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毛凉小姐姐,被厨
经常爬墙,圈地自萌,偶尔诈尸

【与社畜交换本丸的体验】(中)

🐠欢迎搜索tag社畜和咸鱼交换本丸的体验

🐠私设如山,和@是珞夏也是羊驼喵 的联动文,详情可以去看夏夏的lof

🐠OOC有,不喜请绕道
——————————————————————

『6』

 

吃过烛台切准备的丰盛晚餐后,叫上名单上的刀剑男士就准备出阵了。 


“等等!”大包平突然停下了脚步,“话说我不是个太刀吗?你带我去夜战?怕不是脑子坏掉了?”


 “卧槽,还真是,我都忘了太刀在晚上简直就是瞎子加弱鸡,那就都换成短刀吧。”捂脸,居然忘了这茬,咸鱼得已经失去了作为一个审神者的基本素养,我有罪。


无视太刀和大太刀一脸“你才是弱鸡加瞎子”的表情,我沉思了一会,“那就不动,担任队长,然后平野、小夜、药研、博多还有后藤来一下。”


  “是。”小短刀们永远都超级乖巧,果然不管是谁家的短刀,那都是天使啊。


一旁的一期一振虽然有些不满可是看在自家主君的面子上还是没有说话。    


可是我还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我从未上过战场,根本就是个战五渣,跟着一群极短只会拖后腿。这会儿都要到终点了,要是再逃回去就太丢脸了。


不动已经开始索敌了,六把极短势如破竹一路向前,“这里就是敌阵吗,这次一定……”极短不愧是极短,很快就到了boss点,捡回了一把宗三。

 

说起来我们家药哥练度是极短中比较低的,所以我经常让他担任队长,但是他沟得不行,常常到不了王点,自然在像战扩这种任务中是捞不回刀的。待会让珞夏家的药研担任队长看看,是不是也和不动一样一点都不沟。


就算换成药研也是很强,一次性到达王点,毫不拖泥带水,英勇潇洒。行,我是服气的,一个一个都是社畜,我还能说什么,最后大家又捡回了一把宗三。


 “话说,我们这样一遍一遍地进王点干什么?”后藤提出了疑问。


 “这个问题问的好,哎——”我们来干什么来了?珞夏是全刀账啊,我们难道再捞个不动二号机回去吗?


 “要不我们还是回去看电视吧,今天一期哥说XXX大结局了。”


 “还赶得上吗?我觉得还是XXX比较好看哎。”

 

 “你们这样真的好吗?我觉得还是四月番——”我话音还没落,耳边的一绺头发就随着不动的挥刀飘落在地上,身后的溯行军顿时灰飞烟灭。


 “我的头发……”这可是我们家被被给我扎的发型啊,跪在地上,看着地上躺着的头发,失落无比。

   

 “对……对不起。”自觉闯了大祸的不动蹲了下来,慌乱地解释,“我,我只是——”


我知道,你怕我被伤害到,“没事的,头发断了还可以长,命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啊。”我站起身,把头发捡起来,这TM,我知道为什么我们家不来不动了,这简直和我就是磁场不合啊。

 

“你还好吗?”


我挥了挥手表示没事,开玩笑!我是那么容易就被吓到的吗?虽然我后背其实已经都湿透了……不过不论如何,不动都是好意,我应该要感谢他的救命之恩的。



『7』


很狼狈地跟着短刀们回到了本丸。


 “战斗力为零就不要去战场上给人添乱了。”大俱利白了我一眼继续撸猫。


你说的很有道理,可是——这和珞夏说的不一样,说好的刀都很乖的呢?你不能因为我可爱就欺负我啊!


 “过来。”一旁的歌仙朝我招招手。


小步跟上去,才发现歌仙手里拿着剪刀,“请坐,我帮您的头发修一下,这样可真是不风雅呢。”


“噢。”

 

“两边的刘海太长了也是会影响视线的,我就擅自做主了。”

  

并不是十分在意刘海的我也就随他去了,发型这种东西,一时兴起也是可以换一下的。

 

“如何?”

  

片刻后,歌仙放下剪刀,很满意地站在一边看着,清光则塞给我一面镜子。

    

光溜溜的大脑门,只剩下两边几撮毛,丑出天际——啊!你哪怕都给我剪了就算了,这么一对比的话,或者说原本不对称的刘海其实还蛮好看的。

   

捂住脸,想哭。

  

“很好看。”山姥切国广扯了扯自己的布,低低地说了一声。

   

哎?被被?

 

不,不是,这不是我对象,可是突然就觉得释怀了。

    

不是,你们在做什么?我看着一旁鬼鬼祟祟的鹤丸和莺丸, “你们对被——不,山姥切做了什么?没事不要欺负老实人啊。”

 

山姥切脸红地跟番茄一样,冒着热气在旁边瑟瑟发抖。

  

一眼看穿,这帮老妖精早就知道我的嫁刀是山姥切才让这个山姥切来安慰我的吗?虽然本意是好的,但是万一真的发生了什么红杏出墙的事情,我会被我们家被被斩杀的吧?

   

冷汗,师未捷发先死,我选择再次咸鱼,哪怕政府要辞退我,我也是要咸鱼的。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傻夏?”

 

夏夏和我说山姥切想要和我通电话。

 

“被被?”

 

“晚上睡觉记得盖被子,如果没有人帮你熏蚊子的话,记得床头放一瓶花露水……”


“知道了,谢谢被被。”


“你——还好吗?对方本丸的刀没有欺负你吧?”


“没有,安心啦,你们呢?”


“我们……我们也挺好的,嗯,早点休息吧,那就,晚安了。”对面的人的声音听上去闷闷的。

   

忍不住勾起嘴角,这个人,还真是温柔啊,“晚安,被被。”说出这句话后对方并没有挂断,“被被?”

 

“我……我……”

 

 “嘛,我知道啦,我过几天就回去啦,不用担心我。”知道他有话说不出口,我也只能先这样安慰着,最后还是小声和他说了一句“很想你”后就立马挂断了电话,不然这样僵持下去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

     

然而一回头却看着夏夏家的刀都一脸复杂地看着我。

   

 “这样公然虐狗真的好吗?”次郎举起了酒杯,脸上带着几分醉意。

 

 “不是,我没有……”

  

“对方是山姥切吗?”


点了点头,我表示不能怂,“他是我的嫁刀。”

    

大家表情都很诡异,特别是山姥切,脸上的红晕迷之可疑。

    

我这才想起来夏夏是没有嫁刀的。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那个,冒昧问一下,请问山姥切是如何向您表白心迹的?”突然长谷部举起了手打破了沉寂。

 

 “唔,准确来说,是我先表白的。” 没想到一众男人情绪更低落了,“怎,怎么了?”

   

“我们的主君……”

 

“她啊……”

     

我明白的,夏夏那种性格是不可能会和人先告白的,但是,她也没和自己说过对哪把刀有意思。


“或许,你们可以做一些改变?”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什么?”


“让自己的审神者喜欢上自己的蜕变啊。”


“还有这种东西吗?”大家的眼睛都bulingbuling闪着光。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在心里给夏夏祈祷了一遍后,我就开始了我的搞事情大业。


—————————————————————

        下一章节就要搞事情了,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先看夏夏怎么办吧,那边还受着伤呢。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48)
热度(101)
  1. 一方井十一| ू•ૅω•́)ଓ一方井十一| ू•ૅω•́)ଓ 转载了此文字  到 (❁´ω`❁)

© 一方井十一| ू•ૅω•́)ଓ | Powered by LOFTER