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毛凉小姐姐,被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没事就要多读书】05

💨时间线为剧中结局一万年后,OOC有

💨天帝润玉X原创女主,玛丽苏

💨虐灵修CP,慎入

——————————————————————


       润玉醒来时发现自己已身处璇玑宫,只记得昨晚和向晚一起聊天喝酒,至于说了些什么也不大记得起了,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他起身下床。


       他喜欢喝酒,但是以前不论多么伤心绝望,都不曾借酒消愁,昨日意味着他与过去真正一刀两断,他还是从前那个润玉,只是不再忧伤。 


       斗姆元君说的对,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如今他的世界出现了另一束明亮的光,他想抓住。有了前车之鉴,他怕自己再陷入新的执念,又害了别人,但是跟着自己的心走,应该不会错吧……


       “陛下,这是向晚仙子送来的绿豆汤和点心。”侍从看他醒了,从食盒中取出几个碟子。


       看着桌上精致的杯盏,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升起,除了邝露,从未有人给他这样的关怀,即使当上天帝,侍从的关心也总是缺少了点什么。


       “仙子还说,这是她亲手做的,请陛下一定要用完。”


       润玉整理好衣饰,才注意到四处弥漫着熟悉又陌生的香味,看着寝殿中央从未见到的香炉,烟雾袅袅,冉冉上升,“这是什么?”


       “向晚仙子说,这沉香有安神的功效,所以吩咐我焚上。”

  

       这样一说,润玉才恍然大悟,难怪从第一次相见就觉着她周身萦绕着一股令人安心的味道,原来如此,是沉香。


       抬起手,他看着系在手腕上的红线出神。



 

       依旧温热的绿豆汤下肚,神清气爽,润玉觉得,这似乎是一万年来心情最轻松的一天。


       待他处理完政务,便去了水神的住处,眼下他那颗心,终于得以安宁。拜会了水神之后,才得知向晚的住所。

 

       穿过一条宁静的小道,他感慨这水神府邸居然还有这样曲径通幽之处,豁然开朗,眼前庭院里栽种着各种各样的花草,就像从原野移过来似的,一看主人就从未打理过,这个季节,菊花、兰花都恣意生长,倒也有几分野趣。


       那瘦瘦小小的身影掩映在山茶花丛中,不知道在鼓捣些什么。


       “原来仙子还会制香。” 润玉走近,才看清她在做什么。


       蓦地有人说话,本来在专心致志提炼精油的向晚听到声音,身子一抖,手中的器物都吓的丢了出去。


       “对不起,可是吓到你了?”润玉用仙法捡起她丢出去的东西双手奉过递给她,心里却觉着有些好笑,这丫头被他吓到好像不是第一次了,胆子也着实小了点。


       “没有,我没事,不知天帝陛下驾临有何贵干?”向晚皱起眉接过东西,心疼地不得了,刚刚那一扔,她努力的成果洒了一半。


       “润玉是前来感谢仙子的。”


       “只是一碗粥和几碟点心而已,陛下无需客气,我对别人也是这样。”


        “原来如此。”自己并不是她特殊对待的那一个啊……略有些失落,润玉也没有表现。


       “你不要多想,也就是对我哥哥才这样。”向晚又补了两句,免得这个心思细腻的大兄弟又要想东想西的,“只希望陛下不要误会,我并不是为了巴结讨好你才这么做的。”


       闻言他心中又欣悦起来,“润玉知晓,那仙子今晚可赏脸同我一道去布星挂夜?”


       “没空。” 


       润玉没想到她会这么干脆地拒绝,他都没法儿往下接话了。


       自己也察觉到这样说话太过尖锐,向晚连忙解释,“昨天晚上没有睡觉,今天白日也一直没有休息,所以晚上我想好好地睡一觉,就不去叨扰陛下了。”


       “无妨。”许是自己太过唐突了她才会拒绝吧,也是,是自己太过心急了些,只是因为自己是天帝,她无法反抗婚约只得选择接受,心中必定是对自己有所防备的。


       “况且天帝还要去布星挂夜吗?”以前去布星台也没见过你啊,之前可都是邝露姐姐孤单的一个人。


       “偶尔也会想念过去,兴致使然。”见向晚一直忙碌顾不上自己,润玉终究还是问出了口,“向晚仙子,将我看作是什么?”


       “天帝啊。”还能看做什么?一抬头看到润玉略微失望的面庞,向晚有些不忍心,这种事情,她没办法撒谎,“那明日吧,明天晚上,我一定陪你去布星。”


       “嗯,那便约定好了。”他莫名有些期待,和这小仙子的单独相处。


       “ 呐。”片刻后向晚举起一个精致的小瓶子,满脸自豪,“这可是我花了一天才制成的,你拿去吧,不要感谢我。”


       “这是什么?”润玉接过,有些不解。


       “紫茉莉精油,沉香安神但是并不助眠,陛下向来勤于政务,通宵达旦的,将这个滴几滴在香炉中,你晚上大约可以睡的好一点。”


       润玉揭开那玲珑剔透的盖子,只招手挥了一下上方的空气,便吸入了那沁人心脾的幽香,果然觉得心神安宁,分外舒适,“那润玉就谢过向晚仙子了。” 


       “不过这只剩下一半了,都是你刚刚来时害我弄泼了大半。”


       “都是润玉的错,给仙子赔不是了。”

   

       “好说,好说。”向晚随意地挥挥手,带着纯洁无暇的笑容。


       恍惚中,润玉的眼前又冒出那人的容颜,他摇了摇头,她不是锦觅。




      因为,向晚,就只是向晚啊。


评论
热度(11)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