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毛凉小姐姐
❗大龙深坑中
彩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送给不知道恋爱的你】『山姥切国广篇』02

🍪欢迎搜索tag送给不知道恋爱的你

🍪是前一篇的前文,又名《踯躅花开》

🍪一开始大家都是很纯洁的朋友关系

🍪被婶,婶有名慎入,OOC有,傻白甜

————————————————————————

『3』

“为了提高办事效率,防止审神者在恋爱上花费太多时间和精力,政府将根据每位审神者的性格、工作能力等方面综合考量,选择一位最适合的结婚对象?”歌仙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药研递过来的公文。

还以为《穿越时空的少女》里面的设定是天马行空,没想到在23世纪真的会有这种规定啊,一斥染扭过头,“那给我指定的人是谁?”单身了二十年了的她对这个倒是很有兴趣,不,果然真的是很想知道啊。


“还以为大将是个追求自由的人,势必要反抗这种无理的规定来着!”药研却没等歌仙看完,先一把抢过了卷轴。

“先告诉我是谁吧。”一斥染在自己的手心划了个人字然后吞了下去,她不紧张,不紧张。

药研合上了卷轴,呼了一口气,鬼知道他刚刚看见了什么,不行,为了不打击自家的审神者,还是说个谎吧,虽然一期哥教育大家不能说谎,但是这是善意的谎言,嗯,没错。“年满20周岁的审神者才会被政府强制,开心吗?”

“也就是说我要再等一阵子吗?”说的也是,自己还没过生日,未满20周岁。

“大将看上去很期待啊。”药研一脸复杂。

“与其说期待不如说是好奇,不知道时之政府会给我指定什么样的人呢。”她说真的,她也很想知道适合自己的究竟是怎么样的人。

药研拍拍比自己高一些的审神者叹了一口气,“安心,绝对不是我哥。”他知道审神者对这一款的也不感冒。

“卧槽?为什么?一期一振嫌弃我?”这我就不开心了,虽然我对你哥也没有非分之想,可是这样说我真的好吗。

“大将对我哥有想法?”

“没,没有。”

“其实我感觉大将还是单身的好。”

“嘿嘿,事实上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一斥染做了个鬼脸,然后突然像想起还有什么事情忘了做一样赶忙往田地方向跑,“我有事先走啦,回见。”

药研看着大将远去的身影,叹了一口气,要是一期哥倒也好了。

歌仙则是一脸黑线,这两个人——是来搞笑的吗?本来还想着吾家女儿终于要出嫁了,没想到还是毫无进展,之前和石切丸也考虑过审神者的婚恋问题,最终都是不了了之。不放心地从药研手里再次夺回卷轴,一下子展开到最里面。

然而看到那几个字时,饶是自制力很强的他都没控制着自己崩坏的表情。唉,看样子,还是免不了要他们几个为审神者操心啊。





『4』

夏日的阳光很是强烈,水泥地上反射出刺眼的白光,空气里都凝固着暑气,所以大家都选择在早晨或者是傍晚当番,不至于那么热。

“宗三,今天拔萝卜啊。”看着美人一脸忧伤地做田当番,一斥染尴尬地上去搭讪。

“主君,这是苋菜。”宗三一脸主君你也需要来当当番的表情,不过说起来他自己一开始也是个大蒜和葱都分不清的笨蛋。

“这样啊……”她寻思着挑一些新鲜的蔬菜给山姥切做一顿烩饭,听堀川说那混蛋除了出阵当番就一直躲在屋子里,已经好几顿没吃了。


没想到打击这么大啊……虽然自己感觉好像没有哪里做得很过分,但是让一个勤勤恳恳的部下伤心了多不好,是她的错,太过任性,忘了体贴本就很操劳的近侍。

这座本丸刚刚建立的时候就来了烛台切,大家的伙食就一直由烛台切负责。一斥染别的也不懂,就会个泡面和烩饭,说起来,这么些年,她还从来没有给大家做过饭呢。

“主君,这是拿来喂马的胡萝卜,你到那边找今剑给你换一些。”虽然不知道主君要做什么,还是提醒了一下。

“啊,好,谢谢宗三。”回头却看到宗三同情的目光,我真不是饿了才来地里拔萝卜的!

