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毛凉小姐姐
❗大龙深坑中
彩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咒】

🌀写给自己的一周年贺文

🌀我们家的被被
———————————————————————

『1』

空气里属于夏日的暑气渐渐消散,今天难得可以光明正大地偷懒,自然想和喜欢的人呆在一处,可是一整天没有看到近侍了。郁闷了大半天,终于在傍晚,在本丸大家的安排下,看到了穿着浴衣的山姥切国广。

晚饭前,难得有一点时间和近侍大人仅两个人坐在廊下小憩。

山姥切靠在廊柱上,曲起一条腿,露出平日不常见的漂亮金发,带着恬淡的表情,静静看着坐在身旁穿着振袖的审神者。


“时间过的真快啊。”这人好看得让她移不开眼睛,只在心里感慨不枉此生。略有不安地抓着袖口,审神者有些局促地开口。

“嗯。”山姥切国广抬头看着走廊里沿着屋檐滴滴答答落下形成的细密雨帘,只是轻轻应答了一声。他明白审神者指的是什么,今天就是她就任审神者一周年的纪念日了,她那样多愁善感的人必定百感交集。的确,流水般逝去的时光已然结成了他和这个女孩以及本丸大家的回忆,只是突然都想不起来一年前刚刚遇上她时是什么样的光景。明明与他历经过的漫长年岁相比根本不值一提,然而,一年,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够久的了。

“当初为什么会选择我作初始刀?”像是为了确认什么一样,山姥切问出了这个很久之前就想说出的问题,正好借着今天似是在追忆过去的机会,也想弄清楚一些事情。毕竟他们两个完全可以说是稀里糊涂地就在了一起,而且总觉得审神者看着自己的时候,透过瞳孔看到的是另一个人,就算那个人也是……不过,这多少让他感觉不舒服。

“……”

她没有和其他审神者一样,由于对他一见钟情,在未见面之前就做好了十足的准备,然后展开猛烈的恋爱攻势所以要接近他,也不是因为将他了解得透彻之后才爱上了这个人因此要他长伴左右。只是单纯没有理由地不想选清光,看到其他几个都不符合眼缘,最后觉得山姥切还算可以,因此做出的草率决定,但是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她曾经还有过一把山姥切,是在两年前的一座本丸。但是她没有守护好他们,因为一些客观或主观的原因和所有人都失去了联系,那座本丸就像独自在海上漂荡的孤舟,消失在茫茫的数据中。

再一次有机会担任审神者的时候,还是和一年前一样选择了山姥切国广,有种想要补偿他的意味暗含其中。本来是和第一次买了A饮料,以后都不会再尝试其他种类的饮料是一样的情形,却在相处中慢慢生出了其他感情,这也是她始料未及的。

但是初始刀也说明不了什么,不是吗?她安慰自己,但是眼前的人很明显不是这样想的,他就是对这种事情格外执着的类型啊。“我也忘了当初是怎么想的了,硬要说的话,可能因为是你,所以才选择了你吧。”她说的轻描淡写,实则内心不免有些忐忑,山姥切一定是看出了些什么吧?过多的解释往往看上去像是在掩饰什么,她本来就超级怕麻烦,更不愿意与喜欢的人争论,然而这搪塞含糊的回答想必会让他很不满吧,但是不想隐瞒也不想伤害对方,生活中总是遇到这么两难的抉择呢。

“虽然才一年,却感觉好像已经认识了几百年的感觉一样。”山姥切感慨,明明她一年中甚至可能连一百天都不曾有好好在这个本丸呆过,也不晓得是为什么自己会这样想,然后就说了出来。

他的审神者是一个性格有些恶劣的人,即使不会主动去作弄别人,脸上却时带嘲讽的神情,喜欢看别人受苦的样子,虽然教养告诉她要做一个善良有同情心的人,山姥切却经常能察觉她幸灾乐祸的小心思。但是,他并不讨厌,相比起完美无暇的审神者,他觉得这样有着不少缺点的女孩子更让他觉得可以亲近。

“是吗?”她握紧了手中的小物件,是给山姥切的礼物。一时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半年前就想着要送他一个特别的礼物,却实在不知道要送什么好,亲友的建议是一些贵重精致但是低调的东西,所以领针、袖扣之类的应该是不错的选择,但是现在这种情况让她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山姥切似乎在介意着什么事情,如果突然拿出来送给他更像是在哄骗他。

