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毛凉小姐姐,被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送给不知道恋爱的你】『山姥切国广篇』04

🍪欢迎搜索tag送给不知道恋爱的你

🍪是前一篇的前文,又名《踯躅花开》

🍪被婶,婶有名慎入,OOC有,傻白甜

———————————————————————

『9』


第二天一斥染醒来的时候就面对着一张俊俏的脸。阳光透过窗子照射下来,洒在他长长的睫毛和漂亮的金发上,在脸上落下一层淡淡的阴影,早晨独有的朦胧氛围笼罩在人身上,眼前的人看着宛如是从圣经画像上降临的天使。

平时难得一见的景象,现在终于可以放肆地看了。他真好看,一斥染情不自禁地感叹着,眯着眼看了十几秒才回过神——自己此时正窝在近侍的怀里。

什么?怀里?

一个翻身滚到旁边床榻上拿被子就卷住自己,此时身为女孩子的觉悟重回大脑,天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会在自己屋里?为什么我会睡在他臂弯上?一系列问题冲上脑海,一斥染从被子里探出头,警觉地看着山姥切,不不不,怎么说自己才更像个变态吧,身为打刀的山姥切国广一定是像白纸一样纯洁的人,不然怎么会毫不避嫌地在这里?明明就是自己多想了,对,没错,就是这样。

“你醒了。”山姥切感觉到手上的重量变轻也醒了,甩了甩手,活动了一下几乎麻木的手臂。

从嗓子里逼出了一声嗯,一斥染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己身体自己知道,没有发生什么她很清楚,但是他为什么会——

“昨天晚上你一直做噩梦,哭个不停,我就没走,一直呆在这里了,如果要责罚的话就请下令吧。”没等审神者问,山姥切就先开口解释了,没有白布的遮挡他的眼睛根本不知道该看哪里,最后只能低着头看着地板。

我一直在哭?一斥染挑了挑眉,你仿佛在都逗我这句话就要脱口而出,可是转念一想,被被根本没有欺骗自己的理由,就把话咽下了,但是如果真是那样那就丢脸丢大了,不过她在近侍面前丢脸也不是这一次了……“不不不,我,我可能是晚上休息得不好,下次我会注意的——谢谢你昨天晚上陪我,不会责罚的……你一定没有睡好吧,今天要好好休息一下吗?”

“没有,我还好。”山姥切扭过头,没有布实在是太不习惯了,事实上他昨天晚上大概被审神者折腾到凌晨,自己差点也没崩溃,好在审神者的情绪在他的安抚下会好很多,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我先回去洗漱了,如果今天晚上还是这样的话,我就搬到这边睡。”

其实也习惯了近侍这种冷淡的画风,一斥染微笑着点头,“哦,好,谢谢被被了。”哎?什么?搬到她这边睡!?


看着近侍离开的背影,她觉得更奇怪的是她第一时间完全没有生出排斥的心理,也许是太依赖这个人了吧。




『10』

“啪!”指导主君弹奏古筝的歌仙一藤条拍在审神者手上,当然也不曾用力,只是象征性打了一下,“大拇指!说了多少遍了,动第一个关节。”

“疼!”一斥染缩手,气鼓鼓地继续拨着琴弦,“不要这么凶嘛,歌仙最近脾气超差,是更年期到了吗?”

“才不是!”歌仙强忍着即将暴走的怒气深吸一口气,“主,虽然你跟着我学习风雅之事,但是还是没有一点女孩子的韵味这可如何是好?”想想之前那件事,歌仙就满肚子火,说起来他们家主君长相性格各方面也不差,在自己的培养下也晓得琴棋书画等技艺,怎么会落得那样的下场,莫不是政府有人做了手脚?不,本身主君和山九大人就交好,断不是有人恶作剧,那就只能从审神者自身寻找原因了。

“唔,本就不是为了成为一个有韵味的人啊,而是单纯的兴趣。”一斥染解开缠在手指上的义甲,“要是为了成为一个举手投足间就可以吸引男人的人,那不是很可怕,人形春药哎。”

“闭嘴。”歌仙严肃起来,审神者这态度让他觉得事情更加严重了,因为她自己还是毫无自觉,他们再怎么着急也是没用的,“主君,虽然我没有说要你学习如何吸引异性,但是如果到时候你真嫁不出去,怎么办?”

