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毛凉小姐姐,被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没事就要多读书】02

💨时间线为剧中结局一万年后,OOC有

💨天帝润玉X原创女主,玛丽苏

💨虐灵修CP,慎入

——————————————————————

  

     “刚刚可是有人来过?”润玉感知到不一样的灵力存在,低头问了问魇兽。


  小鹿呜咽了一声,吐出了一个蓝色所见梦,继续沉迷梦乡。


  梦珠上显示出的少女,背影似曾相见,身着飘逸的仙裙在宽敞的宫宇内上蹿下跳地,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地上的竹简纸张丢的乱七八糟,不过一个人也自得其乐的样子。


  不知不觉润玉嘴角微微上扬。只是梦境里的女子一回眸,已不是他记忆中的模样——笑靥如画,温婉不失活泼,眼角眉梢红色妆点,神采奕奕,一副乖巧可爱的模样令人看了也欢喜。


  她,到底是谁?微微蹙眉,虽是初见,但这相似的身形给他带来了莫名的亲切感,他倒有些想不起来是否在九重天见过这个小仙子了。自从登基成为天帝,他的璇玑宫连邝露都不需要了,一万年弹指一挥间,再也没有人能接近他,更别说走进他的心里。


  他的心,早已经死了。


  近来众仙家催的紧,堂堂天帝一直中宫空缺,被说的烦了,无法,出于各种原因,他承认了那纸婚约,声称要迎娶如今水神的长女。


       朝议上水神便乱了阵脚,但也不曾拒绝,只是说容他再考虑几日,润玉知道此事已经八九不离十了,便拟了婚约让月下仙人隔天亲自去水神府上提亲。




  可是他知道,水神之女,他承认的,从来都只有锦觅啊。扶额,润玉觉得很是头疼。


  锦觅,这是个一想到连呼吸都会痛的名字。


  罢了,其实他也早已放下了,他曾爱过,但那终究只是曾经,锦觅于他,只是一道劫而已,只不过那段迷失自我的过去现在想来还是很难受,嘴上这么逞强着,说不定这么多年还是不能真正放下吧?润玉揉了揉眉间,就先如此吧,他也混乱了,搞不清楚自己的心意。


  他本是不愿耽搁任何女子的,因为他给不了别人完整的爱,才在这数千年都不曾接触任何女子。如今的水神虽然不如先水神洛霖那般神采斐然,却也是个超然物外的上神,为人正直善良,听说他的女儿喜好佛学,乐善好施,但是性格很是孤僻,怕是个早就断了情丝的,如此就算成亲也不会与他纠缠,帝后能维持表面文章就好。


  润玉一惊,开始自责起来,他不该如此算计一个小女孩的,她才四千多岁,想到这儿,他就更加痛苦。那年,遇上这般年纪的锦觅,他的世界都明媚起来,此时,就算同样年龄的女子再出现在他生命中,可能也无法代替那独一无二的存在。


  他不能,不能如此去伤害另一个无辜的人。


  可是天帝的话如何能反悔?他既然说出了口,那这亲,必然是要结的。





  向晚把玩着一柄象牙绢扇,正坐在廊下看落叶,刚入秋,便觉得萧瑟许多,没有风,树叶也会飘落在地。


  那天晚上邝露和她说的话,她埋在心里一直没有告诉爹爹,因为她不相信,这素来办事很讲章法的天帝会对婚姻如此儿戏,她百般宽慰邝露那只是一桩谣言,自己也对男女情爱毫无兴趣。


  但这两天她看众人的反应,还有听到的一些话,想必那谣言已然成了法旨,不然那天帝绝对不允许这谣言漫天的,她不禁慌了神。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心慌什么,她没有心上人,没有与真爱分开感到痛心一说,只是没有想到那痴情的天帝最后对谣言采取了这种解决方式,她心底终究是抗拒的,但是君无戏言,她又该如何拒绝,虽为水神之女,终究是臣,太过任性妄为对所有人都不好。


  她本想在那婚约上寻找漏洞,却实在无法,她父亲是水神,母亲也是风神,唯一可以质疑的就是水神和风神,究竟是指谁……


  正在出神之际,月下仙人带着两个小童登门而来,“小晚晚!快来!”


  向晚摇着扇子,这是她的武器,就算是寒冷的冬天,她也不会离手,“月下仙人,你怎么来了?”虽然她心知肚明。


  “小晚晚,天帝陛下派我来向你提亲啊!怎么?大家都没告诉你吗?”整个九重天都在为这件事高兴,结果当事人却丝毫不为所动,丹朱有些不知所措。


  向晚的动作止住了,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月下仙人,眼睛里透出一丝厌世的意味,随意地甩了甩袖子,佯装整理衣衫,一抬头又是云淡风轻的语气,“没有。”


  “这么大的喜事,湘樊都答应了,你怎么一点都不高兴呢?”常年这么冰块脸,怎么能和润玉处得长久啊?还没成亲,丹朱已经在为这一对操心了。


  “高兴?”向晚挑眉,没想到父亲也答应了,也是,在她预料之中,虽然父亲对天帝有些许不满,但是比起整日都要担忧嫁不出去的女儿,他可能宁愿自己的孩子能有一方归处。


  “如果你答应了,那你就是未来的天后了,你可不能不顾天帝的颜面断然拒绝,这让我也很难办啊,而且触犯天颜会是什么下场又有谁知道。”润玉和凤娃这两个死孩子,什么破事都赶着他去做,他只掌管凡人的姻缘,对神仙实在是有心无力啊,丹朱恨不得能打他们几拳泄泄愤。


  “触犯天颜?求亲不成恼羞成怒就要法灭了我吗?天帝若是知道你这样评价他,噫!”而且她从不艳羡处在高位的人,天后?她可担不起那般大的责任,太累了可是会折寿的。


  “哎呀,你不要管这个了,你是觉得我大侄子哪里不好吗?”


  “没有不好。”生的一副颠倒众生的皮相,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做派,又富有天界,哪里有什么毛病可以挑?


  “那为什么不答应呢?”月下仙人不解,天界之中多少仙女盼望能得到润玉的青睐,哪怕是在璇玑宫中当个小侍从都无比乐意,只可惜那傻小子从不接触女子,也就没给那些人有念想的机会。


  “我不喜欢他。”向晚微微叹了一口气,她并不是那般无情,以前看那些戏文散曲中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的故事,也曾幻想过,她日后所嫁的必定是挚爱之人,可惜现在……


  月下仙人愣住了,他压根没有想到这一茬,从前润玉和锦觅有婚约之时,他拼命撮合锦觅和他的二侄子,如今他似乎又在撮合一桩不大美满的婚事,他真是,造了什么孽哦!


  “我并非因为看不上天帝才出言不逊,只是,我想最后一次遵从自己的内心。”


  “小晚晚……”


  “我知道,我答应便是了。”向晚笑了笑,转身就走,并不理会在后面还在说话的丹朱。


  一股悲凉之意从心底升起,从小到大都活得开开心心的向晚,终于明白了有些事真的身不由己,她,没有洒脱的资本。

评论
热度(11)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