“嗯。”山姥切从来不对她有所隐瞒,就算是一开始不善言辞,和她说的,百分之一百都是真的。

受到感动,张口想要告诉他所有的事情,还是会怕这个本就敏感脆弱的人再一次受到伤害。起初,不可否认地,她将他当作了原先那个山姥切的替代品,久而久之才慢慢爱上了他。心怀愧疚才会对待他如此上心,说到底她不过是个懦弱的孩子,面对难题的时候还是想着要逃避。

“被被。”

“我在。”已经不再是随意就炸毛的青年,就算一开始会对这些称呼手足无措,可如今仿佛已经到了期待她喊自己昵称的地步。习惯,还真是可怕的事物。

“很感谢这一年你对我的关照,将本丸打理得井井有条,对大家也认真负责,就算是我不在的时候也得以安心做自己的事情。”不不不,明明不是想说这个来着,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给她点时间组织一下语言,总觉得真要解释起来还挺困难,万一引起更大的误会她会哭的。

“本来就是我的职责,无需客气。”这是我对自己的期待。

山姥切感觉今天的审神者格外消沉,甚至还有些距离感,她以前说话不是这个样子的,“是发生了什么事吗?”你今天有些奇怪。

“不,没有。”只是愈发觉得愧疚而已,自己居然说谎了,对被被说谎了呢……告白的事情是一时意气用事,而不是出于真心,就算现在是真的爱他,也不敢告诉他真相,毕竟,这本来就是她的错。“被被,如果你没有遇到我,你现在会是什么样呢?”会遇上别的审神者,也会喜欢上她吗?

“假设不成立,我遇上了你,这本身就是应该发生的事情。”山姥切淡淡说道。

这会是那个山姥切说出来的话吗?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着人好看的碧色眸子,有几秒差点迷失在那深邃的绿色潭水之中。

“你对我的名字存有执念吧。”

她愣住了,的确是这样,可是,她是有原因的,“因为你对我下咒了。”

“哎?”山姥切抬起头,一脸无辜,且不说他不是个阴阳师,也从未涉足这个领域,“我没有。”

“你觉得,咒是什么?”她却反问道。

山姥切摇了摇头,“诅咒之类的?”

“也不全是。”

似懂非懂。

“咒,简而言之就是束缚,我说过语言文字具有一种真正实体性的力量,可以自由地不受任何事物的束缚,但它只是承载咒的一个容器。”

“不管是什么,都可以下咒以此来束缚它吗?”她们家的山姥切受她影响,对于这类事物存有不寻常的兴趣。

“我觉得你好看,值得依靠;你觉得我可爱,需要守护,给这种心情取个名字,那就是恋爱,所以,这还不是对我下咒了吗?当然,于你,也是同样的。”

山姥切闻言浅浅的一笑,让她安心了不少。“名字是束缚事物根本形貌的东西,原来如此,才会有名字被付丧神知晓了会被神隐的传闻啊。”

“所以这个传闻是真的吗?”

“是,就算是用的假名,对方呼喊,你做出了应答,也是会实现神隐的。”

“这样……真是不可思议呢。”

“所以说我们早就结缘了,不论你是因为什么原因喜欢上我,我现在只知道,你是在意我的。”他一直都清楚,都说物似主人形,他早就看得很开了,就算之前因为各种原因,闹别扭也好、自卑也罢,他都不想再胆怯下去了,今天和烛台切他们交流过后更加坚定了决心。

“被被……”没想到他知道得也不少。

“而且结缘的方式有很多种,不一定要知晓名字,与对方有关的任何事物,看得见的、看不到的,都会在不经意间将他们联系在一起。我和你,大概早就结缘了。”以前种下的因,沿着缘的线,早就缠绕在一起,生长、延展。“就算是因为无聊的心态赌气才和我告白的,我也不会生气的。”

“被被……你都知道了?不生气吗……因为占有欲,才……”

“不生气。”山姥切点了点头,伸手摸了摸人的头,“以后对我不要有隐瞒,好吗?”

“好。等等——这么说,被套路的人其实是我吗?”

“是啊,我早就喜欢上你了,只是担忧着仿品的身份,现在看来,那都是庸人自扰。”他早就知道所有的事情,付丧神借着人类的心愿得以长存于世,获取了灵力,而这位审神者早就和山姥切国广扯不开联系了。

“啧,害我担心了好久。”

“傻瓜。”山姥切搂过人,给了她一个温暖有力的拥抱。

“你才是呢,傻被被。”

“我爱你。”昨日不曾说出口的话今天终于勇敢地传达给了她。

就算小声地几乎听不见,她还是听到了这个内敛的汉子的告白。

“好巧,我也是。”





『2』

“一周年快乐!”