“今天主要做大餐了?”看着审神者抱着一筐花花绿绿的蔬菜进了厨房,正在淘米的烛台切打趣道。

“光忠就不要取笑我了。”

“怎么突然想到要下厨?”

“嗯……”一斥染觉得和光忠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因为和山姥切有了一些矛盾,我觉得是我伤害到他了,所以想好好道个歉,但是他根本都不理我,于是就想着给他做顿饭会不会有用。”

“说句对不起不就好了吗?”在他们眼中,这种小矛盾算不得什么事情。

“没那么简单啊,小学生会说对不起是因为他们没有其他补偿的能力,我是个成年人了,还是他的审神者,既然把他召唤到尘世,我就得对他负责,但是我又很穷,估计拿小判补偿他,他或许会更生气。”一想到他可能会暴走并且说着“你拿钱侮辱一个仿品,我可是四亿之男”什么的,那画面就太美好了,一斥染简直不敢想象。

烛台切则一把把人拉到角落,从上衣内衬里摸出一沓钞票塞进了人手里,“这是我之前兼职做家政老师时赚到的一些钱,如果主君不嫌弃,就拿去吧,反正我留着除了买菜也无他用,万一山姥切不接受主君的心意,你就拿钱解决!”

“呃……”一时间无法接受这种反转的审神者一脸懵逼,虽然有很多槽要吐一时又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光忠,我觉得我们本丸的财政在博多的管理下还是挺好的,你干嘛要去兼职?”

“这个……是男人的浪漫。”就是个兴趣啦,小姑娘你不要拿那么诡异的目光看着我啊。

浪漫?你个大头鬼啊!“先教我做饭吧,真是,钱你拿回去。”

“所以下定决心要用美食收住人的心吗?将心意融入美食传达给人真的是很好呢。”

“收什么心啊,我只想被被能像以前一样和我正常说话,光忠你怎么也变得这么啰嗦啊!”

“你忘了你一开始和山姥切的相处模式了吗?”

“哎?”

不提自己都快忘记了,一开始本丸就来了三个社障简直愁坏了石切丸和烛台切。大俱利至少还能听烛台切的话,自己就完全不能和人正常交流,在众人面前就紧张地话都说不利索,近侍还是山姥切国广,更加没法好好交流。

“光忠……”一斥染晃了晃手里的胡萝卜,“虽然以前我是很废柴,和你们相处起来也很困难,但是啊,一个社障的审神者,成为了现在这样开朗、能够独当一面的我,也是多亏了有你们的存在啊。”她发誓,她就矫情这一次。

“脸皮也变的厚多了。”

“好了,不要废话啦!帮我把土豆削一下。”

“嗨嗨,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主君做饭啊,我得去喊鹤丸来看一下。”

“不要让鹤球来啦!不然要说我偏心什么的了!”搞事伊达组真不是盖得,幸好自己眼疾手快及时拦下了人。

“那帮我刷一个星期的碗?”

“三天?”

“成交。”





『5』

晚饭时间,一斥染轻轻敲了敲近侍的门,“被被,你在吗?”

屋内并没有人回答。

“不说话……我就进来咯?”她知道他在,然而障子拉不开。

有那么一瞬间一斥染委屈地想哭,自己也是大家惯大的,碰上山姥切这种人,她是真没辙。但是好在已经认识他了那么多年,她知道,他就那脾气,并不是不好相处的类型,而且他现在极有可能在纠结着之前对自己的举动是不是太过分了,而不是在责怪别人。

平复了一下呼吸,一斥染告诉自己就凭他很温柔这一点她也得解开误会,以灵力移开障子,她端着晚餐忐忑地走了进去。

木屐踩在地板上的声音是很响的,“哒哒”的很有节奏感,然而她突然觉得这以往听上去挺悦耳的声音此时却异常令人生厌,打破了沉寂,也搅得人心虚。

屋子里没有开灯,但是借着屋外的光还是能看到榻榻米上缩着一个团子样的身影。

打开了灯,只见山姥切缩成一团,脸色很是不好,正由内而外散发着强烈的幽怨之气。

在人面前跪坐下来,一斥染郑重地道歉,“被被对不起!之前是我做错了!请你原谅我。”

山姥切国广慢慢抬起头,碧色的眼睛在灯光的照耀下宛如两汪潭水般深邃,神色不为所动。

“我说你小气是我不对,是我小气才是,明明近侍对自己很好,还要恃宠而骄欺负你。”她有些着急,被被不会是不打算原谅自己了吧?究竟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啦?

