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毛凉小姐姐
❗大龙深坑中
彩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送给不知道恋爱的你】『山姥切国广篇』01

🍪欢迎搜索tag送给不知道恋爱的你

🍪是前一篇的前文,又名《踯躅花开》

🍪一开始大家都是很纯洁的朋友关系

🍪被婶,婶有名慎入,OOC有,傻白甜

————————————————————————

『1』


一斥染和山姥切吵架了。


和相处了三年的近侍吵架了。


虽然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是很多事情积攒在一起就会引起很大的矛盾,更何况在这种天气,人容易变的暴躁。


首先在这个梧桐絮、杨絮、柳絮漫天飞舞的季节里,对细小事物过敏的一斥染总是会中招,就找了个机会私下和近侍说了下让他把被单给歌仙洗一洗或者干脆取下来,这样不至于靠近他的时候脸上或者手臂上起疹子,而且大家都已经混的这么熟了,看一下你漂亮的头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这是在嫌弃我是仿品吗,还有,不要说我漂亮。”没想到山姥切立马就炸了。


“我没有嫌弃你!”一斥染脸也气红了,过敏也不是她想的,身为人类毛病难免多了点,这般脆弱也不是她的本意,可是你是我的近侍,也稍微体谅我一下啊,而且她绝对没有嫌弃他的意思。


“那就让我辞职吧。”那样就不用接近你了,近侍撂下这么一句话就一甩被单准备离开。


卧槽!你胆子肥了啊!一斥染一把扯住近侍的被单硬是给他拽了下来,“我不允许!”


“那你给极短练级的时候不还是换下了我?”露出了一头漂亮金发的山姥切则是一脸嫌恶的表情。那脸色别提多难看了,认识他这么多年,也没看见过近侍发这样大的火,碧色的眸子里溢出的是杀气,一斥染自己吓得也是浑身冷汗直流,完蛋了,好像真的惹火他了啊,果然之前换近侍的事情他还是很在意的吗?


下一秒山姥切就捂着脸蹲了下来,很明显脸红了,声音也低了两个八度,“还给我……”


“啥?”


“我的布……还……还给……”话都说不利索了。


果然还是离了被单无法生存啊,不,果然你的本体就是被被吧,一斥染无力地把布盖在了近侍身上转身离开了,虽然她家近侍这样还蛮可爱的,但是自己的行为还是不能再恶劣下去了。


然后第二天大家就看见了一个矮一点的被被——审神者披了一床洁白的被单出现了。


“主君!”鹤丸表示真是吓了一跳,因为一个少女打扮成这样还是很诡异的。


“你在搞什么?”山姥切则是一脸嫌弃地看着自家的审神者,甚至觉得她是在以此取笑自己。


“石切丸说要将心比心,学会换位思考,我也得戴一下这个布,这样才能体会到被被的感受,而且这样靠近他的时候就不会皮肤过敏了啊,我是不是很机智?”


机智……一干刀男无奈地附和着,这样说不定会让山姥切更消沉的啊!婶婶你大脑里是不是塞满了乌冬面!


山姥切国广则表示无话可说,你之前只是和我说让我拿下布,并没有告诉我会过敏什么的啊!那我还是考虑考虑一下……毕竟是自己的本体,啊不,是必需品。


其次是早餐的问题,一斥染偏好甜食,但是粥却爱好咸口。


“你不是喜欢甜粽子吗?”轮到山姥切当番的时候却偏偏被审神者嫌弃了。


“可是我喜欢咸口的粥啊。”一斥染也很委屈,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喜欢甜粽子但是喜欢咸粥,喜欢咸豆花却喜欢甜的汤圆。


“你吃不吃?”山姥切盯着审神者,下一秒又脸红地扭过头不看她。


“不吃,去隔壁小姐姐家本丸蹭饭去了。”哒哒哒地就踩着木屐去隔壁浪了,完全没有顾虑近侍即将碎成渣渣的心。


看着奔出本丸的审神者,山姥切国广捏断了一把钢勺。


操!老子以后不伺候了!爱吃什么吃什么吧,反正大多数时候都是烛台切管做饭的事情。


最后是审神者的作息时间,为了防止时间溯行军暗袭,山姥切就睡在一斥染的隔壁,前几年还好,因为白天要上学,审神者都会准时就寝,然而上了大学总在咸鱼的她最近沉迷打游戏。


山姥切半夜总会被审神者的大呼小叫惊醒,本以为她发生了什么意外,每每冲进去想要保护她却看见握着手柄的审神者正在打游戏:CNMD又抢我buff!


