说的对,掺有私心和算计的爱已经不是爱了,只是虚妄的执念,最后怎得善终?在那段灰暗的时光,锦觅就是他的太阳,自己不曾敞开心扉对他人,以致生命中出现一道亮光就不想放手。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也成长了不少,过去,是他太过偏执了。如今锦觅和自己的兄弟过得很幸福,他也早该放下了。顿悟的那一日,他感到无比的轻松,像是去除了全身的枷锁,可随即而来的就是漫漫无边的空虚和失落,想不到那执念已成习惯,大约是自己早就失去了爱人和被爱的能力吧。


       他是不懂爱为何物,可如今就是对这样一个小丫头动了心,虽然她是与初识的锦觅有相似之处,天真烂漫,聪明机灵,但她绝对不是锦觅的替代品,她是不同的,明明很有脾性,洒脱自在、性子暴躁却碍于修养不得不约束自身,就算关切对方总爱装作毫不在意,装腔作势只为掩饰口是心非和那细腻的情感,实在矛盾又有趣得很。


       初遇便觉得很有好感,再见便觉这女子有种莫大的吸引力,加之她对自己的关怀,寂寞长久的心没想这么容易就沦陷了,他想见她,忍不住地想她,想将这世间最好的都献给她,只是自己一开始过于热情,又怕吓坏了这丫头,毕竟先前失败的经历无法拿来参考,拿捏不准只好借着政务繁忙的缘由不去寻她。


       天知道他多么享受与她呆在一起的时光,不用粉饰自己,惬意而又安心。


       “晚儿,逆鳞是我身上最重要的东西,只是我曾将它赠予锦觅,如今要是再赠你,甚为不妥。”


       “我知道,别人不要的东西我更不会要了,人们常说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我不会介意的。”更何况这人鱼泪才不是鹅毛,我会好好珍惜的,逆鳞你好好收着,至于那颗破碎的心,就由我来修复好了。


        “那我的情意——”


        “情意?什么情意?”向晚心情大好,变出扇子开心地摇着,趁润玉还在惊愕的空当,踮起脚尖在他的唇边迅速落下一吻。


        润玉瞪大了眼睛,不曾料到她会有此胆大的举动,明明是那么胆小的人……


         


      “陛下不是问过我将你看作什么吗?这一吻,即以天帝的未婚妻之名。”扬起得逞的笑,向晚一挥衣袖又消失在润玉面前,留下他一个人出神。


       她这是,认可自己了?


       于是万年不曾有多大情绪波动的天帝陛下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将囤积了一天的公务在两个时辰内就处理完,又意气风发地去会见众仙了。


       因为,他要早一点忙完政事去见他未来的妻子啊!


——————————————————————

       不好意思,最近可能刷屏了,如果不想看的话,就取关吧😃

评论(2)
热度(13)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