“那就呆在这个本丸终老啊,歌仙,我觉得你们最近都好奇怪,不是说别人结了婚就是说别人谈了恋爱,这世界上又不是除了找对象没事情可以做。”

“主啊,你就长点心吧。”

“我长了,最近还老觉得胸口疼,我问药研,他说不碍事,大概是我的心脏还在生长的缘故。”一斥染一脸认真。

“你……”扶额,歌仙选择死亡,“哦,对了,山姥切说你最近晚上总是做噩梦,可是遇上什么邪物了?”

“不会吧?”一斥染一脸惊恐,“我除了在本丸就是在学校,我又不出阵,会遇上什么?”

“最近小心一点。”

“有山姥切,我不怕。”理直气壮。

“主……”歌仙愣了一下,想到是那个一开始就陪伴在审神者身边的那个人,又笑了,挺好,挺好。“如果是山姥切的话,那我们就放心了。”





『11』

事情正如山姥切预想的那样,接连好几天审神者还是在半夜被噩梦惊醒,大哭不止,没有他在旁边,审神者就完全处在一种混沌状态,不知道她究竟梦见了什么哭的那样厉害。和大家商量过后,他决定搬到审神者的屋子随时看护着她。

晚饭过后,一斥染缩在榻榻米上抱着一本书看着洗完澡穿着浴衣还戴着白布的近侍搬来了被子,看着他完成铺床的一系列动作,一直没敢吭声,只敢腹诽这个人铺床单的动作怎么都这么帅。

等到近侍把枕头放好,安静地坐在她正在写作业的案几旁,才开了口,“你是要看电视还是玩电脑?或者游戏机借你打?不然看我写作业可是很无聊的。”

山姥切摇了摇头,从枕头下抽出了公文,他得先安排一下明天大家的任务,这是睡前例行公事。

一斥染花痴般双手撑着下巴看着面前的人,他真是太靠谱了,果然当初选择被被当近侍就是没错的,做事认真负责,虽然总是仿品仿品的挂在嘴边,她严重怀疑那只是个口癖,而且在她的影响下,她们家的山姥切其实性格还算比较阳光的。

虽然自己的论文没写几个字,但是不一会儿近侍已经把公文处理完了,但是很明显山姥切整个人就处于放空状态,只坐着看着对面的书架发呆。

一斥染伸出手在人脸上轻轻戳了戳,“被被,或者你可以看看书?那边有一些小说,还挺有意思的。”

“唔。”被戳脸的人也没有介意,只是站起身走去了书架那边,拿了两本书再次坐回来。“你要喝水吗?”山姥切看审神者一直坐着,也没有喝过水。

“不不不,晚上喝水第二天会浮肿的。”


无奈地看着审神者,山姥切决定白天多让她喝点水,她的唇上干的甚至出现了小小的裂口。


从门外飘进淡淡的花香,混合着夏日空气中独有的澄澈气息,萦绕在两个人之间。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斥染竟没有了以前那种无聊的感觉,明明对着同一本书,坐在相同的位置,或许身边多了一个人,真的感觉都不一样了吧。

思考累了,一斥染剥了一颗糖塞到嘴里,拿着玻璃罐递给山姥切,“要来一颗吗?吃糖会有好心情哟。”

山姥切一脸看智障的表情,多大的人了,“不用了,”然后继续翻着手中的书。

“你在看什么?”一斥染却不在意近侍的态度,拿了个靠垫靠在背后,屈膝抱着书,她需要来划个水。

“《古希腊哲学讲演录》。”

“嗯嗯,很有水平,你看得懂吗?”居然不是小说,也真让她吃了一惊。

山姥切摇了摇头,“大概好像看得懂,但是又有一些不是很明白。”

“噫,你要是在现世一定是个大学霸,一定会有很多妹子追你的。”