“早点睡,好吗?自己的眼圈黑像熊猫似的能不能不要打扰我休息啊!”山姥切在第十次发现审神者躲在被子里打游戏后忍不住教育道。


昏昏欲睡的一斥染迷迷糊糊地点着头,“躲被子里就……没有声音了……不会,不会打扰到被被的……”


“真是……”虽然无奈,山姥切还是把睡着了的人放平,帮她盖好被子后才离开了房间并且拉上了障子。又快要到盛夏了,得帮她熏一下房间,否则这个招蚊体质的傻瓜会吸引很多蚊子咬她,半夜也会睡不好,睡不好就会打扰自己,对,就是这样。


但是在最近几次的噪声中山姥切无法再忍耐了,后来就直接拔掉了网线,让你再打游戏!反正路由器在我房间!有本事来夜袭,啊不,来打我啊!


“山姥切你丫的居然断网!”


虽然审神者是安分了,结果第二天无数把刀找山姥切国广投诉,责问他为什么半夜断网。


山姥切表示很郁闷,难道全本丸只有他一个人坚持早睡早起吗?


不,还有我!


失智老人三日月举起了手。


“啊。”山姥切仰天长叹,审神者变了,她再也不是那个小可爱了,他不想干了,他要辞职。




『2』


已经都冷战好几天了。


山姥切的辞职书被一斥染扣下了,没有批复。


她正拿着一本书坐在廊下,心不在焉地翻着,眼睛无神,心思早就飞到九霄云外了。她虽然皮了一点,但是很少和人吵架,而且一旦和人闹了矛盾她其实是很希望和对方和好的,只是这次,被被完全拒绝她的接近,老远看见都远远地避开她,连给她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啊,好难过啊!


一斥染却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山姥切的场景,那时候自己好像和现在这种紧张的心情一样,那时候自己还是个高中生,第一次遇到面瘫怂得不行。


那是两年前的四月份,踯躅花开的时节。小桥流水,本丸里一派祥和安静,不过总觉得还少了些什么,哦,人,这里实在是太过安静了。


在狐之助的带领下她踏进了这所建筑,也就是现在自己呆得这所本丸。


“大人,这是按照您的要求选的一所种了很多杜鹃花的本丸,还满意吗?”


点了点头,她是很满意的,能如此顺利找到一份兼职也算是很幸福的事情,多亏了自己灵力充沛,才年纪轻轻就为下半辈子做好了打算。


“大人,这是五把初始刀,请您自己选择一个,然后通过灵力召唤出他,余下的事情卷轴里都有交代。”狐之助摊开了一个卷轴。


一斥染沉思了一会,指着中间的山姥切国广,语气很坚定,“我选他。”大概是眼缘吧,她觉得这个大兄弟看上去腼腆温柔,应该比较好相处。


随后在片片樱花瓣中一个青年降临在一斥染面前。


“山姥切国广……你那是什么眼神,介意我是仿品吗?”


不妙的氛围,狐之助见状先悄咪咪地离开了,他每次都不忍见这种场景,这种不太好打交道的刀与自己审神者见面的时候都是相当尴尬的,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审神者总是会选这把刀作为初始刀,不知道勾搭他是件很难的事情吗?