大家为审神者准备了盛大的庆祝晚宴,同时也是新刀的欢迎会。

看着在大广间喝酒打闹的众刀剑男士,审神者心底泛起一种名为温暖的情愫。和一帮曾经素未相识的男人同在一个屋檐下相处了一年,大家其实已经都是家人一样的存在了。

不同的审神者有不一样的刀,即使是拥有同样名字的刀也会不一样,这本就是很有趣的事情。也是因为咒吧,偏偏是这把加州清光来到了自己的本丸,而不是妹妹家的那一把,所以她不是像妹妹那样喜欢上清光,而是山姥切。

小短刀们围住她,叽叽喳喳地诉说着这一年来的经过感想和祝愿。

“不知不觉都已经过去好久了呢,就任了一年,好厉害!”

“一周年纪念啦!大将,可喜可贺!”

“主君要一直好好地,哪怕带着我们咸鱼,也不能抛弃我们哦。”

…………

“好好好。”明知道这是个不可能实现的梦,还是许下了诺言。

“一旦答应了,就是要做到的哦。”

“知道啦。”她向神明做出了承诺,那么日后会怎么实现也不是她能预想到的事情了。

回首看着一群人拉着总队长正在灌酒,她微笑着看着已经处事不惊的人,果然这一年里,大家都有了很大变化,源自于她,自己这个审神者潜移默化的改变作用。

山姥切、石切丸、一期一振、狮子王、萤丸、太郎,初期陪着她艰苦奋斗的刀,强大可靠,为她一路披荆斩棘、尽可能地护她周全。

她家的papa父爱如山,对待她就像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语重心长地教育她时虽然搞笑但是满满的都是爱。太郎、次郎也是宛如兄长一样的存在,因为性格原因,她并不会和陆奥守啊、大包平他们称兄道弟,也不会和鹤球一起搞恶作剧,但是大多数刀和她的相处模式都是宛如兄妹一般。

可爱的小短刀,曾经是她抱在怀里揉揉搓搓的施虐对象,谁让她是个正太控呢?现如今他们都已经修行回家成为帅气的极化刀了。不管是什么任务都会尽力减轻她负担的小天使们,无论在她开心还是不开心时都能为她带来欢笑。即使有时候会被一期一振、江雪之类的弟控训斥,他们还是乐此不疲地嬉笑玩闹。

就算是等级不高,只知道闲聊休息的喝茶老人们也是她的良师益友。没事放在本丸看看也是一道赏心悦目的风景嘛,以后也会努力去拉高他们的等级的,让这些风雅的太刀实至名归。

尽管还有不少还没有来的刀剑男士,大家在期盼之余,其实都过的很舒心,这多少让她还比较欣慰,她算不上多么称职的审神者,至少也没有失职。

棕色的木板走廊,覆上了一层如水的月光。雨停歇后天气居然又晴朗,真是不可思议,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庭院里的树枝在风中微微摇晃。

举起杯盏看着其中清亮的酒水,她知道自己不胜酒力,可在这种日子也想喝上两口。

总觉得,和你们相遇。

真好。



3

后山的樱花树旁,大家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看烟火。

空气里漂浮着似有似无的花香,透过树枝间的空隙,能看到可爱的月亮。

附近因灵力滋润的万叶樱花,常年枝繁叶茂,繁密的花朵压的树枝都低垂下去。没有风,花朵似是渗入了月光,不胜重量,飘落了下来。

黑暗中,山姥切国广握住人的手,轻声祝贺道,“恭喜,就任一周年。”新的一年里,我也会陪伴在你的身边。

审神者仰起头,在人脸颊上迅速落下一吻,随后装作在看烟花的样子,目光投向了广阔的天空。而手却握得更紧了。

烟花,真美啊。虽然是物哀的承载之物,樱花或者烟花都好,此时她只感受到美,还有爱。

“谢谢你,被被,今后我也会一直在这里的。”陪着你,你们。

所以,之后也请多多指教了!


————————————————————————

        最近一直在重温阴阳师,对于咒,我理解的也不是很透彻,但是总感觉梦枕貘对于哲学是些见解的。

       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一年,这一年里,山姥切国广就是我的寄托,本丸的大家都是。因为他们,认识了小天使,毛凉小姐姐、傻白、珞夏还有可爱的学妹,很开心。

        接下来也请多多关照啦,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ヾ(๑ㆁᗜㆁ๑)ノ"

评论(3)
热度(25)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