“不是。”别过脸,山姥切拒绝直视审神者的目光。

“我以后晚上绝对不打游戏了,我A了那个坑,真的!以后被被做什么我都吃,再挑食我就是小狗!而且我再也不说被被的事情了……”一斥染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遇到山姥切就怂。

“你,以为我在生这些气吗?”真是笨蛋。

“哎?那,那是什么缘故?”

“我并没有生你的气……不是你的错。”山姥切又低下头,他说不出口,其实他最在意的事情就是审神者过敏这件事到今天才告诉她,他心中更多的是自责,以至于他对审神者之间的羁绊都产生了怀疑。

“怎么了?”

“你信任着我吗?”还是问出口了。

一斥染倒是不太明白了,“不相信你的话,怎么会让你一直担任自己的近侍。”

山姥切并不相信,他明白,审神者其实是因为深知他的脾性,怕他多想才一直没有换近侍,并不是说对他有着与别人不同的关注。


不对……原来自己在期待着审神者对自己与他人不一样的待遇吗?


“如果你对我有什么看法的话,就告诉我好吗?哪里做的不好的话我会改正的……”

山姥切看着面前的人,有那么一瞬间仿佛看到了三年前的她又出现在自己面前。她一直都很无助,只是长着一对看上去已经厌弃尘世的眼睛,所以才看上去似乎对什么都不在意,事实上没有石切丸和歌仙她根本无法面对困难,即使是身为仿品的自己,她都相当依赖。但是啊,她一直很努力,很努力地改变原来那个胆小懦弱的自己,现在已经成为一个很合格的审神者了,“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那就吃饭吧。”一斥染把放在一旁的饭端到桌上,一脸期待。

喂!你这一秒换表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你了!

“这是我做的,虽然没有烛台切好吃,不过是我道歉的心意。”

“为我,做的吗?”一大碗烩饭,颜色鲜艳,这看着就很花哨的食物绝对是她的风格,不过闻起来味道还不错,旁边还准备好了水果和汤,荔枝都是一颗一颗剥好了堆放在碟子里的。

“对啊,真没想到你居然绝食,本来就不算什么事啦,太有骨气也不是什么好事,可能因为我太喜欢你了,所以才会主动给你道歉,我才不想你饿出什么毛病。”

“我……”山姥切抬头一脸惊恐地睁大了双眼,我没绝食,只是天气太热了胃口有些不太好,谁告诉你我绝食了!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与你的关系突然紧张。

哎哎哎哎?他刚刚听到了什么?审神者说太喜欢我?

脸上突然浮现出红晕,山姥切连忙低下头。

“我什么我?吃饭。”

山姥切默默拿起了筷子,却发现审神者盯着碟子里的荔枝眼睛里闪闪发光,“我不喜欢吃荔枝。”然后把碟子放在审神者面前。

“我只吃一个。”审神者伸出食指示意。

“你随意。”

“其他的你要乖乖吃完哦,咳咳咳……”然而下一秒一斥染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怎么了?”

“齁到了……”甜齁了……真是好丢脸。

“真是。”山姥切一脸无奈地看着面前的人,递上了一杯水,看着面前人不好意思的低头玩手机,他继续吃着饭。

不算多精致的菜肴,却饱含了面前人的心意。


真的很好吃。


遇到审神者就有了家,这就是他这几年最大的体会了吧。

————————————————————————

       为什么没有人好奇那个对象是谁呢?真不是山姥切🌚🌚(最近感觉这个小黑脸意外地萌

       嘛,就先这样啦。不知道小甜饼吃的还开心不……🌚🌚🌚下一章还是小甜饼,交换本丸的就让我再摸一阵子吧。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46)
热度(82)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