一斥染呆住了,这大兄弟拒人于千里的冷漠态度远在自己承受范围之外,明明就没有什么恶意,就被他说的好像自己对他做了什么一样,果然,自己看人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地有问题啊。


“对不起。”一斥染埋头道了歉,虽然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招惹了他,但是就不敢看对方。


“你没做错什么,然后,你打算怎么做?”山姥切国广只是秉着认真工作的态度,他对这个审神者也没什么别样的想法,只是这个小姑娘长着一双厌世的眼睛,让他感觉很不爽,除此之外,他倒是可以感知这个审神者身上强大的灵力。


“哎?”她鼓起勇气抬头看了一眼人,扫了一下卷轴,随后小声地说道,“锻刀吧?这么大的本丸只有我们两个肯定是无法维持下去的。”


“嗯。“只是淡淡地回应了一声,山姥切国广就兀自去锻刀室搬材料了,给一斥染留下了一个孤寂的身影。


山姥切国广,原来就是这样的刀吗?那我选择退货好不好啦?


只是这样想着,就突然接受了人抛来的眼刀,吓得她抱紧了自己缩在门口,别,我就随便想想,你不会是知道了吧,这么厉害?


“这次的刀不是仿品吧。”山姥切国广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说给一斥染听。


二十分钟后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出现在两个人面前。


“是五虎退!”作为正太控的一斥染开心地笑了。


一旁的山姥切国广瞥了她一眼,“还要继续吗?”给她锻出其他的刀就能让她放弃对自己的期待了吧?


“嗯,一个队伍至少也要六个人,辛苦了,山姥切国广。”叫全他的名字,应该就没关系了吧,没想到对方意味深长地看了自己一眼后就默默去锻刀了。


五虎退倒是一来就很亲近自己的审神者,只是有些畏惧地躲在一斥染身后,很明显他也被山姥切国广散发的低气压给吓到了。


第二锻就是石切丸。


山姥切好欧……一斥染傻傻地看着陆续出现的狮子王、烛台切和大俱利伽罗。


她偷偷瞄了一眼山姥切国广,发现对方根本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地上发呆。啊,真是很糟糕的感觉呢,本想着能够留下一个好印象,这下全完了,不过话说为什么自己要如此在意别人的想法呢,为什么呢?


……


“书都拿反了。”歌仙拿着一卷书轻轻敲在人头上,“在发什么呆?”


“哈,歌仙,吓死我了。”


“这么多年喜欢发呆的毛病还是没有改啊。”


“嘛嘛,歌仙会不会觉得我是个难以相处的人?”


“不会,怎么突然这么想?我仿佛看到你的胸口上插了无数把刀哦,是因为山姥切的事情吗?”


“别提了,我现在感觉无比的消沉,感觉做人好失败,虽然被被是神明,没想到这么小气——”


白色的残影从面前飘过——是山姥切国广!


小气……小气……气……


这下连空气都凝固了。


山姥切再次给一斥染留下了一个寂寞的背影,随后回到房间,拉上了障子。


卧槽!我刚刚又说了什么?一斥染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卧在地上装死,怎么办才好,被被可是当了她三年近侍的刀啊,虽然期间经常换人就是了,那也是因为被被是第一把毕业的刀,有时候为了练短刀就会让药研当近侍的,怎么说也感情比较深厚了吧?为什么还要生气?


“主君啊,你有时候就是太过在意别人的感受了。”


“可是,山姥切他不是别人。”


“但是企图讨好所有人是不可能的。”


“才没有说要讨好他。”这个第三天给自己锻出太郎,第四天给自己锻出一期一振的人,从一开始就尽力在为自己着想,“或许……我其实是对他太不好了?”


“可能,谁知道呢?”


“大将!”药研突然风风火火地跑过来。


“怎么了?”


“政府刚刚颁发了一个文件,禁止自由恋爱,要给年满二十却并未结婚的审神者指定婚配的对象!”


“纳尼!”

———————————————————————

        杜鹃花又名踯躅。
        以往都是直接在恋爱关系上写的被被,这次想要写一篇,攻略被被的文,应该都是小甜饼,想要好好研究一下双方的情感变化。

      【预告】政府禁止自由恋爱,给审神者指定的对象却是——XXX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9)
热度(94)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