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毛凉小姐姐,被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没事就要多读书】03

💨时间线为剧中结局一万年后,OOC有

💨天帝润玉X原创女主,玛丽苏

💨虐灵修CP,慎入

——————————————————————


  听闻水神之女素爱秋季,当下虽然正值秋天,不过未免太过仓促,润玉便延迟将婚期定在了来年秋天。


  向晚看着府里堆积如山的聘礼以及各路神仙送来的贺礼,绝望地不得了。


  她晃了晃脑袋,努力地安慰自己:“天帝长的那么好看,又强大又温柔,你也不吃亏啊,所以你到底在烦恼什么?”——可是那个人又不是自己选的,而且他有喜欢的人啊,娶我做甚?越想越委屈,不行,她得去哭一哭。


  每当她难过的时候就会现出真身,小时候经常这样跑去人间落场阵雨,看到四处慌乱逃窜的人群心情便舒畅许多,也就不再伤心了。随着年龄增长,她这种恶趣味没了,但越发喜欢缩到没人的地方去独自悲伤,比如广阔的天河。


  润玉正在天河边散步,思量着何时去见一见那所谓的未婚妻,忽觉头顶一片凉意,一朵小乌云急速飘过,胖乎乎似乎还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刚觉得有趣的时候,冰凉的雨水便淋了他一身……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从你头顶上飘过去的!”一道金光闪过,向晚站在了润玉跟前,她有些局促不安,眼神飘忽,刚刚真的没看到下面有人,往常这个时候,天河边除了驻扎的守卫一般都是没有什么人来的,毕竟没人会注意一朵云的,“你没事吧?”觉着自己闯了祸,她说话又心虚了几分。


  “没事。”银灰色长裙,杏眼樱唇,面前的这张脸……这不就是在魇兽吐出梦珠中的女孩子吗?润玉吃惊,却没有表示出来,动用仙法换了一身衣服,连头发都梳理地整整齐齐。


  “你是天帝吧?我曾见过你。”待向晚看清对方的面容,不由得一阵暗爽,那天和魇兽在一起的那个人!是天帝!


  天啊,能把天帝浇成落汤鸡的,她绝对是第一人,这样想着,总觉得还有点开心,一时都忘了行礼。


  “哦?不知仙子在何处见过本座?”不介意她的失礼,润玉只是轻微地振了一下自己的袖子,和蔼地看着她。


  向晚语塞,总不能说睡着了不小心飘到你休憩的地方看到的吧,而且还不小心瞧到了你的尾巴……糟了,刚刚都忘了行礼,完蛋了……


  “想必仙子是在画册上见过吧。”她的灵力和那日在池边感觉到的一样,润玉也不恼,依旧温和地给她找了个台阶下。


  向晚一愣,突然想起在各位仙子姐姐中流传盛广的《六界美男图鉴》,点头如小鸡啄米,“对对对,陛下不愧为天界第一美男子。”虽然这一刻,她都有点嫌弃这样谄媚的自己。


  润玉看上去心情还不错,“看你这朵小乌云哭的如此伤心,可是遇上什么事了?”


  “没有……”我有胆子说自己被你逼婚,才这样不开心吗?向晚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那你如此是为何?”


  眨了眨眼睛,谎话顺手拈来,“近来天气干燥,我是怕天河的水某一天干涸了,所以来加加水。”


  “如此,仙子真是良善。”润玉看着她发红的眼眶,并没有戳穿她的谎言,“此处寒凉,早点些回去吧。”


  “那小仙告退。”如此得罪了天帝,没有怪罪还不赶紧开溜,等着挨罚吗?


  “等等,可否告知本座仙子芳名?”


  “向晚。”又一道金光闪过,女子已消失不见,唯有那清脆又活泼的声音似乎还回荡在耳边。


  润玉看着身影消失的天空,眼神深邃,无人知他此刻所想。




       在处理政务之时,月下仙人前来谈论了一番婚礼的事宜。


  润玉点着头表示默许,抬头只是随口一问,“对了,叔父,水神之女是否名叫向晚?”


  “你说小晚晚啊,没错,就叫向晚,怎么了?”


  “向晚横吹悲,风动马嘶合。”脑海中浮现出女孩眼角泛红,手足无措的模样,很是惹人怜爱,冥冥之中他有预感遇到的那位小仙子就是他的新未婚妻,不觉叹了一口气,造化弄人。


  那日一见,倒不觉得水神之女是如传闻中那般孤僻冷漠之人,想必是为了与自己的婚事正发愁伤心,性情大变也是有可能的,而且她在认出自己之后并未透露半分不满,难保不是个有城府的。只是这女孩,以后怕就要与自己要扯上千丝万缕的联系了。


  “大侄子,你是觉得这桩婚事似有不妥么?”丹朱的内心也很煎熬,若是告诉润玉那天向晚所说的话,这小子肯定不愿意强人所难,那么,群臣所做的努力就又打了水漂,自己也很为难,可是想到以前一心拆散他和锦觅,就狠不下心让他再继续孤独一人。


  “没有。”润玉摆摆手,“叔父,所有的事情都按照我说的交给缘机仙子操办吧,不急,务必事事力求妥帖。”他依旧是记着丹朱万年前因偏心屡次毁他和锦觅良缘的仇恨的。


  月下仙人走后,润玉更觉头痛难忍,他不知道自己做这个决定是否正确。

     

       那在魔界的女子早已和他没了任何关系,他也该过新的生活了,但是这样寻找一个陪伴自己的人又未免太过随便了……


       一个素未相识的人,或许还不如邝露了解自己,可正因为与邝露相识了万年,他清楚地知晓自己不爱她,如果不是两厢情愿,又何必硬凑在一处?





       那么,毫无感情基础就这样随意定了天后人选,说明他对水神之女还是有着一股执念,但愿,这是个不会后悔的决定。

  

评论
热度(13)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