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毛凉小姐姐,被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没事就要多读书】09

💨时间线为剧中结局一万年后,OOC有

💨天帝润玉X原创女主,玛丽苏

💨虐灵修CP,慎入

——————————————————————   

       天气晴朗,和风习习。透过树枝,露出湛蓝的天空,漂浮着白色的云朵,时光就在这方净土静静流逝。


       向晚陪着润玉在庭院中处理公务,他批阅奏章,她阅读古籍,偶尔交谈两句,也无非琴棋书画诗酒花。





       “龙龙,我近日读书有些困惑,甚是不解,不知你可否为我解答?”


       “哦?晚儿说说看。”润玉已经对她无时无刻变化的称呼表示见怪不怪了,不过他倒是对这个爱称甚为满意。


       “身为君,太上,不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龙龙想成为哪种?”


       “自然是第一种。”


       向晚点点头,若有所思,“我觉得你离这个目标已经很接近了,值得鼓励。那这个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失孰病呢?”她佯装冷静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这个自然是……”润玉没有说出那个字眼,这丫头,莫非是知道了些什么吗?


       “为身外之物损耗生命,值得么?”向晚手中的点心都快被捏碎了,话音也忍不住沾上了哭腔。


       “晚儿,没有什么值不值得,我不后悔。”当初那种情况,他只想救活锦觅,动用禁书也非他本意,面对濒死的锦觅,他真的别无选择。


       “我就知道是这样,我会想办法将你那半生寿元补回的。”那日见他突然身体不适,思量再三还是决定去兜率宫向老君讨两颗金丹,没曾想却从老君那里意外得知了一桩前尘旧事,这天帝,果然是个痴情种子。


       “晚儿……”察觉到了对面人的怒气,润玉自知前些天不该瞒着她,想必她现在也已经知道了前因后果。


       “不过为什么要瞒着我呢?”她终究还是忍不住,生气地甩袖与人保持了距离,明明说好不会瞒着她的,还是让她失望了。


       “我……怕你担心难过。”润玉的眼眶又红了,若是她知道自己为锦觅放弃了半条命,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眼前人……


       向晚绝望地摇摇头,“你如此隐瞒我才会使我更难过。”


       “作为神仙,本就与天同寿,虽说折了一半寿命,几乎还是不死不灭的。”润玉只能先如此安慰她。


       “不!你使用禁术还是出现了副作用的,那日几乎无法行走,我不多说,你的情况你自己最清楚!”


       “晚儿。”润玉伸手扶住她的肩,眼神坚定又温柔,想让情绪激动的人冷静下来,“你不要担心,我不会让自己出事的。”我一定会护你周全,安乐一生的。


       “你先别说话!我去生会儿气!”一朵圆鼓鼓的乌云出现在润玉上空,随即飘远。


       润玉叹了口气,闭上了眼,他知道,她这回是真的伤心了,来不及多想,只得腾云跟着她。


       “你不要跟着我啦!”小乌云发出凶凶的声音。


       “你是润玉未过门的妻,叫我如何能不管你?”


       “我就是现在不想看见你这个大笨蛋!你走开!”


       “好好好,你怎么说我都可以,但是你不要生气,跟我回家,好不好?”


       “不好!”


       润玉实在没辙,她的真身是朵云,看得见却触不到,没法把她捉回去,虽然同修水系法术,他也不愿用法术损她分毫,就担心把她这团小云给弄散了。


       眼见跟着她来到了天河边,润玉知道她大约又要下场雨才罢休,听她的兄长说,她一生气就憋不住要哭,这么多年都改不了这孩童才有的习性。


       和上次不同,润玉见识到了阵雨的威力,伴随着雷声滚滚,乌云密布,顷刻风雨交加,豆大的雨点砸在河面,溅起一尺多高的水花,要不是自己熟悉她的灵力,都快要分不清哪朵云是她了。


       不愧是水神的女儿,再修炼修炼发起火来怕是要惊天地泣鬼神了,润玉知道以后定不能轻易惹火自家媳妇,如他不是一条应龙,可能都会被这狂风卷走,亏的这块没有天兵看守,不然就糟了。


       片刻过后,乌云散去,阳光倾泻而下,润玉才松了一口气,再次动用仙法换了身干净衣服。


       “干嘛非要看人家哭……”向晚现出人身,捂着脸蹲在润玉面前。


       “我错了,晚儿,因为我,你都下了两场雨了。”润玉也蹲下,拉着她的手,心疼地替她抹去眼角的泪滴。


       “哼!我只是生气才想哭的,才不会像某个人一样总是做傻事,而且我不想哭成这么丑的样子被你看见,你干嘛非要跟来。”她扒开她的手,很是嫌弃。


       “不丑,晚儿是最美的。”我要不追来,你这样可爱万一被人拐跑了怎么办?


       “真的?”


       “自然是真的。”


       “你不要讨好我,我还没原谅你呢。”


       “我知道。”润玉揉揉她的脑袋,拉着她起身,“那时我也是真的爱锦觅,当知道她快死去的时候,我使用禁术也只为她改天换命,现在,我看开了,和她也早已没了关系,但是我不后悔,那是我欠她的,算是还清了,之所以不跟你说,怕你担心我,也担心你又去吃那飞醋。”


        “……”她又何尝不知,他总是那样,认定了一个人便掏心掏肺的对她好,只是不惜触犯天规,损害自身,令旁人伤心,这真是太傻了,她吃醋是一方面,她更担心他的身体。


        “从此,润玉剩下的生命只愿与晚儿相伴白头。”


        “可是……”


        “别担心,我没事的。”


        “以后不可做这般傻事,哪怕我死在……”你面前——话还没说完,唇上感受到软软的触感,她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放大的面孔,这家伙……


       以吻封缄,润玉不希望她诅咒自己,他定会护她平安一生,绝不允许她出任何意外,“现在夫人原谅我了吗?”


       “哼,看你表现,下次再这样,我就永远不理你了。”向晚再次对新称呼很受用,脸上才终有了些许笑意。


       “嗯嗯,夫人教训得是。”润玉看她不再生气难过,悬着的一颗心才重新落下。


        

评论(4)
热度(9)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