“你——”山姥切一秒进入脸红模式,缩成了一个团子。

“我错了。”投降,我投降,一斥染知道他超级容易害羞,马上认错,“你哪里不懂,我看看。”虽然她是个学渣,但是回答山姥切的问题应该是够了,接过书,学渣忍不住再次发出感慨,“你看的很快啊,都到了亚里士多德的形式逻辑了。”

“嗯,话说这个实体是什么?”对本科什么的总是有顾虑,连带着对这些问题也很在意。

“实体啊,就是那些永远作主词而不能作宾词的东西,永远只能被别的东西做描述,但是却不能够述说别的东西,比如说‘山姥切国广’,“审神者”,那就是实体。”

(【注】:主词大概就是我们平常说的主语,只能被描述的对象)

“嗯。”

“一旦实体树立起来,描述实体就要靠宾词。”

“我看到了有五类宾词,种、属差、定义、属性和偶性,只是不是很清楚。”

“嘛,这样,我给你举个例子吧,山姥切国广是刀这句话,山姥切国广就是主词,刀就是宾词,但是呢,三日月也是刀,大包平也是刀,这不是山姥切独有的描述,那我就在再给这个句子扩充一些内容,山姥切国广是一把漂亮的刀。”

“别说了,漂亮什么的。”

“听我说完嘛,因为漂亮这个性质有时候有,有时候又没有,你有时候故意搞得脏兮兮地回来真是一点都不漂亮,所以这是一种偶然的性质,就是偶性。”一斥染夹带了一些私心,她当然知道漂亮这个词于山姥切来说就是固有性质,只是她希望他能自信一点。

“我知道了。”山姥切扯了扯白布,有些局促不安。

“再比如说,对于‘山姥切是什么’这个问题,我给它加上一个宾词,所谓‘山姥切是国广最高的杰作’,那‘作品’是种,‘国广最高的’是属差,这就是你区别于其他人的本质定义,这是你独有的,也就是特性。”一斥染笑着看着身旁的人。


山姥切盯着一斥染的眼睛看了一秒又飞快地移开了目光,他第一次听审神者对他这么认真地说话,原来在她心中一直是将自己当作最高杰作看待的,不知为什么心突然跳的很快,居然有些高兴?忍不住咧开嘴笑了,他却不希望被看见,连忙躲到白布下。

“没想到被被对哲学倒有些天赋,惭愧惭愧,尼采说女人学哲学既是女人的不幸,也是哲学的不幸。专业是哲学已经很糟糕了,我还是个女孩子。”一斥染叹了一口气,话是这么说,作业还是要写的。

“为什么?”

“因为觉得女人不是理性的动物,对待女人只能用你手中的鞭子,对待非理性的东西只能用非理性的方法去解决。”

“我们不会用鞭子对待你的,你放心吧。”山姥切觉得这个人的想法也很奇怪,对待女人也不至于要用鞭子吧。

“你们敢!”

“不敢。”

“啊,已经十点多了,睡觉吧。”一抬头看着墙上的挂钟,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

“嗯。”近侍帮她的床单拉好,“先去刷牙。”

“嗨嗨。”

看着女孩子拖着慵懒的步伐进了卫生间,山姥切笑了。

“如果今天晚上我还是哭了的话,就把我摇醒吧。”五分钟后,一斥染滚回了被窝,对着旁边的近侍交代道。

“好,那我熄灯了。”

“嗯,晚安。”

“晚安。”

房间陷入黑暗,伴着令人安心的静谧,一斥染看着睡在对面的近侍,虽然看不真切,心里却生出异样的感觉,这个人,温柔得不得了,总觉得,呆在他身边好安心,好安心。

真想,一直这样下去。

晚安,山姥切国广。


———————————————————————

       今天真是困得不行,吸墨水的时候直接墨水瓶飞了出去,搞了一手的墨水🌚🌚关于山姥切国广的实体那段我自己超级满意的,结合我今天学的内容,感觉写的很好(凑不要脸!

       今天我欧尼也夸奖被被漂亮了!好激动!
       好了,我要去睡觉了,大家晚安!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1)
热度(61)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